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艺术与为政治——论郭沫若文学创作主张的矛盾_图文


2006 年第 3 期 ( 总第 97期 )

牡丹江教 育学吮学报
J O U R N A L O F M U DA N IA N G C()L LE G E O F EDU CA T IO N J

No. 3 , 2006
T o ta l N o. 9 7

“ 艺术 ” 为政 治 ” 为 与“
论郭沫若文学创作主张的矛盾
程 锦

( 商丘职业技术学院, 河南 商丘 476000 )
[ 摘 要〕 郭沫若在文学创作上存在着很大的不平衡性。诗集《 女神》 和杭战六部历史剧是他文学创作上 的两个高峰, 而解放后所写的作品却无人喝彩。这种不平衡现象的出现, 是其“ 为艺术” 为政治” 与“ 矛质主张在 郭沫若身上的具体体现。探讨此矛质现象, 有利于客观分析亦沫若的作品和更好地理解中国现 当代文学。 〔 关键词〕 郭沫若;诗歌 ; 戏剧; 文学主张; 矛质

[ 中图分类号〕 1207. 4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1009一2323(2006)03一0014一03
斗争。除《 孔雀胆》 其余五部的工具性都很明显, 外, 人物形 象的任务性也很明白, 一些次要人物形象的安置更带有明 显的道具作用。应该说, 文学的工具性是不可避免的, 特别 是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 文学为抗战服务是时代对文学提 出的神圣使命和要求。郭沫若“ 失事求似” 的创作原则正是 这一使命和要求在文学创作上的最直接的概括。所谓“ 求 似”就是历史精神的尽可能真实准确的把握与表现, , 这里 的“ 历史精神” 即作家从历史中看到的那种推动历史前进 , 的正义的进步力量 ;所谓“ 失事”就是在此前提下 ,和史事 , “ 是尽可能出人的”[ “ 。 我要借古人的骸骨来, J s 另行吹嘘些生 命进去, 他们 不能 禁止我, 他们 也 没有 那种权 力来 禁止 我。困这个创作原则是针对抗 日战争提出的。《 ” 屈原》 是他 历史剧中影响最大、 最深的一部 , 也是他历史剧的代表作。 名义上写诗人屈原 , 但实际上却写出了作为政治家, 特别是 作为外交家而存在的屈原。他(屈原) 不再是历史上那个郁 郁不得志、 自投泊罗江而死的诗人兼三间大夫的屈原, 而是 一个高度政治化、 时代化的富有斗争精神的外交家、 政治家 兼斗士。屈原这个人物形象的任务性十分明显, 剧作家根 据 自己对历史 的理解 , 对史实进行 了再加工、 再处理 ,屈 《 原》 将屈原坎坷的一生浓缩在典型的一天里来展现, 根据屈 原诗意创造了蝉娟的形象, 都掺合着作家大胆的艺术想象。 从某种意义上说 , 这个屈原是不完整的, 是不合乎历史原貌 的, 但却符合政治斗争的需要 , 满足抗战这一时代主题的要 求。茅盾说 :“ 皖南事变以后《 屈原》 的演出, 引起热烈 的回 响, 在当时起 了显著的政治作用。 其他《 ”〕 棠棣之花》虎 《 符》高渐离》南冠草》 也都是突出一种政治精神、 《 《 等, 时代 精神, 诸如复杂的历史 、 文化、 民风、 民情等都被统统舍弃 了, 所剩下的几乎是与政治斗争有关 的内容和情节等。就 连历史上功勋卓著的秦始皇, 郭剧中也把他写成逆历史潮 流而动的人物。另外, 作家所杜撰 的人物 , 其道具性 、 为剧 情的服务性也是极为明显的。例如 , 掸娟是英雄人物屈原 形象的道具补充, 春姑是追随聂政、 聂要姐弟的道具, 朱女、 侯女是正义和邪恶两种道德道具。作者说:“ 侯生女我把她 写成向善走的后一代 , 朱亥女我把她写成向恶走的后一代。 ……虽然, 仍旧不免是点缀品, 但是是相当发挥了效用的点

“ 为艺术”与“ 为政治”的矛盾 , 是文学创作上 的一个 很大的艺术难题。郭沫若在文学创作上就存在着很大的不 平衡性。自《 女神》 , 后 他的艺术创作开始呈现出一种下降 趋势。直到抗战时期写出以《 屈原》 为代表的六部历史剧, 才形成他文学创作上的第二个高峰。解放后 , 郭沫若创作 的文学作品, 无论从内容上, 还是艺术形式上 , 都一落千丈, 艺术影响力不大, 甚至一些郭沫若研究者也避而不谈。郭 沫若创作中存在的这种鲜明的不平衡现象出现, 是其“ 为艺 术” 为政治” 与“ 的矛盾主张的具体体现。 1921 年 6 月, 郭沫若、 张资平、 郁达夫、 成仿吾等组织 并发起了一个文学社团一一创造社. 郭沫若和创造社的文 学主张是“ 为艺术而艺术” 即“ , 为艺术” 而创作。他们反对 把艺术看作工具 , 提出文学家要完全超越“ 劝善戒恶洲有功 于世道人心” 的思想 。“ 艺术是绝对 的, 超越 一切 的。把艺 术看作一种工具, 这明明是艺术王国的叛徒。[ 他们反对 ” j l 文学上的功利主义, 认为文学艺术的价值并不需要借助非 文艺的方式呈现出来 , 文艺是与文艺 以外的任何东西无关 的, 文艺不从属、 不依赖也不作用于现实。“ 艺术的本身上

是无所谓目的。 创造社同仁们所要表现的是自 是“ ” J z t 我, 自
然流露”“ ,我们心中的诗意诗境纯真的表现 , 命泉中流出来 的调子, 心琴上弹出来的旋律” 生底颤动, 是“ 灵底喊叫。闭 ” “ 做诗的人有绝对的自由, 是他想怎样就怎样。 〕 ’ 可见, ’ [ , 他 们强调的是艺术的无功利性, 艺术的无 目的, 为艺术而 是“ 艺术” 的艺术本质。郭沫若在五 四前后创作 的《 女神》 便是 他们的艺术主张在创作上的具体实践。但随着作家意识形 态观念的变化以及时代对文学的不同要求 , 1927 年 以后 , 郭沫若开始否定并抛弃这种“ 表现 自我”为艺术而艺术” “ 的 主张, 转向 “ 文艺工具论” 即把文艺看作一种工具 , , 欲让文 艺为社会意识形态服务 , 为现实政治服务。《 女神》 以后的 几本诗集, 尤其是《 前茅》 恢复》就已经充塞一些服务于 和《 , 特定社会政治意识形态的标语 口号诗。抗战时期的六部历 史剧更是郭沫若为现实政治、 为抗 日斗争服务 的文学主张 在具体实践中的运用。这与郭沫若早期“ 为艺术而艺术” 的

主张构成了一对独特而矛盾的文学景观。
郭沫若的六部历史剧均以历史题材的描写服务于现实

[ 收稿日 2006一03一10 期〕
[ 作者简介〕 程娜( 197 一) , 河南永城人, 1 女, 商丘职业技术学院讲师, 文学硕士, 主要从事现当代文学研究。
l4

级品, 不是徒然虚设的。[ 怀贞、 ” J s 怀清夫人起到揭露暴君秦 始皇虚伪残暴的道具作用。她们的出现, 并没有艺术上的 意义, 也没有独立存在的人格意义。道具性的存在, 是工具 性、 任务性在结构上的必然表现。可见 , 在郭沫若史剧 中, 人物形象的任务性、 道具性都是十分鲜明的。同时, 在历史 剧中, 剧作家对正面人物的塑造和处理也体现了为政治斗 争而创作的主张。通观历史剧 , 正面人物几乎都不具有七 情六欲, 他们也不儿女情长。剧作家着意刻画的是他们作 为政治角色、 政治人物的一面。这些作品都以英雄— 人 格完美的人物为主人公 , 无一例外表现主人公们为国家、 为 正义而斗争的伟大精神, 表现他们大公无私、 不屈不挠的美 德。这些剧作塑造的英雄人物, 都是“ 挺立两间挟正气 , 长 垂万古作完人” 的典型人物。例如,屈原》 《 中的屈原, 作家 把他塑造成一位顶天立地的政治巨人, 一个没有个人私欲 的娜夫。他的存在及所作所为 , 完全为政治理想所支配。 《 棠棣之花》 中的聂政, 堂堂七尺男儿 ,年少英俊, “ 慷慨 尚 义”但并无妻室 , , 在剧中也没有表示钟情于哪个妙龄女郎, 整个为“ 刺杀” 而活着 , 为正义而活着。关于聂婪, 作家说: “ 依据《 史记》聂要是嫁 了人的, , 在聂要哭尸时有这样几句 话: ‘ 政所以蒙污辱 , 自弃于市贩之间者, 为老母幸无恙, 妾 未嫁也。亲既以天年下世, 妾已嫁夫。故尔我准备有‘ ’ 诀 夫’ 一幕 , 我是想写出聂要想去追踪她的兄弟, 而她的丈夫 (作为一商人) 不肯 , 因而遂致乖离决裂。但我又参考《 战国 策》卷二十七,韩策》 , ( 《 二) 这同一的故事明明为《 史记 》 所 根据的, 却没有嫁夫这一段话 ! 这当然是司马迁的画蛇添 足。聂要是以不嫁夫为更美满。因此, 我的计划便中途生 了变革。阁《 ” 高渐离》 中的怀贞夫人与高渐离在秦宫中虽名 曰夫妇 , 但只有夫妇之份, 而无夫妇之实, 因为高渐离已盲

的地步, 丧失了自己的审美个性和艺术品味, 背离了浪漫主 义的美学追求 , 成为配合 中国社会各式的政治运动的教科 书、 附和物。创作于 1958 年的八行体新诗集《 百花齐放》 , 强烈的政治色彩和功利倾向, 已几乎完全掩盖了它的艺术 光芒 , 成为政治观念、 政治政策的机械演绎。 《 百花齐放》 最初发表于 1958 年 4 月 3 日~ 6 月 2 日 7 的《 民日报》 后结集名为《 人 上, 百花齐放》它是郭沫若受毛 , 泽东提出的“ 双百” 方针的启示和“ 大跃进” 精神的影响而创 作的。用作者 自己的话说:“ 感谢全国生产大跃进的东风,

这东风一吹, 便使百花齐放了。 [ 〕 ” 可见,百花齐放》 0 l 《 是应 时应境之作, 留下 1958 年“ 大跃进” 狂热时代的印记。例
如,水仙花》 “ 《 中: 我们倒是反保守, 反浪费的先河,活得 / 省, 活得快, 活得好, 活得多。《 ” 马蹄莲》 我们也要响应 中:“ 着大跃进 ,雪 白的马蹄倒 踏破 青天。/ 号召亚洲 团结一 / 致,快把帝国主义丢在后面。再如《 日葵》玉蝉花》郁 / ” 向 《 《 金香》柳穿鱼) 茉莉花》 《 ( ) 等等, 类似这样的歌颂政治路线、

政治形势的诗篇不胜枚举。这部诗集是服务于 1958 年的
大跃进的政治形势 , 充斥许多政治口号和政治说教。谢冕 在 198 年说过:“ 1 百花齐放是党的政策, 属于政治范畴。把 ‘ 百花’ 一词理解为‘ 一百种花’ 本身就是生硬和牵强的, 而 居然每一朵花都来解释时代精神, 这只能通向诗歌图解政 治的歧途。[ 〕百花齐放》 ” 《 l 直白、 直露, 艺术上大大逊色于 《 女神》成为政治需求的吹鼓手。当年还是中学生的陈明 , 远曾写信给郭沫若 , 说不喜欢他 的《 百花齐放》 。郭沫若在

1958 年 n 月 8 日给陈明远的回信中说: “ 您对于《 百花齐
放》 的批评是非常中肯的。尽管《 百花齐放》 发表后博得一 片溢美之誉 , 便我还没有糊涂到丧失 自知之明的地步 。那 样单调刻板的二段八行的形式 , 接连 10 首都用的同一尺 1 寸, 确实削足适履。倒像是方方正正、 四平八稳 的花盆架 子, 装在植物园里 , 勉强插上规格统一的标签。天然的情趣 就很少了 ! ……我 自己重读一遍也赦然汗颜 , 悔不该 当初 硬着头皮赶这个时髦。多年以来, 我是愈加体会到 : 新诗, 真是太难写了。所 以当诗兴偶发, 每每起笔就做 旧体诗。 毛笔字也愈写愈滥, 自拔。毛笔字、 不可 文言文、 旧体诗, 三 者像长袍马褂瓜皮帽一样 , 是配套的。……我何尝不想写

目 去势(阉割 , ) 怀贞夫人已毁容。 他们的生活目 的仅是刺
杀暴君, 至于其他的个人欲望已消失殆尽, 他们仅仅是一对 为政治理想而生活在一起、 没有 了个人私欲的夫妇。《 虎 符》 中的信陵君和如姬 , 为正义事业而献身 , 没有个人私欲, 仅仅因为共同的政治理想而相互信任对方 , 这种信任里丝 毫没有儿女欲望。他们之间的感情基础是为国解难 , 他们 的感情纯洁得如玉 、 如冰。当魏王问她 :“ 无忌没有夫人, 如 果要娶你的时候 , 你高兴不高兴?” 如姬 回答说 : “ 我没有那 样的资格 , 他也不会要我的, 他是不愿意有妻室的, 魏国便 是他的家, 四海便是他的家啦。如姬与信陵君是一对没有 ” 个人私情的政治知 己。《 南冠草》 中的正义之士夏完淳, 一 生光明磊落, 胸怀坦荡 , 只为斗争而活着, 没有丝毫的个人 私欲。即便是对盛蕴贞的爱的表示, 也无动于衷. 虽有妻 室, 但他与妻室钱秦篆之间并没有爱情 , 钱秦篆只不过是作 为夏家传宗接代的工具而 已, 根本谈不上个人感情上的欲 求。在《 孔雀胆 》 作家虽然正面写了阿盖与段功的爱情, 中, 但严格说来 , 这不是情欲中的爱 , 而是政治斗争中的“ 。 敬” 在这些剧作中, 所有的个人欲望和生活欲望都是被抑制的, 本来复杂多彩的人性需求在这里望而却步, 被剧作家有效 地消解、 淹没, 被政治理想挤压为零。爱欲、 生欲以及对美 的追求等人性的正常需求成为反面人物的专利 , 成为民族 大义、 现实斗争的障碍。即使遇到真情无法掩饰的时候, 作 家也大胆而理性地采取反面人物对美丽高洁妇女的追求来 反衬正面人物的宽厚和祟高, 反衬妇女们的美丽和不可侵 犯. 作家这样处理, 一方面讴歌了正义与真理, 有力地配合 了现实斗争。另一方面却简化了形象 , 简化了生活, 简化了 历史, 本来是复杂多元的历史在作者笔下成为正义和邪恶 的二元世界。本来是合情合理的人间真情、 至爱 , 在神圣事 业的笼罩下 , 被消解 、 被淹没 、 被有限度地表现, 这种文学现 象是文学服务于政治斗争的结果。 诚然, 特定时代 、 特定社会政治意识形态往往会要求文 学创作为其服务 , 这是 中外皆然 的客观存在。文学为现实 政治服务,艺术工具论” “ 在某种意义上说, 是郭沫若一代作 家的必然选择。他的抗战历史剧也的确起到了巨大的社会 效应和政治效应, 这是无可指责的。但遗憾的是 , 郭沫若后 期的文学创作, 从为“ 除四害”为“ 、 大跃进”为“ 、 苏联人造卫 星上天” 撰写的一首首赞美诗起 , 就已经走到了异化和变态

出像样的新诗来? 苦恼的是力不从心。 2 从这段话我们 ’〕 l [ ,
不难看出《 百花齐放》 为何如此苍 白无味了, 它已经步人了 为政治运动服务、 图解政策的死胡同。 郭沫若一度是那样执著地坚持“ 为艺术而艺术” 的创作 主张, 并且全心全意投人“ 自然流露” 的诗歌创作上。但最 终他却摒弃了“ 为艺术” 的主张, 向并膜拜于“ 转 为政治” 而 创作, 并且越走越远, 越陷越深, 在创作上出现了大幅度的 滑坡现象。这种转变的背后 , 是郭沫若“ 真诚” 的人格、 善变 的个性 、 趋时的心理和时代大环境的感召与限制的结果。 巴金说 , 郭老有一颗“ 赤子之心”他非常真诚。真诚使他对 , 外部世界的变化总是率先唤起情感上的共鸣, 而非理性的 认知; 真诚使他常常以极其坦然的方式面对时代的安排 , 对 权力意志表现超乎寻常的盲 目崇信。而作为真诚的信仰 者, 这些又是通过不断的“ 为时代大潮冲击和裹挟 中的 变” 精神个性以准确“ 定位”作家趋时的心理, , 又不断地使这种 “ 定位” 处于“ 越位” 。五四时期 , 郭沫若坚持 “ 为艺术而艺 术” 的创作主张 , 是符合五四文学 自身觉醒的要求, 而随着 社会现实的极端黑暗, 民族救亡任务的极端迫切. 从事文化 救亡运动的知识分子郭沫若毅然决然走向“ 为政治” 而创 作。郭沫若“ 为艺术” 为政治” 与“ 而创作其实都是作家应时 代的不同召唤而分别为 自己觅到的“ 定位” 。然而 , 在解放 后的不正常年代里, 随着政治形势的不断变幻 , 作家趋时、 迎合心理的不断膨胀, 文学为现实政治服务这一“ 定位” 则 会更轻易地走上极端, 以致步人图解文艺政策的死胡同, 作 家也成了文艺政策的自觉阐释者。这是不正常年代出现的 一种极不正常的文学现象。 〔 考 文 献〕 参
[ 1〕3〕4〕 〔 〔 黄修己 . 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 M〕 北京: 中国青年出 . 版社, 1997 : 100一101. 仁 郭沫若 . 文艺之社会的使命仁 . 文艺论集[ M〕 光华书局, 2〕 A〕 . 1932 :45. ( T 转第 22 页)
15

小, 他们为异己力量操纵着, 不免疲倦和局促。他们平凡却 不懈追寻 , 执着地争取生存空间却不断接受生活的重新塑 造. 与“ 生活” 比, 相 什么都没有意义 , 烦恼而琐屑的日 常生 活几乎具有某种圣洁的意味。要 自救, 只有认可现实 , 认可 生活的真谛 , 努力的活着 ! 印家厚认可了这一点。王建国 在经历了被所谓的香港巨贾何顺卿欺骗之后, 在受到生活 的嘲弄之后 , 感叹到“ 现实生活一朝一夕改变不了” 午 。(《 夜起舞) 池莉极力要展现的, ) 就是这人生的一瞥, 并通过这 深情的一瞥直抵生活最深层。 二、 秩序” 在“ 前败退 池莉乐于表现男女爱情。在她笔下, 有青春少年的借 懂爱情 , 也有中年男子的爱情败退。在逼近家庭生活的本 来面目之中, 爱情在生活面前显得苍 白无力。纵然原本是 花前月下、 海哲山盟 , 在旷 日持久的消耗中, 生活和情感都 发生变化, 爱情缺少浇灌, 而不得不节节败退。《 来来往往》 中, 段莉娜是高干子弟 , 凝重、 、 ,具有思想具有理 正经 高傲 “ 论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而她之所 以嫁给康伟业是因为 , 他有所谓的“ 七大优点” 。段莉娜完全是情感让位于理性, 其爱情话题中充满战胜和征服。她是社会秩序的化身, 让 人窒息, 也逼迫着康伟业从她的生活中出逃。林珠作为康 伟业的红颜知己, 是一个思想前卫、 追求爱情的女人, 她能 够把爱情和生活分得很开。按理说她和向往纯洁爱情的康 伟业走到一起 , 应该是找到了归宿。但是, 当他们真的冲破 千难万险开始新生活时 , 才发现与想象相距甚远。如果说 康伟业因为段莉娜固守秩序而坚定要冲出的话 , 那么, 在与 林珠的关系上, 实际是康伟业在固守可怕的“ 秩序” 而最终

迫使林珠出逃。就连时雨蓬这个青春可爱、 社会秩序遗痕 很少的人, 在和康伟业关系变化后 , 头一 昏便决心嫁给 也“ 他” 并且告诉 自己, . 得要有耐心, 她得狡猾一点, 复杂一 点, 委屈一点 , 争取成为康伟业的妻子, 了妻子再算账不 成 迟。在爱情面前 , 没有弱者。在围城之中, 充满了战胜和征
服。

池莉残酷地撕裂着爱情乌托邦 , 秩序总是无所不在地 控制着生活、 爱情、 人情人性。爱情不可能是乌托邦式的, 它必须以生活为依托。人们追求真爱 , 努力地从枯萎的爱 情中出逃, 但最终在“ 秩序” 面前一一败下阵来.

池莉撕裂爱情乌托邦, 但同时也拒绝爱情的枯萎. 纵
然爱情不尽如人意 , 淡如寡水, 但这又是不可逃避 的. 因 此, 烦恼人生》 虽然印家厚被女徒弟爱慕, 在《 中, 儿子的幼 儿园老师引起他对初恋的回想 ; 虽然他被沉重 的生活压得 筋疲力尽, 但印家厚最终还是回到了琐碎而实在的妻子身 边与之厮守终生。 池莉小说在平平淡淡的描述 中, 表现的是如同真实生 活一样的实在, 也就在这里, 我们体味到其中平凡而深奥的 人生哲学。这就好比一个蝶蛹幻化为美丽的蝴蝶的过程, 它是那样的静谧与不动声色, 但你看到的, 体味到的, 已经 尽 自展现开来了。 〔 参 考 文 献〕
〔 〔 海德格尔著, 1〕德〕 部元宝译. 人, 诗意地安居〔 . 桂林: 广西 M〕 师范大学出版社, 。 2。0 . 〔 [ 美] 约瑟夫 科克尔曼斯. 海德格尔的《 2〕 存在与时间》M〕 北 【 . 京: 商务印书馆 , . 1996

The SPecial ExPer ience in Lif e 一Chi Li viewPoints of lif and love s ’ e
Qin Ch ua n

( Anhui Univer ity , e i , s Hef Anhui 230039) Abstra t : Since the 1980‘ Chi Li has created a new environment for Chinese modern novel by using c 5,

her special met hods to observe the life deeply and fIuent and humorous words. In the air of ” Wuhan” , Chi Li perseveringly expresses the life, different feelings of all kinds of persons , the and her probe into
life and humanity.

K灯 words :humanity; lacerate ; exist ; rules
(上接第 1 页) 5
5 郭抹若 . 《 [ 」 孔雀胆》 二三事〔 . 沫若文集〔 . 北京: 人民文学 A〕 M〕 出版社, 1957:269. 「 郭沫若 . 《 6〕 孤竹君之二子》 幕前序话〔 . 郭抹若剧作全集[ Mj . Aj 北京 :人民戏剧出版社 , 82 9 1 . 〔 林志浩 . 中国现代文学史〔 .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7〕 M〕
1980 : 6 69.

〔 资任编辑:田开忠〕
【 幻郭沫若 . 我怎样写《 棠棣之花》A〕 抹若文集〔 . 北京: 人民 【 . M〕 文学出版社, 1957: 164~ 165. 〔〕 0 1 郭沫若 . 《 百花齐放》 . 序

卜 一 卜 州 十~ 刁 十 “ ~ 十 州 琦 一 十 州 门 卜~ 一~ 神一 ~ 卜一 ~ 十一咔一一卜. 州 一 卜. 州 刊 一 卜 州 祷 ~ 十 . 刊 一 ~ ~ 卜~ 峥 一 ~ 州 一 卜 州 州 一 卜 刊 ~ 峥 ~ 十 一 一卜. 曰一一卜. 叫 一 一 礴 ~ 冲 ~ 十 一 曰 卜~ 冲 一 一 卜 卜一 卜一 卜 州 . 卜~ ~ 阳 咋 一 十 卜 州 . 卜一 卜 州 “ 卜 ~ 斗一 卜 月 户 ~ ~ 斗 一 一 十 一

〔] 谢冕. 共和国的星光〔 . 春风文艺出版社, 3 :8 ~ 89 11 M〕 198 8 .
〔 黄淳浩 . 郭沫若书信集【 . 北京: 中国社会出版社, 9 . 12〕 M〕 9 1 2 〔 中国郊沫若研究学会 . 郭沫若研究〔 . 文化艺术出版社, 13〕 M〕
1998.

〔 幻郭沫若 . 《 虎符》 写作缘起〔 . 沫若文集【 . 北京:人民文学 A〕 M〕
出版社 , 1958 :456.

[ 14] 何思玉. 史剧高峰中的逆现象[J」 四川戏剧, . 2000, (4).

, ’ Purpose of Art ” and ” Purpose of Politics”
一 0 n con t r a d i ct i on i n G u o M o r u Os l i t er a t u r e in si St en Ce ’
Cheng j in

( Shangqiu Vo ational and Te hnic l Colle e, n gqiu , c c a g Sha Henan 476000) Abstract :Guo MoruOs lit erat ure creation is in a stat e of imbalance. ” ’ Goddess”and six dramas during combating against JaPan were his two booms in literature creation ,but after liberation his works didn t win applause of people , ’ including critics. The phenomenon is the contradiction outcome of ” purpose of art ” and ” purpose of politics” the writer. Now probing into the root of contradiction is helpful of to understand his works objectively and Chinese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literature. Key words :Guo Moruo ; poetry ; drama ; literature insistence; contradiction [ 贵任编辑:田 开忠〕
22


相关文档

论郭沫若《女神》的艺术风格
论郭沫若的文学创作特色
论郭沫若文学创作中的疾病书写
高峰中的逆现象--郭沫若文学创作的矛盾现象检索
从有限走向永恒——论郭沫若文学创作中死亡观的嬗变
论郭沫若文学创作中自我意识的张扬与退隐
政治家与文学家的冲突和纠葛——建国后郭沫若的身份困惑
论郭沫若自传文学创作的特征
纯粹论还是工具论:探因郭沫若早期文艺思想
中国“歌德”之道路--论郭沫若解放后的思想和文艺活动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