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论马原小说的叙事艺术


第 +( 卷

第%期 456789: 5;

龙岩师专学报 <58=>98 ?@9AB@7C D5::@=@

+$$/ 年 ($ 月 HAI5J@7 +$$/

E5:F +( G5F %

略论马原小说的叙事艺术
何仁军
摘要: 马原的小说以其独特的新质掀起了当代文学的叙事革命。它放弃对历史本质的追寻和社会真实的反映, 颠 覆传统小说叙述与确定性的联系,注重非理性、偶然性的经验碎片,以其非线性的共时态小说叙述显示世界非序性的 混沌本身。叙事模式的创新与马原对世界存在方式的理解互为表里。其形式上的先锋, 更体现为深刻的内容。 关键词: 马原; 叙事艺术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 $&&- . +$$/ 0 $% , $$!" , $+ 视性的自我意识话语以保持精神上的优势。马原的这种元小 说技巧运用,使作者、叙述人和人物在文本与外界之间相互 “ 客串 ” 来回穿梭, , 产生一种破框的效果。这里真实与虚构的 差异消弥, 无所谓真实可言, 唯一的真实就是叙述的真实。 在马原看来,任何真实无非是虚构造成的效果。世界的 存在方式是在人们的想象中被建构出来的。因此,人们不同 的建构 ( 或虚构 ) 就会有不同的存在方式 ( 或真实 ) “ 。 创世传 说, 它们各自的方法论如出一辙, 这个方法就是重复、 虚构。” ( ) 所谓的 “ 马原 《 虚构 》 , 真实 ” 不过是 “ , 真实性 ” 即叙述的效 , 果真实而已。在这里, 故事本身的 “ ” “ 真 与 不真 ” 已变得并不 冈底 斯的诱 重要。 正如马原 所说: “ 不信 都由你 们 ” . 《 信 0 惑 》 。这样,传统小说追求故事确定性和结果意义的情节规 范被打破,小说的关注点由故事的叙述转向了叙述故事过程 本身。不同的叙述方式, 必然会产生不同的故事结果, 也会产 生不同的 “ 真实 ” 。这并不难理解, 同一生活现实, 因由观察角 度的不同, 会有不同的认识, 所谓 “ 横看成岭侧成峰 ” 便是这 一生活哲理的诗意概括。我们每一个人都只能看到复杂多方 的世界某一侧面, 某一片断, 事物的意义并非唯一确定。如若 象传统小说 “ 发生—— 发展—— 高潮—— 结局 ” — — — 叙述模式, 按 全知全能视角把对象纳入一个既定的框框来演绎,势必伤失 现实中潜在的丰富性和复杂性。马原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 “ 改变了既有的叙述程式。克洛德?西蒙曾说: 假若他多多少 少改变了叙述世界的方式, 他就推动了事物 ” 1 + 2 马原正是颠 。 “ 覆传统小说叙述与确定性的联系,消解 故事性 ” ,给人们一 种全新的认知世界的方式和阅读体验。他的小说叙述主体常 呈现分裂状态, 没有统一的叙述人。经常限制叙述人的视角, 将叙事感知焦点置入人物, 使小说成为一种共时性讲述。《 冈 底斯的诱惑 》 陆高、 中, 姚亮和小车司机一块去看天葬。被天 葬的究竟是谁?由于去看天葬,陆高不可能参加小姑娘的追 悼会。天葬完后他再去追悼会现场人已散尽,只有藏族小姑 娘的一幅巨大遗照留在那里。难道天葬的就是陆高认识的那 个小姑娘吗?由于此处叙述视角等于人物视角,读者的视线 随着人物的活动而变化,人物不在场的事情,叙述人也不知 道, 读者也就无从知晓。所以, 小说中谁被天葬只能成为一个

“ 新时期 ” 作家中, 马原无疑是掀起小说叙事革命的第一 《 人。("!& 年发表的 拉萨河女神 》 以其独特的形式主义实验, 第一次把叙述置于故事之上。他的小说大胆突破原有的小说 观念和叙事成规,放弃对历史本质的追寻和对社会真实的反 映,将传统的注意力从故事情节与意义本质挪移到小说叙事 层面本身,斩断文本与现实世界的外部联系,开掘语言内部 的指涉功能,以其新锐的叙事艺术标帜着小说写作的先锋特 征, 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 一 马原的小说内容大都发生在西藏, 《 如 拉萨河女神 》 《 、冈 底斯的诱惑 》 《 、 虚构 》 等。地理上的疏远隔离与文化上的奇特 差异使小说充溢着一种神秘与传奇的氛围。作为先锋小说的 革命性试验, 马原在小说中引进了 “ 元小说 ” 的叙事技巧。那 就是作者经常在作品中露面,小说中的人物也时常突破小说 的边框把作者、叙述人当成言说的对象。拆解传统小说营造 “ 真实 ”幻觉的封闭结构,模糊真实与虚构的界限,从而达到 一种虚实相生, 亦真亦幻的效果。小说中, 马原常以主体确认 的方式介入作品,声明描述的是自己亲历事件,以此增强故 “ 事的可靠性和真实感。如 《 虚构 》 中告诉读者: 我就是那个叫 马原的汉人, 我写小说 ” 。用人格作担保, 以此获得读者的信 “ 任。可接着又声称 我其实与别的作家没有本质不同, 我也需 要象别的作家一样去观察点什么,然后借助这些观察结果去 杜撰 ” 从而瓦解故事的可靠性。在 《 , 西海的无帆船 》 人物 中, 姚亮把作者当成叙述的对象,对其小说的惯技予以指控,并 透露出马原小说中常见的另一人物陆高就是马原本人。在这 里, 作家之所以要作自我解释, 自我暴露, 把小说技巧当成叙 述的对象和读者商量作品的构思与组织计划,目的是想让读 者明白:故事不过虚构而已,而作家也已经意识到了读者的 欣赏水平,能够洞悉作者的意图。然而这种技巧上的大胆革 新可能招致传统阅读期待的责难,因此,作者赋予人物足够 的主体意识,对读者意识进行想象性建构,让其与作者直接 对话。这种富有 “ 双簧戏 ” 意味的纸面交流表演, 置换读者与 写作者的现实交流, 从而 “ 通过预料可能遭到的批评, 而达到 1 ( 3+/$ 。 避免遭到批评的目的 ”2 ( ) 这样作家藉以自我嘲笑以及审 收稿日期: +$$/—$%—+/

!"

悬念, 让读者猜测, 使故事答案变得模糊多解。 故事的不确定 性同样表现在这部小说的结尾。 顿珠、 顿月和妮姆的故事有 几种可能性, 或因公牺牲, 或平安回来, 关键看怎样叙述。 小 说“ 内容 ” 的变化完全取决于叙述的变化。 故事本身的真否失 “ 去了意义。 所以马原说: 那些我直接经历的细节使我兴味索 然, 我很少写。 即使去写, 也把它打碎后进行重新组合, 使其 “ 马原并不 成为全新的构成 ” # $ % ( ) 。 &’"( 这里, 直接经历的细节 ” 在意, 他在意的是 “ 重新组合 ” “ , 全新的构成 ” 在作家看来, 。 小说与其是外部世界的真实反映, 不如说是作者叙述过程的 产物。 由此, 马原叙述上的创新, 有其依据的哲学根由, 叙述 模式的变化与他对世界存在方式的一种全新理解和认识互 为表里。 二 马原叙述的故事往往缺乏逻辑联系, 常常把一些相互独 立、 互不关联的片断强制性地拼贴在一起。 在他的小说中, 因 果链条断裂。 那种有因有果, 一因一果, 追求有头有尾的故事 完整性的叙述结构被颠覆, 取而代之的是一因多果, 有果无 因, 故事意义指向多种可能, 变得扑朔迷离无法确定。 《 如 叠 纸鹤的三种方法 》 叙述人的叙述, 中, 以及叙述中的人物叙述 《 彼此之间毫无联系。 旧死 》 也拼合了海云和曲晨的故事。 这 些故事都彼此独立, 并没有通过某一人物在两个故事中均扮 演角色, 或围 绕某一中心事件、 矛盾冲突 使之相互纠 缠、 交 叉、 冲撞而使故事成为一个完整的有机构架或联系机制。 一 切都在马原的人为安排下交叉排列, 带有明显的操作痕迹。 这就使得他的小说产生一种陌生化的阅读效果。 往往出乎意 料, 而不是在情理之中, 与读者的期待视野悖离形成心理落 差。 如马原喜欢煞有介事地宣布要讲一个 “ 真实 ” 的故事, 甚 至设置悬念, 刺激读者的探求欲望, 但当你利用提供的线索 去推演下一步可能发生什么时, 结果经常与你的想象不同甚 至相反。 这其中的原因就在于, 马原的叙述从来就不是按 “ 必 然律 ” 逻辑演绎整体的故事, 而是坚持按 “ 可然律 ” 去展露一 些非理性的经验碎片。 他消解了必然性, 更注重偶然性。 反映 的是一种非理性的 “ 可能性 ” 的存在。 “ 而 存在 ” 与现实是有 “ 区别的。 存在 ” 是指现实中尚未完全实现的东西。 它标示的 是一种 “ 可能性 ” 而现 实则是被实 践证明 了出现过 的事物 ; 现象, 它往往 已被大众认同, 体现为一种 群体经验, 人们常 以这种已发生的经验去推导类似的情况, 推导中受“ 在 必 “ 然” 与理性的制约。 存在 ” 未被验证, 但也有发生的可能, 常 呈现为断裂、 非因果的非理性的混沌状态, 只能凭借个人体 验去把握
#) % ( ) &(*

序性和强制性处处规约着人们的思想和表达。 语言的符合可 交往性 使之必须 在全社 会达成 一种强 制性 的契约 关系 。 然 而, 这种沟通的需要, 又使之必须对那些零乱的、 琐碎的个体 感受进行修复, 使其符合群体共同的经验, 便于交流。 久之, 这种契约使语言变成了抽象的, 甚至是空洞的外壳, 这就使 语言出 现了尴尬 和悖论 。 方面强 制性 的契约 让它 符合交 一 流; 另一方面它的普遍性经验传达和秩序性又排斥、 置换个 体的体验和琐碎的片断, 使之不能真实表达独特的个体感性 和非理 性的客观 存在, 不能 进行自 我真 正自由 的交 流与表 达。 从而, 语言在成为人类共同精神家园的同时, 也成了箝制 个体独特体验交流的 “ 牢笼 ” 由 此可见, 。 传统小说所 谓 “ 再 现” 的现实, 其叙述话语无疑经过了规范化群体语言理性化 “ ” 的 整合 过程。 那些非序列, 散乱的, 然而又是客观存在着 的, 为了便于 “ 表达 ” 便于经验传导, , 也必然在语言法则下被 条理化、 统一化。 舍弃那些偶然、 独特性的生活细流与枝蔓, 无疑是将生活过程完美化、 简单化。 而在马原那里, 他的叙述 重新拆卸了套在生活事实之间使之整一化的因果链条, 使语 言不再呈现出同一化、 无矛盾、 无裂隙的表象, 而是将事实作 随机性处理。 虽然呈现的是一种时空交错、 残缺、 破碎的生活 形式, 然而这种经验碎片的拼贴尽管秩序混乱, 却倒也是世 《 》 界本身共时态的真实展露。 冈底斯的诱惑 将猎熊的故事、 看天葬的故事、 顿珠、 顿月的故事独立并置, 彼此没有内在逻 辑联系, 却采用一种交错立体的叙事结构将其拼贴在一起。 “ 当他正叙述猎熊的故事时, 突然又宣布: 现在要讲另一个故 事 ” 似乎想让他所见所想之事能同时呈现。 。 这种非线性时空 场景并迭的叙事结构仿佛故意保持经验发生的片断性, 非线 “ 性与共时性。 生活现象不是数, 不是简单的累积加减, 生活 也并不是个逻辑过程 ” “ , 这样我要重新表现时, 关注就理所 当然地偏离对生活的解释或说明, 我的表现自然不可能是移 ” &’"( 这样来看, 马原的叙述形 位式的, 自然是绝对主观的。# $ % ( ) 式并非只是一个外在于内容的空壳, 相反它更能接近于世界 的本真状态, 是更深刻的内容。 其叙述的无序性与无可捉摸 的零乱感, 正好契合了世界的 “ 混沌 ” 本身。 以往的全知性叙述视角让叙述人在叙述时已经知道了 故事的前因后果, 这些结果更象他 “ 调查 ” 了的发现, 然后再 由他娓娓道来告诉读者个中的蹊跷。 这是一种事后追认或回 忆性的叙述模式。 它往往是叙述人已知事件的结果或原因, 在叙述中又根据需要来裁剪或增益一些细微末节。 读者也习 惯于希望从中直奔主题找出主要情节和答案。 这种重结果轻 过程的叙事势必导致将复杂的世界作简单化的处理。 同时, 叙事主体表现出的那种足够自信也易诱发读者的审美惰性, 抑制想象力的发挥。 他们在阅读中充分信任叙述人, 知道他 会告诉事件结果究竟如何, 是如何发生的。 而马原的叙事不 然。 它是沿着 时间的 自然之 维和世 界本 来的排 列序 次来叙 述。 叙述人事先并不比读者知道得多, 他要和读者一道去探 寻究竟 “ 会发生什么 ” 或是 “ 如何发生的 ” 由于叙述人不是全 。 知的, 所以这种探寻常要走许多 “ 弯路 ” 这也是马原小说中 , “ 为什么会经常出现那么多与故事 不相干 ” 的叙事话语和营 造一个个 “ 迷宫 ” 的原因。 这里, 叙述人的权威遭到质疑, 它不 + 下转第!$页 ,

。 实际 上, 实生活 中许多 现象的发 生并非 现

环环相扣、 有因可循。 也并非有充满了戏剧性的紧张矛盾冲 突。 大多是偶然性的发生, 无序松散的交错排列的。 而传统小 说声称可以再现现实, 能够准确无误地描绘出描写对象的本 “ 来面目, 无疑是一种欺骗。 从某种意义上说, 叙事的时间是 一种线性时间, 而故事发生的时间是立体的。 在故事中, 几个 故事可以同时发生, 但是话语则必然把它们一件一件地叙述 出来; 一个复杂的形象就被投射到一条直线上 ” # * % 世界是共 。 时态的, 是具体的、 零碎的。 我们过去赖以信任的叙事语言能 够“ 真实 ” 地反映它吗? 必须明白: 语言虽然是人类交流的产 物, 当一旦产生, 它并不被动地为人类所控制, 相反它以其秩

!"

证。 追溯 “ 纯文学 ” 的发展历史, 可以看出, 纯文学其实从来就 “ ” “ 不是一个永恒不变的概念。 纯文学 从 文史哲 ” 当 的牢笼中 解脱出来的时候, 只是为了区别于哲学和历史等著作, 因为 在中国古代曾将哲学、 历史、 文学等著作统称为文学。 于是, 人们就把用形象手段反映社会的语言艺术通称为纯文学。 在 创造社时期, 周作人提出的 “ 美文 ” 就是一种 “ 纯文学 ” 样式。 ) 它是指 这个时 期的纯文 学也包 括私小 说 ( “ 即 身边 小说 ” , “ 唯美主义 ” 文学或 “ 为艺术而艺术 ” 文学。 到了三、 四十年代, “ 纯文学则专指现代主义诗文、 新感觉派小说 ” 以及部分严肃 文学。 当然, 解放后的数十年间, 纯文学曾一度消逝, 但也并 不能说明它就从此绝迹于文坛, 因为事实已经证明一切。 另 一方面, 它们能较长时间的以不同样式存在下去, 说明它们 具有一定的适应能力。 即使在文革那样严酷的环境下, 不是 也出现了 “ 白洋淀派 ” 诗歌这样的纯文学吗? 当然, 为了能够 生存下去, 纯文学需要不断地调整和更新自己, 以适应这个 时代的发展, 虽然这种调整变换有时显得过于偏执和决绝。 正因为这种调整, 才使得纯文学一度具有了先锋性、 前卫性的 特色, 新时期的“ 朦胧诗” 和先锋小说就是两个典型的例证。 今天, 当人们大声疾呼纯文学已经从它的辉煌鼎盛掉进 了衰落低迷的泥淖的时候, 他们并没有看到, 所谓 “ 辉煌 ” 与 “ 衰落 ” 之间的真正关系。 他们所看到的只是大众文化围困下 纯文学读者数量的骤减和纯文学期刊的纷纷 “ 变脸 ” 其实, 。 “ 对于纯文学来说, 辉煌 ” “ 与 衰落 ” 不能以数量上的多寡来作 绝对的划分标准, 数量的多寡只能作为一种外部的参照。 真 正的 “ 辉煌 ” “ 与 衰落 ” 体现在内部质量的高低升降。 这就是 说, 纯文学作为一种小众文学, 它所面对的是特定的作家和 读者, 这些作家和读者首先应该是具有较深厚的文学修养或 具备较高的知识文化能力的小群体, 他们才是纯文学的生存 之本。 目前的形势表明, 这一小群体并非在瓦解消失, 反倒有 壮大的势头。 因此, 从某种程度来说, 纯文学的所谓 “ 衰落 ” 也 只是大浪淘沙似的筛掉 “ 假作家 ” 保留 “ , 真作家 ” 淘汰 “ ; 假读 者 ” 存留 “ , 真读者 ” 。 值得一提的是, 关于纯文学的 “ 个人化写作 ” 评论家李 , “ 陀这样说: 由于对 ‘ 纯文学 ’ 的坚持, 作家和批评家们没有及 时调整自己的写作, 没有和九十年代急剧变化的社会找到一 # $$ ” % 他的意思是说 “ 种更适应的关系。 纯文学 ” 没有起到一种

很好地介入现实的作用。 李陀先生所坚持的 “ 纯文学 ” 其实是 一种具有抗议性和批判性的严肃文学, 也正因为这样, 李氏 对九十年代的 “ 个人化写作 ” 的所谓 “ 纯写作 ” 立场持一种不 屑一顾的态度, 尽管他并不否认这种 “ 个人化写作 ” 作为某一 种文学流派存在的合理性。 其实他也看到 “ 纯文学 ” 是作为一 种小众文学而存在, 多元的文化并不要求它一定作社会的批 判和抗争。 只不过, 对于李氏来说, 它走得有一点偏激而已。 但是, 用某些人的说法就是, 这是一个感官风行、 精神匮乏的 “ ” 时代, 所以, 个人化写作 未尝不是这个社会的另面反映。 总之, 当我们回过头来, 再次观审 “ 纯文学 ” 的时候, 我们 “ 有必要相信, 纯文学 ” 并非希望渺茫, 而是形势大好, 纯文学 “ 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发展之路。 诚如李陀先生所说, 纯文学 ” 将会有被重新定义的一天。 & 作者单位: 西南师大 ’ 参考文献: # $ % # ! % 陈思和 ( 当代文学史教程 # ) % ( 上海 * 复旦大学出 版社( $!!!( "+"( ",+( # + % 薛毅( 开放我们的文学观念 # - % ( 上海文学, +..$/ & , ’ * 0" 1 0,( # " % 吴亮( 回顾先锋文学—— 兼论八十年代的写作环境 — 和文革记忆 # - % ( 作家, $!!,/ & " ’ * 02 1 3.( # , % 周政保( “ 纯文学 ” 与畅销书 # 4 % ( 中华读书报, +... 1 $$ 1 +! & " ’ ( # 2 % 吴炫( 文学的穿越性 # - % ( 上海文学, +..$/ & 2 ’ * 0" 1 05( # 5 % 南帆( 空洞的理念—— “ — 纯文学 ” 之辩 # - % ( 上海文学 # - % ( +..$/ & 5 ’ * 53 1 5!( # 0 % 卞敏( 哲学与终极关怀 # - % ( 江海学刊, $!!0/ & " ’ * 03 1 3,( # 3 % 史铁生( 答自己问 # - % ( 作家, $!33/ & $ ’ : 1 2$/ & + ’ : ,0 ,0 1 2"( # $. % 张卫中( 新时期小说的流变与中国传统文化 # ) % ( 上 海* 学林出版社, +...( 2.( # $$ % 李陀/ 李静( 漫议 “ # 纯文学 ” - % ( 上海文学, +..$/ & " ’ * , 1 $2(

++++++++++++++++++++++++++++++++++++++++++++++++
& 上接第!.页 ’ 过是一个引路人, 带领读者去共同经历一个个事件和场面。 他从不武断作出结论, 而把评判和甄别的权力移交给读者。 读者也 再不能象 以前那 样依赖 叙述人 , 而是充 分发 挥主体 性, 积极 “ 参与 ” 共同破解一个个叙事圈套和迷团。 , 不同的主 体, 不同的猜测, 导致答案的多解和意义的不确定, 从而延宕 阅读的快感。 马原的先锋叙事并不是指向外部世界的, 而是将叙事作 为首要的对象和目的。 这是对注重历史与经验的宏大叙事的 有力解构, 从而建立一个独立自足的语言王国。 取消了语言 的外在表意功能, 让能指在文本互涉中寻求意义的依附。 这 是语言脱离日常生活的内敛和诗性的超越, 是对 “ 深度模式 ” 的削平和毁损。 我们没有必要从中探寻某种终极的意义, 就 当阅读是一次放松、 探险或游戏而已。 只有这样, 我们才更能 参考文献: # $ % 戴洛?维奇( 小说的艺术 # ) % ( 王峻岩, 译( 北京: 等, 作家出版社, $!!3( # + % 克洛德?西蒙( 答 《 新观察家 》 记者问 # 6 % ( 转引自: 李 洁非, 张陵( 马原小说与叙事问题 # - % ( 当代文艺探索, $!30, ( )!3( 5 : # " % 马原( 关于《 冈底斯的诱惑 》 的对话 # 6 % ( 陈思和, 李平( 当代文学$..篇 # ) % ( 上海: 学林出版社, $!!!( # , % 格 非( 小 说 叙 事 研究 # ) % ( 北 京: 华 大 学 出版 社 , 清 +..+( # 2 % 托多罗夫( 叙事作为话语 # ) % ( 转引自: 李洁非, 张陵( ( : 马原小说与叙事问题 # - % ( 当代文艺探索, $!30 ,5 )!0( !" 认识到马原叙事在文学史上的意义。 & 作者单位: 湖北大学 ’


相关文档

略论小说《变》的叙事艺术
马原小说叙述方法探究
论马原小说的叙事艺术
马原小说叙事的形式操作
马原小说叙事基因研究
略论马原小说的叙事艺术_何仁军
略论20世纪80年代马原小说的叙事艺术
马原的小说
马原小说中的神秘色彩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