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语法视点下的翻译单位研究_图文


第 2 卷 第 4期  4
21 0 0年 8 月 

合 肥 工 业 大 学 学 报( 社会科 学版 )  
J OU RNAL    EFEIUNI OF H   VERS TY  I OF  TECHNOLOGY ( o il in e ) S ca  e c s  Sc

Vo. 4No 4 12   .  
Au 2 0 g. 01  

认 知语 法 视 点 下 的 翻译 单 位 研 究 
李康 熙 L  
(. 1南京大学 外国语 学院,南京 2 09 ;. 10 32 合肥工业大学 外 国语学院 , 合肥 200) 30 9 



要: 从认 知语 法的角度出发分 析翻译单 位的本质 , 认为各种 翻译单位理论 的根本分歧 源于对语言单位 的 

组构性 、 可分析性以及 独特性 的认识差 异。最后指 出译者应根据源文具体语 言单位 的上述特征选择合适的翻 
译单位 。   关键词 : 翻译 单 位 ; 知语 法 ; 构 性 ; 分 析 性  认 组 可 中 图分 类 号 : 1 .  H3 5 9 文 献标 志码 :   A 文章 编 号 :0 83 3 (0 0 0 —0 40  1 0—6 4 2 1 ) 40 7~5

U n to   a sa i n fo t e P r p c i e o   g i v   a i fTr n l to  r m h   e s e tv   fCo n t e Gr mma     i r
LI Ka -     ng xi
( _ co l f oe nSu is 1S h o    ri  tde ,Naj gUnvri ,Naj g2 0 9 ,C ia 2 S h l fF ri  tde,Hee Unvri  f en l— oF g ni   ies y n t ni  10 3 hn ; . o    oeg S u i n c o n s fi ies yo  h oo    t Te
g ,H ee  3 0 9,Chia  Y fi2 0 0 n)

Ab ta t Th s p p r a p is c g ii e g a sr c : i  a e   p l   o n t   r mma   o t e a a y i o   n to   r n l t n I i  o t n e   e v r t   h   n l ss f u i ft a sa i . t s c n e d d     o  

t a h   ieg n e   e we n v ro st e re  fu i o  r n lto   old wn t  i ee tp rp cie  h tt edv r e c sb t e   a iu  h o iso   nt fta sa in b i o  od f r n   e s e tv s     f
o   h   o p st n l y a d a a y a i t   f t e s u c   e t a   l a   h   itn t n b t e   h   n t e c m o ii a i   n   n l z b l y o   h   o r e t x   s we l s t e d s i c i   e we n t e o t i   o

s u c a g a ea d t et r e a g a e I sc n ld d t a  n to  r n lt n s o l  e c o e  n o re ln u g   n  h  a g tln u g .. i o cu e   h tu i fta sai   h ud b   h s n i  t     o a c r a c   t  h   b v   n i n d fa u e . c o d n ewi t ea o eme t e  e t r s h o  
Ke   r s u i o   r n l t n o n tv   r m ma ;c m p st n l y n l z b lt   y wo d : n t ft a s a i ;c g i e g a   o i r o o i o a i ;a a y a i y i t i





引 

言 

自从 B r h d r v提 出翻译单 位 的概念 以来 , ak u ao 学术 界 对此 展 开 了激 烈 的讨 论 。巴 氏的 翻译 单 位是 

指“ 在译 文 中能够 找到对 应 物 的源 文单 位 , 它 的组成 部 分单 独 地在 译 文 中并 没 有对 应 物 。换 言之 , 但 翻  译 单位 就是 源语在 译语 中具 备对 应物 的最t 最低 限度 ) b( 的语 言单 位  M 。Via   ny和 D re e 认 为 翻  ab l t n 译 单位 是词 汇单 位 (eioo i l nt和思维 单位 (nt fh u h) 1xclgc   i au ) u io  o g t的结 合 , 将其 定 义为 “   t 并 最小 的话语 

片段 , 其中组成该片段的全部符号 的结合方式使其不能分开逐个翻译” ] [。 2  除了在翻译单位的定义方面的分歧以外 , 学术界对翻译单位 的选择也是看法各异 。巴氏根据翻译  单位所属的层次将具体的翻译实践活动分为音位层 ( 字位层) 词素层 、 、 词层 、 词组层、 句子层和话语层翻  译 。他认 为 “ 任何 一个语 言层 次单 位 一 从 音位层 到整 个话 语层— — 实 际上 都 可 以成 为一个 翻译 单位 。  
… …

即使 在 同一 段话语 范 围 内 , 翻译单 位 照例也 是有 变 化 的—— 它 有 时是 词 , 时是 词 组 , 时 是 整个  有 有

收 稿 E期 :0 00 —2 t 2 1—30 

基金项 目: 合肥工业大学科学研究发展基金项 目(8 7 5 ) 0 1 0 F  作者简介 : 李康. ( 9 8 ) 男 ,  ̄ 1 7 - , 安徽庐江人 , . 合肥工业大学讲师 , 南京 大学博士生 。  

第 4期 

李康 熙 : 认知 语 法视 点 下的翻译 单位研 究 

7  5

句子 , 等”15。与此 相对 , 等 [1 37 还有 相 当多 的学者 持 静 态 的 翻译 单 位 观 。Ne wmak指 出在 翻译 实 践 中 , r  

“ 语篇是最后的仲裁 , 而句子是翻译操作的基本单位” 嘲。R d a6提出以逻辑素( gme作为翻译单位 。 1e ) o   在国内, 罗选民主张把翻译单位分为分析单位和转换单位 , 并且提出以话语作为翻译 的分析单位 ,   而以 小句作为翻译的转换单位Ⅲ  。袁晓宁则认为“ 除了一些特殊的语篇类型 翻译外 , 如广告翻译等 , 英汉  翻译 一般 情况 下应 以句 子为 翻译单 位 ; 英 翻译 一般 情 况下 应 以 自然段 为 翻 译单 位 ” 。除此 以 外 , 汉   还 
有学 者提 出 区分主 观翻译 单位 和 客观 翻译 单 位 的主张 [l   6蚰。 1 以上研 究 固然加 深 了人们 对 翻译单 位 的认 识 , 同 时也造 成 了概念 上 的混 淆 。彭 长 江 曾一 针 见血  但 地指 出 国内部分 学者 对 于翻译 单位 的研究 的不足 之处 在 于“ 明确 否定 巴 氏 的核 心 , 际上 将其 抛 弃 , 不 实   却不 为翻译 单位 重新 下定 义  ] 。笔 者 以为 , 翻译 单 位是 翻译 学理论 的基 本 概念 之一 。探讨 翻 译单 位 的 

本质有着重要的理论和实际价值。本文借助认知语法 的象征单位概念分析巴氏翻译单位 的本质, 认为 
各种 翻译 单位 理论 的分歧 源 于对象 征单 位 的组构性 (o oio ai ) 可分 析性 (n lzbly 和 独 特  cmp sinly 、 t t a aya it) i 性 的认识差 异 , 最后 指 出这些 观点对 翻译 实践 的指 导 价值 。  

二 、 征单 位 概述  象
认知语法(o nt e rm a , cg iv  a m r简称 C ) i g G 认为语言是“ 由象征单位和构造单位所构成的一个开放性  的集 合”8。所谓 象征 单位 (y oi u i , 称符 号单 位 , 的是音 位 单位 ( h n lgcl nt与 语 义  [ ] s mb l   nt 或 c ) 指 p o oo i   i au ) 单位 (e ni u i 的约定俗 成 的结合 体 。象征 单位 是语 言 的基本 成分 , “ sma t nt c ) 是 通过 不 断使 用 变得 完 全 自   动化 的神经认 知 程序 ( e r-o nt er uie) [ 。 n uoc g iv  o t s -9   i n 3
象征单 位是 一个 动态 的概念 , 个象 征单 位有 可能 分解 成若 干个 更小 的象 征单 位 , 有 可能通 过 和  一 也 其 他象 征单位 整合 形成 更 复杂 的象征 单位 , 为构 造 (o srcin 。象 征 单 位可 以出 现在 词素 、 、 称 cntu t ) o 词 短 

语、 句子甚至整个语篇等多个层面。它们之间的差别仅仅在于内部概括性或复杂性程度不同而 已。认  知语法从象征单位出发对各种语言现象做 出统一的解释。这些关于语言性质的论述对于翻译单位研究  同样具有充分 的解释力 。根据巴氏的定义 , 我们可以总结出翻译单位 的以下基本属性 : 首先 , 翻译单位  是源文语言单位的子集 ; 其次 , 翻译单位与转换有关 , 体现 了源文和译 文各语言单位之间的对应关系。  
由此 可见 , 翻译单 位 的性质 与单 一语 言 内部 象征 单位 的性 质 以及跨 语 言之 间象 征单位 的差 异密 切相 关 。  
下 面将 分别加 以论 述 。  

三、 从象征单位 到翻译单位 
象征 单位 之 间的关 系是非 线 性 的 , 它们 构成 复 杂 的关 系 网络 。赵 艳芳 总结 了语 言单 位 之 间 的三 种  典型 关 系 : 征关 系 (y oi t n , 象 smb lai ) 即音 系 结 构 和语 义 结 构 之 间 的对 应 关 系 , 畴 关 系 (aeoi — z o 范 ctgr a z  tn, i )即抽 象 的图示 结构 和具体 实 例之 间 的关 系 ; 合 关 系 (nert n , o 整 itgai ) 即两个 或 多个 象 征单 位 和 由 o   它们 组合成 的构 造之 间 的关系 [ 1  。其 中象 征单 位 的整合 关 系决定 了翻译单 位 的性质 。  

C G认为象征单位之问的整合具有格式塔效应( et t f c , G s l e et 也就是说语言中的复合结构并不仅  a  f ) 仅是 由其各个构件简单叠加而成的, 而是通过整合获得某种结构效应。虽然每个构件可以激起整个复  合结构意义的某~方面 , 但是这些 构件 都不能穷尽整体 的全部属性 。因此 , 语言结构是 非还原性 的  (o - d c v) 尽管在复合结构 中可以辨别出它的构件 , n nr ut e , e i 但是它必须被看作是一个独立 的整体 。复合  结构的整体和其构件之间的关 系可以用组构性 (o oio a t) cmp s i ly 来衡 量。组构性指 的是“ tn i 复合关系的   常规性 , 即可 以从各部分属性推测整体属性的程度, ] 。以 si tebas ,4 【 柏   pl h en 为例 , l   我们认为此短语具  有较低的组构性。不考虑定冠词 te该复合结构由 si 和 b as h, p l en 两个更小 的单位组成。同时, l 该短语  由于频繁地被使用使得它本身也成为象征单位。也就是说 , 人们 可以自如地使用它而不必关注它内部  各个构件之 间组合方式。很显然 , 该短语 的语义结构并非是[ PL ] B AN ] S IL 和[ E S 简单叠加而成的, 而 

7  6

合  ̄ J2 -k大学 学4 ( , g 社会 科 学版 ) -  

21 0 0年 8月  

是 在此 基础 上通 过类 比的机制 获得 各 个 部分 所 不 具 备 的 隐 喻意 义 。如 果 在 翻译 过 程 中以词 为翻译 单  位, 必然 导致 出现 “ 出 了豆子 ” 露 这样 的逐 词死译 的情 况 。   组 构性是 所 有复合 结 构 的共 同特 征 。 习语 或 固定 用语 比一般 短 语 组构 性 更低 , 因此 通 常整 体作 为 

个翻译单位 。在句子层面上 , 谚语或套语等句子具有较低 的组构性 。在这些情况下 , 翻译单位应该建  立 在整个 句 子层 面上 。例 如 , i so  ete lc oehr的汉 语 译 文 应 该 是 “ 以类 聚 , 以群  Br  f fah rf ktgte d a o 物 人 分” 。在语 篇 层面 上 , 构性 也是 翻译 中必 须考 虑 的因素 之一 。以汉语 诗歌 为 例 , 组 多个 独 立意 象 通 常叠  加在 一起 形成 组合 意象 , 它不 仅是 各个 子 意象 的简单叠 加 , 而且赋 予 每个子 意象更 加丰 富 的内涵 。这时 


翻译 对等应 该 建立 在整 个语篇 的层次上 , 而不是 与其 中某个 词语 或者 独立意 象 的对 应 。 以温庭 筠《 漏  更
子 ? 玉炉 香 》 为例 : 玉炉 香 , 蜡 泪 , 照画 堂秋思 。眉 翠薄 , 云残 , 长衾枕 寒 。梧桐 树 , 红 偏 鬓 夜 三更 雨 , 不道 

离情 正苦 。一 叶 叶 , 声 声 , 阶 滴 到 明 。该 诗 由多个 意象 组 合 在 一 起 , “ ” “ ” “ 堂 ” “ ”  一 空 如 炉 、烛 、画 、眉 、

“ 、衾枕” “ 、雨” 鬓”“ 、树” “ 等。由于汉语是意合(aa c c语言 , p rt t ) ai 其词语组合关系较少依赖于连接词 , 而 
英语 是形合 ( y oat ) 言 , 常使 用 较多 的连接词 和 从属结 构来 表达 各成分 之 间 的关 系 。该 差异 导  h p tci 语 c 通 致 在汉 英转 换 时 , 必然 有更 多 连接 词 的出现 , 而 冲淡 了组 合 意象 的密 度 , 从 削弱 了格式 塔 效应 。为 了更  好 地传 达源 文 的美 感 , R. vs 过 纯用 意象 、 置 脱 节 等 意象 派 运 动 (ma i  vme t所 特 有  A. Dai通 并 I gs Mo e n) t

的表现手法 , 使得译文虽然背离了正统 的英语表达规范 , 但是却相对完整地传递了原诗意象组合 的美 
感 。其 译文 如 下 :a eicn eb r e  f ga c ,Re  a de  e r ,Un vny l h h  eoae   J d   e s  u n r  r rn e/ d cn l Stas / e e l i tted c rtd n s a   g
c a ess d es/ e r w Sbak ti ,Trse  c u sfl n / g tln ,c vre a d pl w h mb r a n s. Eyb o   lc  hn / essS l d al :Ni  o g o el   n   io       o e h t l
cl. W uo gtes/ hr  th ri, C r  o o  e aainSs ro Su trbten s. Sn l od / tn   e , T i wac  an r d aen tfrsp rt   o rw  t   i r e s/ ige o     e t  

l f yl f/ iges u db  o n ,Ont ee t tp  r pn  n id wn  . e     a ,Sn l o n   ysu d /  h  mpyse sd i igu t a E   ab e   p l

综 上所 述 , 构性 是复 合结 构 的普遍 性特 征 。复合结 构 自身总 包含着 其组 成部 分所不 具备 的属性 。 组   完 全组 构性 的复合 结 构 只是语 言 中个 别 现象 。 因此 , 译者 在 翻译转 换 的过程 中 , 应该 将较 小语 言单位 的 

价值放到更高层次的语境 中考虑。假定译者可以取得源文和译文在以上各个层面上的对等 , 较低层面  的对等并 不 能保证 更 高层 面上 的对 等 。在两者 不可 兼得 的情 况下 , 者 通常 给予后 者优 先考虑 的地 位 。 译   很 多学 者坚 持 以小句 、 句子 、 落甚 至语篇 作 为翻译 单位 正是 出于对 语言 组构性 的考 虑 。这些 观点 的共  段 同特点是 看 到复合 结 构 的整体 性特征 , 过选取 更 大 的翻译单 位获 得更 高层 次 的对 等 。 通  
对语 言 组构性 的不 同看 法 是各种 翻译 单位 观 的分歧 之一 。巴氏在《 言 与翻译 》 书 中选 择 的实例  语 一 表 明 , 构性 是确 定 翻译单 位 的重要 标准 之一 。上 面提 到 , 组 组构 性是 程 度 问题 , 同象 征单 位 具 有不 同  不 的组构 性 。这就 意味 着 翻译 单 位必 须在 具体 的转换 过程 中才 能确定 。当源文 某一语 言单 位作 为一个 整 

体组构性较低时 , 译者应该选择在此层次上建立翻译对应 , 而不是试图在其 内部建立一一对应 。反之 ,   当该语 言单 位组 构性 较高甚 至 具有 完全 组构性 时 , 者 完全 可 以从 其 下一 级语 言单 位 着手 建 立 对应 关  译 系 。因此 , 翻译单位是动态的。相反 , 静态的翻译观通常片面地强调语言某一级单位 的组构性 。由于各 
级 语言单 位 构成 一个 连续 的整 体 , 而组构 性又 是整 合关 系 的一 般属 性 , 以译 者应尽 可 能选择 更大 的语  所

言片段作为翻译单位 。无论是小句 、 句子还是段落的翻译单位观 , 其共同特征是研究者片面地强调认为  该 层 次的语 言单 位具 有独 特 的组构性 特 征 : 方 面 , 一 这些 语 言单位 自身组 构性 较低 。如 果选择 更低 的语  言单位作为翻译单位的话 , 必然导致源文 的意义大量丢失。另一方面 , 这些语言单位的上级单位具有较  高的组构性或完全组构性 。它们的全部属性可以由其构件推测得到 , 因此无须将 翻译单位扩大到这个 
层次。  

以小句 翻译 单位 观 为例 。罗选 民 引用 韩 礼德 ( ldy 的 功 能语 法 的观 点 , 为小 句 是 话 语 的基  Hal a ) i 认 本 单 位 , 具 达 意 功 能 (d ain l u cin 、 际 功 能 (nepro a fnt n 和 成 文 功 能 (eta  兼 iet a fn t ) 人 o   o itresnl u ci )   o txul

fnt n , u c o )而且“ i 小句可以根据话语分析的需要灵活变动 , 而小句里的词却 自 始至终服从小句, _ 。基  ,】 [3  。
于 以上观察 , 提 出将 话语 作 为 翻译 的分 析 单位 , 以小句 作为 翻译 的主要转 换 单位 。这 里的转 换单 位  他 而

基本上相当于巴氏的翻译单位 。罗氏通过大量实例说明小句在翻译转换中的中枢作用。通过话语分析 
将源 文拆分 为小 句 , 每 个小 句作 为有 机 的整体进 行 转换 , 后 重新 组 合 生成 符合 目标 语 习惯 的译 文 。 将 然  

第 4期 

李 康 熙 : 知 语 法视 点下 的翻译 单位研 究  认

7  7

罗氏 的小句 翻译单 位观 片 面地强 调 了小句 特殊 的组 构 性 特征 。虽然 该 观点 具 有 一定 可 操 作 性 , 是 这  但

并不能排除其他语言单位作为翻译单位的可能性。罗氏也承认 “ 小句 的转换必然包含 了其 中的词 和短  语 等 的转 换 ” ] [∞。也 就是 说 , 4 如果 源文 小勺 中 的词 和 词 组 能 够 在译 文 中找 到 对 应 物 , 么 它们 也 成 为  那
翻译 单 位 。另外 , 源文 小句 之问也 可 能 因联 系 紧密 以至 于它们 必 须作为 一个 整体 进行 转换 , 时 翻译 单  这 位 就不再 是小 句 而是整 句子 甚至 更大 的话 语 片段 。 由此可 见 , 句充 其 量 只是 各 种 翻译 单 位 的一 种 可  小 能 而 已 。译者 有必 要根 据小 旬 内部及 小句 之 间整合 关 系确定 更小 或更 大 的翻译 单位 。   C 中和组 构| G j 生密切相 关 的概念 是可 分析 性 (n lzbly , “ aaya it)指 说话 人 能够辨 别 每个 构件 在整个 复  i 合结 构 中作用 的能 力”1“ 。可 分析 性反 映 出复合 结构 使 用 时能 够 同 时激 活其 构 件 的可 能性 。一 般 来  _]  1 说, 如果 复合结 构 的组合 性越 强 , 其可分 析 f 生就越 高 。但是 可 分析性 并 非总是 和 组构性 保 持一致 。说 话  人 可能会 意识 到具 有部 分组 构性 的复 合结 构 中就每 个 构件 , 可 能会 忽视 具 有 完 全组 构 性 的结构 中 的  也 每一 构件 。举 例来 说 ,wi r s mme 一词 具有 完全 组构性 , 意义 基本 上 完全 可 以由 s m 和一r 其 wi e 组合 得 到 ,   但是 说话人 可 能在使 用 s mme 一 词 时完全 没有 意识 到这 些构 件 的存在 。对 于一 个全 新 的复合 结 构 , wi r  

它通常是完全可分析的, 也就是说 , 说话人肯定能够辨别它的各个构件在复合结构中的作用。一旦该复  合结构成为固定的象征单位以后 , 其可分析性也发生了相应 的变化 。一方面 , 复合结构 的重复使用减少  了其 构件 的突显 性 , 得 说话人 无 需关 注其各 个组 成 部分 就 能 激 活整个 结 构 ; 一 方 面 , 复合 结 构 本  使 另 该
身也 获得单 位 的角 色 , 而可 以直 接参 与上 一级语 言 单位 的整 合过程 。 从  

上面提 到 , 言 的组 构性要 求 对等尽 量 在较 大语 言单位 问 获得 。但是 根据 可分 析性 原则 , 并不 妨  语 这 碍我们 辨别 出这 些单 位 内部 构 件 之 间 的对 应 。这 里有 必 要 区分 “ 等 ” euvl c) “ 应 ” cre  对 (q iae e和 对 n (or~ so dne两个不 同的概念 。两 者均 是指 源语 与 目标 语 成 分 之 问关 系 的 术语 , 对 应 是 比对 等 更 为 弱  p n ec) 但 势 的概 念 。根据 巴氏的定 义 , 翻译单 位是 源文 在译 文 中具备 对应 物 的最小 的语 言单 位 。也就 是说 , 翻译 

单位并不是保证对等的最小源文语言单位 , 而是 由该单位和其对等的译文单位 内部对应的可分析程度  决 定 的 。以 Alra sl dt  o 为例 。该 谚语 的 比喻意 义不 能完 全 由各个 构件 相加 获得 , lod  a oR me   e 因此 翻译  时必须作为一个整体才能达到对等的效果 。但是部分是 由于汉语直接借用该谚语 的原 因, 它的汉语译  文“ 条条 大路 通罗 马” 源文 在词 汇层 面上 也是 对应 的 。在 保 证源 文 和译 文 整 体上 对 等 的情况 下 , 文  和 源 的可分析性使得有可能在其 内部更低的语言单位上确立翻译单位 。   对语 言可 分析 性 的不 同看 法 是各 种翻译 单 位观 的另 一分 歧所 在 。静态 的翻 译观 在过 分强调 语 言某  级 阶 的组构性 的同时 , 又过 分忽 略 了它 的可分 析 性 。以段 落 翻译 单 位 观 为例 。郭建 中认 为 自然 段 比  句子 更适 合于 作为 翻译 单位 , 其优 越性 在 于 : 可考 虑 句与句 之 间 的连接 ; 可考 虑句 与句 之 间的逻辑 关 系 ;  


可按 英语段 落结 构 的特点 , 对汉 语 段落进 行 重组 和拆 分 ; 可考 虑 段 与段 之 间的衔 接 , 而 逐 步扩 大 到 整  从 个篇章_ _ 】  。尽管以段落作为翻译单位有助于根据语境更好地理解句子之间的关系 , 并且有助于译文的  重构 , 但是 在实 际翻译 过程 中 , 译者 能够 辨认 出各 个 句子 在整 个 语 篇 中作 用 。同理 , 者 还 能够 辨 认 出  译

每 个词 、 短语 或分 句在 这些 句子 中的作用 。事 实上 , 常译 者 的记 忆 库 中都 没 有现成 的象征单 位来 表征  通 整 个语篇 的复杂概 念 。他必 须求 助 于组合 方法 , 已掌 握 的更 小 的象 征 单 位整 合 起 来 形成 新 的 而 又符  将 合语 法 的结 构 。因此 , 译者所 掌握 的象征 单位决 定 了他 在 哪 一级 语 言单 位 上 进行 整 合 。这 可 以解 释为  何熟 练 的译 者 较 翻译 初 学者更 倾 向于采 用 更 大 的翻译 单 位 。郑 冰 寒 就 曾经 总结 了翻 译 单位 的两 种 特  点: 动态性 , 即译者把 握 的翻译 单位 是 动态 的而非 固定 的 ; 指标 性 , 即职业 译者 通 常 比初 学 者掌握 更 大 的  翻译 单位     ] 蚰。

除了在象征单位 的组构性和可分析性方面存在分歧以外 , 各种不同的翻译单 位观对象征单位 的独  特 性也看 法 不一 。根据 认知 语 言学 的观 点 , 造 即复 杂 象 征单 位 具 有 多 样 性 , 且 因语 言 而 异 。一 方  构 而 面, 某语 言 中 的构 造不 一定 都 能在另 一语 言 中找 到对 等 的构 造 ; 另一 方 面 , 同语 言 中表 达相 同功 能 的  不
构 造在结 构上 存在 着 明显 的差 异 。典 型 的例 子 是语 义 空 缺 ( e n i v i) sma t   od 。某 语 言 因特 殊 的地 理 环  c

境、 文化历史而形成 的独特的词汇和搭配 , 从而在其他语言中很难找到确切 的对等物。此时, 译者若采 
用 注音 的策 略 , 翻译 单位 即是 巴氏所谓 的音 位层 ; 反 , 者若 采用 描述 性 翻译策 略 , 相 译 翻译 单位 则扩 大 为 

7  8

合肥 工 业大 学学报 ( 会科 学版 ) 社  

21 0 0年 8月  

口 ] ]  



词层 。总之 , 巴氏翻译 单位 是转换 性 的 , 切 视 某 级单 位 是 否 在译 语 中有 其对 应 物 而 定 。对 于 同一 源  一 文 , 翻译单 位会 随译语 不 同而有 所 变化 。 其  

四、 结束语 
本文 围绕 巴氏翻译 单位 的核 心定义 , 合认 知语 法 的象征 单 位概 念 , 象征 单 位 的组 构性 、 结 从 可分 析  性 以及独 特性 角度 分析 学术 界对 翻译单 位 的认识分 歧所 在 。首先 , 言 中的各 级单 位 , 论是语 素 、 、 语 无 词   短语 、 句 、 落还 是篇 章 , 质上 都是 复杂 程度各 不 相 同 的象 征 单位 连 续 体 的一 部分 而 已。复 杂象 征  小 段 本 单位 的组 构性 特征 表 明一般 复合 结构都 不能 归结成 其构 件 的机械叠 加 的总和 。静态 的 翻译单位 观往 往 

倾向于夸大语言某一层次单位 的特殊组构性特征 , 从而否定其他语言级阶作为翻译单位的可能性 , 同时  也意味着否定它们作为对等层次的可能性 。其次 , 语言单位的可分析性是主观的。说话人 的语 言能力  影 响到他辨 别 复合结 构 和其构 件 之问关 系 的能力 。 当语 言 使 用者 掌握 了复 杂 的语 言单 位 后 , 可 以通  他
过整 体 的方 式激 活该 单位 , 于满 足表达 复杂 概念 的需 要 , 不再关 注其 内部 的组合 方式 。但 是通 常来  用 而 讲 , 者 的记忆 库 中都 不存 在 现成 的语 言单位 来表 达非 常复 杂 的概 念 , 译 因而 只能借 助于 已掌握 的象征 单 

位组合成合乎文法的表达方式 。因此 , 对于译者来说 , 即使组构性特征要求他在较高的语言层次上保证  翻译对 等 , 仍 然有 可能 分辨 出对 等 的语 言层 次 内部构件 之 间 的对应 关 系 。可分析 性特 征表 明 , 他 翻译 单  位是 主观 的 。译 者 的语言 知识 影 响着他 对语 言单位 的感 知 , 而影 响着 他对 翻译单 位 的选择 。相反 , 从 客 
观 的翻译单 位观 忽视 了译 者在 翻译 过程 中 的主观能 动作 用 , 杀 了译 者 之问 的个体 差异 。最后 , 抹 根据认   知语 法关 于构造 的独 特性 观点 , 同语 言的语 法结 构 和语 义结 构 各不 相 同 。虽然 译 者 根据 源 文组 构 性  不 和可分 析性 选定 了可 能 的翻译单 位 , 他还 要遵 循 目标 语 的特征 改变 既有 的翻译 单位 , 以生成符合 目标 语  语 法 或文本 规 范 的译 文 。在这 个过 程 中 , 者 同样 起 到 决 定 性作 用 , 翻译 策 略决 定 了最 终 的 翻译 单  译 其 位 。忽 视构 造 的多样性 , 且 片面强 调不 同语 言体 系之 间 的共 性 , 是静 态 翻译 单位 观 和动态 翻译单 位  并 也
观 的分 歧之 一 。  

总的来 说 , 翻译单 位是 源 文语 言单位 的组 构性 、 可分 析性 和独特 性 三者相 互作 用 的结 果 。充分认 识 


到 翻译单位 的动态性 特 征 , 并且 根 据具体 语境 分析 源文语 言 单位 的上述 特征 , 助于译 者选择 合适 的翻  有 译单位。  
参考 文献 :  
巴尔胡达罗夫.语言与翻译 E . M] 蔡 毅, 虞 杰, 段京华 , 北京 : 译.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9 5 1 5 17 1 8 : - 5  4

Mu d yJ nrd c gTrn lt nSu i :Thoisa dAp l ain [ .  ̄ dn: ul g ,20 :9 n a .Ito ui   a s i  tde n ao s ere n   pi t s M] L n o Ro t d e 0 15 . c o e   Ne makP w r .Ab u  rn l in M] P i d lha o tT a sa o [ . hl ep i:Mutig a  t r  t. 9 1 6 . t a ll u l t sLd ,1 9 :1 in Ma e  

罗选 民.论翻译的转换单位[] 外语教学与研究 ,9 2 ( ) 3 3 . J. 1 9 ,4 :2 7    
袁晓宁.也谈 E C和 c E翻译单位E] 中国翻译 ,0 6 ( ) 4 —4 . / / J. 2 0 ,3 :3 6   郑冰寒 , 慧敏.英译汉 过程中翻译单位的实证研究 [] 外语教学与研究 ,0 7 ( ) 1 5 5. 谭 J. 2 0 ,2 :4 —1 4  

彭长江. 也谈翻译单位口] 外语研究 ,0 0 ( ) 3 - 4 . . 2 0 ,1 :6 1   王


寅.如何翻译 S m oi U i y b l   n ?—— 兼谈认 知语法 的基本观点 [ . c t J 上海翻译 ,0 5 () 5 —5 . ] 2 0 ,4 :6 9  
韧.认知语法视野下的构式研究[] 外语研究 ,0 7 ( ) 3 - 4. J. 2 0 ,3 :5 0 

赵艳芳.认知语言学概论[ . M] 上海 :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0 1 17 20 : 2.  
L n akrR w.F u d t n f o nt eGrmma( 1 ) M] j 京 : a gc e    o n ai so  g iv  a o C i rVo.I[ . E 北京大学出版社 ,0 4 4 8 20 :4 .   习华林 .意象在诗歌翻译 中的地位[] 外语教学 ,0 1 ( ) 3 —3. J. 2 0 ,6 :6 9  

郭建中. 汉译英 的翻译单位 问题 【 . 国语 ,0 1 ( )4 —5 . L 外 J ] 2 0 ,6 :9 6  

( 任编 辑 责

郭立锦 )  


相关文档

认知语法视角下的“功能对等”翻译观——从奈达的7个核心句谈起
认知视角下的英汉翻译教学研究
系统功能语法视角下翻译研究范式综述
认知语言学视角下的翻译技巧研究
认知语言学视角下的隐喻翻译研究
社会认知视角下的译学术语研究
认知语言学视角下的翻译研究综述
认知、功能视角下的翻译研究
语法隐喻视角下的新闻社论翻译
认知视角下兼语句式的分析研究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