为艺术与为政治——论郭沫若文学创作主张的矛盾_论文


2006 年第 3 期 ( 总第 97期 ) 牡丹江教 育学吮学报 J O U R N A L O F M U DA N IA N G C()L LE G E O F EDU CA T IO N J No. 3 , 2006 T o ta l N o. 9 7 “ 艺术 ” 为政 治 ” 为 与“ 论郭沫若文学创作主张的矛盾 程 锦 ( 商丘职业技术学院, 河南 商丘 476000 ) [ 摘 要〕 郭沫若在文学创作上存在着很大的不平衡性。诗集《 女神》 和杭战六部历史剧是他文学创作上 的两个高峰, 而解放后所写的作品却无人喝彩。这种不平衡现象的出现, 是其“ 为艺术” 为政治” 与“ 矛质主张在 郭沫若身上的具体体现。探讨此矛质现象, 有利于客观分析亦沫若的作品和更好地理解中国现 当代文学。 〔 关键词〕 郭沫若;诗歌 ; 戏剧; 文学主张; 矛质 [ 中图分类号〕 1207. 4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009一2323(2006)03一0014一03 斗争。除《 孔雀胆》 其余五部的工具性都很明显, 外, 人物形 象的任务性也很明白, 一些次要人物形象的安置更带有明 显的道具作用。应该说, 文学的工具性是不可避免的, 特别 是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 文学为抗战服务是时代对文学提 出的神圣使命和要求。郭沫若“ 失事求似” 的创作原则正是 这一使命和要求在文学创作上的最直接的概括。所谓“ 求 似”就是历史精神的尽可能真实准确的把握与表现, , 这里 的“ 历史精神” 即作家从历史中看到的那种推动历史前进 , 的正义的进步力量 ;所谓“ 失事”就是在此前提下 ,和史事 , “ 是尽可能出人的”[ “ 。 我要借古人的骸骨来, J s 另行吹嘘些生 命进去, 他们 不能 禁止我, 他们 也 没有 那种权 力来 禁止 我。困这个创作原则是针对抗 日战争提出的。《 ” 屈原》 是他 历史剧中影响最大、 最深的一部 , 也是他历史剧的代表作。 名义上写诗人屈原 , 但实际上却写出了作为政治家, 特别是 作为外交家而存在的屈原。他(屈原) 不再是历史上那个郁 郁不得志、 自投泊罗江而死的诗人兼三间大夫的屈原, 而是 一个高度政治化、 时代化的富有斗争精神的外交家、 政治家 兼斗士。屈原这个人物形象的任务性十分明显, 剧作家根 据 自己对历史 的理解 , 对史实进行 了再加工、 再处理 ,屈 《 原》 将屈原坎坷的一生浓缩在典型的一天里来展现, 根据屈 原诗意创造了蝉娟的形象, 都掺合着作家大胆的艺术想象。 从某种意义上说 , 这个屈原是不完整的, 是不合乎历史原貌 的, 但却符合政治斗争的需要 , 满足抗战这一时代主题的要 求。茅盾说 :“ 皖南事变以后《 屈原》 的演出, 引起热烈 的回 响, 在当时起 了显著的政治作用。 其他《 ”〕 棠棣之花》虎 《 符》高渐离》南冠草》 也都是突出一种政治精神、 《 《 等, 时代 精神, 诸如复杂的历史 、 文化、 民风、 民情等都被统统舍弃 了, 所剩下的几乎是与政治斗争有关 的内容和情节等。就 连历史上功勋卓著的秦始皇, 郭剧中也把他写成逆历史潮 流而动的人物。另外, 作家所杜撰 的人物 , 其道具性 、 为剧 情的服务性也是极为明显的。例如 , 掸娟是英雄人物屈原 形象的道具补充, 春姑是追随聂政、 聂要姐弟的道具, 朱女、 侯女是正义和邪恶两种道德道具。作者说:“ 侯生女我把她 写成向善走的后一代 , 朱亥女我把她写成向恶走的后一代。 ……虽然, 仍旧不免是点缀品, 但是是相当发挥了效用的点 “ 为艺术”与“ 为政治”的矛盾 , 是文学创作上 的一个 很大的艺术难题。郭沫若在文学创作上就存在着很大的不 平衡性。自《 女神》 , 后 他的艺术创作开始呈现出一种下降 趋势。直到抗战时期写出以《 屈原》 为代表的六部历史剧, 才形成他文学创作上的第二个高峰。解放后 , 郭沫若创作 的文学作品, 无论从内容上, 还是艺术形式上 , 都一落千丈, 艺术影响力不大, 甚至一些郭沫若研究者也避而不谈。郭 沫若创作中存在的这种鲜明的不平衡现象出现, 是其“ 为艺 术” 为政治” 与“ 的矛盾主张的具体体现。 1921 年 6 月, 郭沫若、 张资平、 郁达夫、 成仿吾等组织 并发起了一个文学社团一一创造社. 郭沫若和创造社的文 学主张是“ 为艺术而艺术” 即“ , 为艺术” 而创作。他们反对 把艺术看作工具 , 提出文学家要完全超越“ 劝善戒恶洲有功 于世道人心” 的思想 。“ 艺术是绝对 的, 超越 一切 的。把艺 术看作一种工具, 这明明是艺术王国的叛徒。[ 他们反对 ” j l 文学上的功利主义, 认为文学艺术的价值并不需要借助非 文艺的方式呈现出来 , 文艺是与文艺 以外的任何东西无关 的, 文艺不从属、 不依赖也不作用于现实。“ 艺术的本身上 是无所谓目的。 创造社同仁们所要表现的是自 是“ ” J z t 我, 自 然流露”“ ,我们心中的诗意诗境纯真的表现 , 命泉中流出来 的调子, 心琴上弹出来的旋律” 生底颤动, 是“ 灵底喊叫。闭 ” “ 做诗的人有绝对的自由, 是他想怎样就怎样。 〕 ’ 可见, ’ [ , 他 们强调的是艺术的无功利性, 艺术的无 目的, 为艺术而 是“ 艺术” 的艺术本质。郭沫若在五 四前后创作 的《 女神》 便是 他们的艺术主张在创作上的具体实践。但随着作家意识形 态观念的变化以及时代对文学的不同要求 , 1927 年 以后 , 郭沫若开始否定并抛弃这种“ 表现 自我”为艺术而艺术” “ 的 主张, 转向 “ 文艺工具论” 即把文艺看作一种工具 , , 欲让文 艺为社会意识形态服务 , 为现实政治服务。《 女神》 以后的 几本诗集, 尤其是《 前茅》 恢复》就已经充塞一些服务于 和《 , 特定社会政治意识形态的标语 口号诗。抗战时期的六部历 史剧更是郭沫若为现实政治、 为抗 日斗争服务 的文学主张 在具体实

相关文档

论郭沫若《女神》的艺术风格
高峰中的逆现象--郭沫若文学创作的矛盾现象检索
从有限走向永恒——论郭沫若文学创作中死亡观的嬗变
论郭沫若文学创作中自我意识的张扬与退隐
政治家与文学家的冲突和纠葛——建国后郭沫若的身份困惑
论郭沫若自传文学创作的特征
论郭沫若的文学创作特色
纯粹论还是工具论:探因郭沫若早期文艺思想
中国“歌德”之道路--论郭沫若解放后的思想和文艺活动
徘徊于纯粹论与工具论之间——郭沫若早期文艺思想探因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