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性反思的成果和深刻的文化接受启示——《郭沫若与中西文化撞击》读后_图文


郭 沫若 学刊 2 0 09年 第 3期 ( 第 8 期 ) 总 9  

郭研 述 评 

超越性反思的成果和深刻的文化接受启示 
— —

《 郭沫若与 中西文化撞 击》 读后 

曾 永 成 
( 成都 大学 中文 系 , 四川 成都 6 0 8 ) 10 1 

从 1 9世 纪 中 叶 开 始 的 西 方 文 化 对 中 国 文 化 的 冲 击 ,   到了2 O世 纪 进 入 高 潮 ,并 且 呈 现 出从 多 元 互 动经 过 一 元  独 尊 之 后 ,再 到 一 元 主 导 下 的多 元 综 合 这 样 一 个 基 本 态  势 。这 一 态 势 对 于 中 国 社 会 进 程 的 影 响 极 为 深 刻 , 至 直  甚 接 制 约 着 中 国 的 经 济 、 会 和文 化 的进 退 盛衰 。 在 这 个 过  社

《 击 》 郭 沫 若 应 对 中 西 文 化 撞 击 的情 况 , 别 从 进  撞 对 分

化 论 哲学 、 民族 主 义 、 自由主 义 、 会 主 义 、 粹 主 义 、 主  社 民 民 思 想 、 学 思 想 、 洽文 化 、 文 精 神 、 学 观 念 、 督 教 文  科 法 人 文 基
化精 神、 代性和马克思主义等 1 现 3个 方 面 进 行 梳 理 , 中  其 虽然难免存在 相互交叉之处 , 且各 有 轻 重 深 浅 之 别 , 这  但

程 中 ,长 期 被 奉 为 鲁 迅 之 后 的 中 国 革 命 文 化 旗 手 的 郭 沫 
若 , 为“ 作 中西 撞 击 、 西交 融 中 隆起 的文 化 峰 峦 ” 确 实 是  中 ,


样 集 中而 全 面 的 梳 理 和综 合 性 的辨 析 毕 竟是 空前 的 。对 于 
像 郭 沫 若 这 样 思 维 活 跃 、 态 开 放 、 求 执 着 的 “ 型 天  心 追 球
才 ” 说 , 样 的 全 面 梳理 完 全 必 要 。 表 面看 来 彼 此 平 列  来 这 在

个 可 供解 剖 的 “ 其理 想 的文 化 ‘ 本 ”。深 入 研 究 这 个  极 标

文 化标 本 , 仅 可 以更 加 真 实 地 揭示 郭 沫 若 的 复 杂 思 想 得  不 以生 成 的文 化 奥 秘 , 且其 中凝 聚 和 折射 的 世 纪 性 的历 史  而
内涵 , 有 助 于 更 好 地 认 识 马克 思 主 义在 中 国 的 特 殊 文 化  还 生 态 , 其 被 接 受 的 复 杂 命 运 , 从 中 吸 取 有 益 的 启 示 和  及 并 教 训 。 由 于郭 沫 若 的 活 动 差 不 多 贯 穿 于 2 0世 纪 前 8 O年 ,  

的 扫 描 式 的 梳 理 中 , 个 方 面 都 不 同程 度 地 渗 透 或 贯 穿 着  各 对 马 克思 主义 的接 受 这 条红 线 。中 西 文 化 的撞 击 不 仅 表 现 
在对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郭沫 若 式 的 中 国化 理解 与 阐释 中 , 表  也 现 于 这 种 理 解 与 阐 释 同 各 种 非 马克 思 主 义 乃 至 反 马 克 思  主 义 思想 文化 的互 动 应 对 。在 各 种 思 想 文 化 平列 的显 结 构 

在 现代 中 国革 命 各 个 阶段 都 积 极 介 入 而 处 在 显 赫 地位 , 加  以 他 与 毛 泽 东 的 密切 关 系 , 以及 作 为 “ 型天 才 ” 开放 活  球 的
跃 的 性 格 特 征 , 在 中西 文 化 撞 击 中 的 接 受 和 融 合 格 外 复  他

中 , 际存 在 着 一 个 以 马克 思 主 义 为 主导 的 多 元 激 荡 的隐  实 结 构 。正 是 这 个 隐 结 构 , 全 面 的梳 理 更 加 逼 近 了 郭 沫 若  使


生 应对 中 西文 化 撞 击 的 历 史 真实 。而 从 开 放 的 多元 融 合 

杂 。 税 海模 教授 不惧 艰 难 , 闯 险 地 , 出新 著 《 沫 若 与  勇 推 郭
中 西 文 化 撞 击 》 以下 简 称 《 击 》 , 学 术 勇 气 和 文 化 责  ( 撞 )其 任 心令 人 感 佩 。在 这本 新 著 中 , 把 “ 他 超越 性 反 思 ” 入 “ 融 背  着 ‘ 字 架 ’ 思 考 ” , 这 个 文 化 个 案 进 行 了严 肃 而 深  十 的 中 对 入 的 探 寻 和追 溯 , 当 是 近 期 郭 沫 若 研 究 的 , 时 也 可 以  应 同 说是 2 0世 纪 中西 文 化 关 系 研 究 的一 个 重 要 成 果 ,值 得 予  以重 视 。这 里 , 从 两 个 方 面 谈谈 读后 的感 受 。 仅  

到封闭的定于一尊的基本走势 , 与 2 也 O世 纪前 7 0年 发 生  在 中 国 的 中西 文 化 撞 击 的 总体 态 势 对 应 合 拍 。   发 生 在 郭 沫 若 身上 的这 种 中 西 文 化 的 撞 击 , 达 大 半  长 个 世 纪 。主 要 由于 中国 社会 实践 的 急 剧 变 迁 , 些 撞 击 的  这
内容 和走 向必 然 处 在 迅 疾 而强 烈 的交 错 变 化 之 中。清 晰 地 
把 握 这 个 “ 大 而 复 杂 的存 在 ” 各 种 文 化 特 别 是 异 质 文  巨 在

化 的交 叉 互 动 中的 变 化 过 程 , 能真 实 揭 示 事 情 的真 相 和  才 底 蕴 。《 击 》 据 丰 富具 体 的资 料 , 实 际 出发 , 撞 依 从 用动 态 的 
眼光 尽 量 追 踪 其 间 交 错 变 化 的 足 迹 和 脉 络 , 复 杂 独 特 的  从 社 会 文 化 生 态 中揭 示 引 起 变 化 的 各 种 内外 原 因 , 阐释 变 化  中所 蕴 含 的深 刻 启 示 。 作 者 的 动 态 追 踪 , 合 实 际 地 把 重  符

在 全面 的和 动态 的梳 理 中 , 以具体 的分 析  表达 出深 刻的见 地 




作 者 为 自 己 的 研 究 课 题 提 出 了这 样 的 自我 要 求 : 具  “
体 地 梳 理 郭 沫 若 曾经 与 哪些 影 响 过 中 国 思 想 文 化 界 的 文 

化 思 潮 发 生 过 怎 样 的 一 些 关联 与 纠 葛 ” 即 “ 般 人 所 谓 的  , 一
对西方文化的挑战的 ‘ 回应 ’ ‘ 对 ’ 此外 , 应 该 回答  或 应 。 还 因 为 这 些 不 同 的 应 对 方 式 , 后 怎 样 地 影 响 、 变 了郭 沫  最 改

点放在其对马克思主义的接受这一主导线 索上 , 展示 出 既   郭沫若接受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的起伏进退 和摇摆变化 ,  
也 展 示 出 其 与 各 种 非 马 克 思 主 义 思 想 相 互 撞 击 所 造 成 的  后 果 。这种 动 态 的 扫 描 , 穿 在各 个 方 面 , 特 别 在 对 马克  贯 而 思 主 义 和 西 方 民主 观 念 、 民粹 主 义 和 文 学 观 念 等 方 面 的接  受 中 , 现得 最 为 突 出 。请 看 作 者 在 论 及 中 国传 统 文 化 的  表

若 的 人 生 。 然 后 , 思 考 其 中 留下 了哪 些 启 示 和借 鉴 可 以  再
帮 助 我们 更 好 地 走 向未 来 。” “ ( 自序 ” 3页 ) 该 说 , 者  第 应 作

较 为 圆满 地 实 现 了这 三个 层 次 的要 求 。  

收稿 日期 :0 9 0 — 3 20— 3 0 

作者简介 : 曾永成 , 成都大学中文 系教授。 男,  
6  8

极 大 包 容 、 化 能 力 造 成 中 国 人 学 习其 他 文 化 的 特 殊 困 难  同 时 的 描 述 : 不 幸 的是 , 种 记 性 不 佳 , 回 头 路 的 历 史 教  “ 这 走
训 , 发 生 在 郭 沫 若 身 上 。他 一 生 中越 到 后 来 , 是 气 喘 吁  也 越

应 关 系 而 发 生 强 烈 的 ‘ 鸣 “共 震 ’ 应 , 至 泛 滥成 灾 。” 共 效 乃  

( 11 ) 第 7 页 如此 等等 的深 刻见解 , 颇值 得深入 品味 ; 中  其
蕴 含 的深 层 次 问 题 , 值 得 进 一 步 索解 。这 些 , 是 作者 所   也 正 秉 持 的超 越 性 反 思 的成 果 。  

吁 地 ‘ 赶 ’ 代 , 表 面 上 看 仿 佛 是 在 ‘ 时 俱 进 ’然 而  追 时 从 与 ; 没想到 , 头来在 ‘ 跟 ’ 代潮流 , 到 紧 时 连续 ‘ 向左 转 ’ , 不  后 一
小 心 , 然 站 到 了 当初 立 场 的 对 立 面 。”第 25页 ) 样 的  竟 ( 6 这

二、 对于当前中国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中西文 
化撞 击 与 融合 的启 示 
《 击》一书对郭沫若这样 一个极 富典型性 的文化 融  撞
合 个 案 的 全 面 梳 理 和 深 入 解 析 , 中西 文 化 交 流 广 度 和深   在
度 都 空 前 扩 展 的 当下 , 于 积 极 应 对 中 西 文 化 撞 击 、 设  对 建

动 态 揭 示 无 疑 是 中肯 而 又 发 人 深 省 的。   对 于 郭 沫 若 身 上 发 生 的 中西 文 化撞 击 的 复 杂 现 象 。 作  者 坚 持 了实 事求 是 的 分 析 态 度 。这 种 分 析 , 者 结 合 中 国 或   革 命 和 建 设 实 践 的 客 观 情 境 来 进 行 , 者 在 与 同时 代 别 的  或 文 化 人 物 如 鲁 迅 、 独 秀 和 胡 适 等 以及 文 学 研 究 会 等 流 派  陈 的 比较 中来 进 行 , 时 也 在 作 者 自己 的思 想 和 社 会 关 系 的  有
现 实 处 境 中 加 以 探 寻 , 在 实 践 性 的人 格 追 求 及 其 中 现 实  还 与 理 想 、理 智 与 情 感 和 动 机 与 效 果 的 矛 盾 中 予 以 具 体 考  量 。正 是 这 样 的 分 析 , 免 了 学 界 喧 嚣一 时 仅 从 文 化 人 格  避 对 郭 沫 若 加 以 情 绪 化 否 定 的绝 对 化 思 维 偏 颇 , 同时 又 不 回   避 郭沫若人格 的弱点 及其根 深蒂 固的文化 传统所 产生 的  

中 国特 色 社 会 主 义 文 化 具 有 重 要 的 启 示 意 义 。这 里仅 就 其 
中最 重 要 的几 点 谈 谈 笔 者 的 看 法 。  

首 先 , 书 在 真 实 揭 示 历 史 事 实 和 正 确 总 结 历 史 经 验  该 的基 础 上 , 仅 客 观 公 正 地 评 价 郭 沫 若 这 样 存 在 着 尖 锐 争  不
议 的历 史 人 物 , 且 追求 超越 性 的 思维 提 升 。 而  

《 击 》 书 作 者 强 调 超 越 性 反 思 , 除 了 表 现 超 越 二  撞 一 这 元 对 立 , 多 元 多 维 关 系 的综 合 生 态 化 思 维 中 超 越 对 事 物  在
和 人 物 是 非对 错 的 非 此 即 彼 的 评 价 之 外 , 表 现 在 研 究 目 还  

负 面影 响 。通 过 这 些 分 析 , 我 们 真切 地看 到 2 让 O世 纪 中 国   人 面对 西方 文 化 的冲 击 , 力 吸 收 外 来 文 化 以 解 决 中 国 问  努
题 这 一 接 受 过 程 中常 常 令 人 扼 腕 的 曲 折 和 挫 跌 , 识 到 社  认

的上 的超 越— — 从对 具 体 人 物 的评 价 , 升 到 通 过 典 型 案  上

例, 深刻揭示对今天 和未 来可资启发 的经验 教训 。正如作 
者 所 说 , 沫 若 的 遗 憾 主 要 是 时 代 的 遗 憾 , 们 是 可 以透   郭 我 过 这 个 个 案 去 认 识 那 个 特 殊 时 代 所 留下 的 深 重 遗 憾 。 O世  2
纪 中 国思 想 文 化 领 域 中 的 外 来 影 响 和对 外 接 受 , 论 是 外  无

会 经 济 文 化 发 展 长 期 停 滞 而 又 受 到 传 统 文 化 教 化 濡 染 的 
中 国 人 , 理 解 和 吸 收 西 方 先 进 文 化 上 的 特 殊 困 难 , 括  在 包 在 知 识 和理 论 准 备 上 严 重 不 足 。  

部 还 是 内 部 的 话 语 情 境 都 十 分 复 杂 , 中有 些 复 杂 性 甚 至  其 过去根本不予理会 , 或者 当时 尚未 理 解 。随 着 社 会 的进 步 ,   遮 蔽 历史 真 相 的 这 样 那 样 的 雾 幛 会 逐 渐 消 散 , 代 已经 把  时

有 了 这 样 全 面 的 、 态 的深 入 梳 理 与 分 析 , 以对 中 动 加  
西 文 化 关 系 研 究 中的 众 多 新 近 成 果 的 积 极 吸 收 , 必 然 会  就

在 清 晰 的思 想 变 化 线 索 中 收 获 好 些 新 的 发 现 和 深 刻 的 见  解 。拿 文学 观 来 说 , 者 在 梳 理 了郭 沫若 一 生 中从 生命 本  作 位 的“ 自我 表 现 ” 到 “ 识 本 位 ” 到 “ 民 本 位 ” 样 一  论 意 再 人 这 个 基 本 线 索 后 指 出 , 沫 若 早 年 倡 导 “ 艺 术 而 艺 术 ” 倡  郭 为 ,
导 文 学 的 非 功 利 性 , 实 并 不 是 他 的所 谓 “ 限 性 ” 而 是  其 局 。 只 有 他 , 有 创 造 社 的 “ 而 美 ” 文 学 观 , 彻 底 地 挑 战  只 全 的 才 了中 国传统 文学 观念 中 的“ 以载道 ” , 真正 做到 了 文 论 才   “ 的 自觉 ” “ 的 自觉 ” 文 与 人 。作 者 还 就 此 发 挥 道 :从 文 学 内 “   部 规 律 而 言 , 可 能 在 ‘ 四 ’ 期 不 是 文 学 研 究 会 , 不  很 五 时 也

从容冷静 地面对和探究历史的条件 和任 务赋予我们 。< 撞 
击 》 作 者 在 题 为 “ 着 ‘ 字 架 ’ 思考 ” 自序 中 表 达 的  的 背 十 的 的 学 术 追 求 , 露 出其 历 史 责 任 感 之 严 肃 和沉 重 。毫 无 疑 义 , 流   这 种 既 重 知 识 , 重 思 想 和 现 实 关 怀 的 学 术 姿 态 , 现 了  又 表


种 在 今 天 十分 难 得 的学 术 情 怀 和 生命 精 神 。真 正 的学 术 

正 是 以这 样 的 精 神 一 步 一 个 脚 印 前 行 , 学 术 发 展 一 点 一  为 滴 地 积 累建 设 性 成 果 。   其 次 ,在 郭 沫 若 的个 案 研 究 中 ,折射 出 2 纪 前 8   O世 0 年 中 国 革 命 者 接 受 、 扬 、 用 马 克 思 主 义 过 程 中存 在 的  宣 运


是 鲁迅 的 ‘ 人生 ’ 为 的文 学 观 真 正 代 表 了 ‘ 四 ’ 时 代 精  五 的 神 ; 是 郭 沫若 和 创 造 社 的 ‘ 情 主 义 论 ’ ‘ 艺 术 ’ 自 而 主 的 为 的  
我 表 现 的 文 学 观 , 真 正 地 代 表 了一 个 时 代 的 ‘ 的 自觉 ’ 才 人   和 ‘ 的 自觉 ’ ”第 15页 ) 样 的见 解 也 许 不 会 得 到 普  文 。 ( 4 这

些 问题 , 对 于重 新认 识 马 克 思 主 义 的根 本 精 神 和 深 邃  这 尽 管 《 击 》 书 中 , 专 章 专 门论 述 郭 沫 若 对 社 会 主  撞 一 设

内涵 以及 重 新 阐释 马 克 思 主 义 理 论体 系 , 会 有 所 启 示 。 都   义 和 马克 思 主 义 的 接 受 , 是 这 个 问 题 实 际 上 几 乎 贯 穿 了  但

遍 认 可 , 至 还 可 能 遭 到 严 厉 的 质 疑 , 是 它 确 实 是 会 引  甚 但
起 人 们 深 思 的 。还 有 从 郭 沫 若 对 文 革 “ 民 主 ” 大 的歌 颂 引 发  的对 卢 梭 民 主 政 治 哲 学 的 反 思 ,郭 沫 若 与 陈 独 秀 对 3 0年 

全书论 及的各 个方面 。从 中可 以看到 , 同许 多同时代人一 
样 , 沫 若 是 从 多 种 西方 非 马 克 思 主 义 思 想 文 化 的影 响 中  郭 逐 渐 走 向对 马克 思 主义 的 自觉 接 受 的 。 当 然 说 明 了 马克  这 思 主 义 对 于 立 志 谋 求 国 家 独 立 和 人 民 解 放 的 中 国 革 命 者 
们 的 特 殊 吸 引 力 , 明 了 马克 思 主 义 最 终 得 以 在 中 国开 花  说

代 苏联 政治 的不 同反应 , 以及郭 沫若 对社会主 义的儒家化 
阐 释 , 民粹 主 义 与 儒 家 “ 把 民本 ” 想 相 融 合 , 科 学 共 产  思 把
主 义 与 中 国 古 代 “ 同 ” 想 相 混 同 等 等 , 可 以说 是 相 当  大 理 都

结 果的历史必然性 。但是 , 紧跟时代步 伐并与历史进程 十 
分 合 拍 的 郭 沫 若 , 对 马 克思 主 义 的接 受 过 程 中所 发 生 的  在
蹉 跎 乃 至 异 化 , 向我 们 展 示 了 两 个 突 出 问 题 : 是 由 于  也 一

精 辟 警 策 的 见 解 。像 基 督 教 文 化 精 神 对 郭 沫 若 的 影 响 , 作  者列举 了郭沫若在 “ 革” 文 中将 “ 革 ” 文 图腾 化 、 领 袖 神 圣  将
化 、 自我 虚 无 化 和 将 异 端 撒 旦 化 等 “ 宗 教 非 理 性 ” 将 准 的表  现 , 且 指 出 :由 于 中 国两 千 年 的封 建 专 制 主 义 和 源 远 流  并 “

阶 级 斗 争 观 念 绝 对 化 而 对 马克 思 主 义 的 一 些 根 本 观 点 从   逐 渐 淡 化 到最 后 背 离 。郭 沫 若 12 9 4年 翻译 河 上 肇 的《 会  社 组 织 和 社 会 革 命 》 发 生 人 生 根 本 转 向 时 , 特 别 表 达 了  而 他 对 马克思主义关于“ 个人 之 自由 发 展 为 万 人 自 由发 展 之 条 
6  9

长 的游 民文化 的存在 , 中世 纪 基 督 教 剿 灭 异 端 、 煞 人 欲  抹

的非理 性流毒 , 却很容易因为 中西文 化间 的局 部性 同构对 

件 的一 个 共 同体 ” 一 共 产 主 义 观 念 的信 仰 ; 是 , 一 观  这 但 这 念 很 快 就 被 大 革 命 轰 轰 烈 烈 的 阶 级 斗 争 冲 淡 以 至 永 久 地  忘 怀 了 。 于是 , 级 斗 争 作 为 实 现 这 种 社 会 理 想 的特 定 历  阶 史 手 段 就 惯 性 地 成 了革 命 的 目的 , 论 情 愿 不 情 愿 , 人  无 个
之 自由 发展 这 个 万 人 自 由发 展 的条 件 被 决 然 忘 怀 。淡 忘 这 


际 上 就 把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科 学 共 产 主 义 倒 退 到 一 种 粗 陋 的  平 均 主 义 水 平 。 而 这 正是 马 克 思 在 《 巴黎 手稿 》 , 早 阐  中 最 发 自己 的 共 产 主义 思 想 时 就 尖 锐 批 判 过 的 空 想 共 产 主 义  中最 落 后 的一 种 。马 克 思 指 出 , 种 所 谓 共 产 主义 观念 一  这 是 抹 杀 了私 有 制 的 积 极 成 果 , 是 认 识 不 到 “ 要 的人 的  二 需 本质” 。这 两 点 正 是 上 世 纪 中 国从 5 O年 代 中期 到 7 0年代 

根 本 观 念 , 中 国 的社 会 主 义实 践带 来严 重 的 悲 剧 性 后  给

果 。一 直 到 2 世 纪 初 ,这 个 马 克 思 主 义 的 观 念 才 重 放 光  1 辉 ,并 指 引 中 国特 色 社 会 主义 实 践 翻开 新 的历 史 篇 章 , 在  社 会 实 践 中 出显 示 出马 克 思 主 义 对 于 进 步 人 类 的 独 特 魅  力 。《 击 》 书 对 这 一 事 实 多 处 论 及 , 间蕴 含 的 教 训 发  撞 一 其 人 深 思 。二 是 如 何 坚 持 在 马 克思 主义 主 导 之下 开 放 地 对 待 
和 融 合 其他 非 马 克 思 主 义 西 方 思想 文 化 的问 题 。同那 个 时 

末 的 社 会 主义 实 践 的 死 穴所 在 。这 种 凭 借 专 政手 段 强 行 推 
行的“ 社会 主义 革 命 ”实 际 上 是 对 马 克 思 主 义 科 学 共 产 主  , 义 思 想 的一 种 歪 曲 。在 中 西 文 化撞 击 中 出现 这 种 现 象 , 说  明早 熟 的 中 国 文化 对 西 方 现 代 先 进 思 想 文 化 的强 大 的 解  构 、 蚀 与 同化 能 力 。 这也 是 我 们 对 包 括 马 克 思 主 义 在 内 销  
的西 方 先 进文 化 , 常 满 足 于 为 我 所 用 的一 知 半 解 的狭 隘  常

代 一 样 , 沫 若 一 经 认 同 马 克 思 主 义 以 后 , 对 其 他 非 马  郭 就 克 思 主 义 的思 想 文 化 采 取 一 概 排 斥 拒 绝 的态 度 , 把 马 克  而 思 主 义 和 毛 泽东 思 想 定 于 一尊 , 余 皆 为 邪 门歪 道 。 即 使  其
过 去 曾 经 接 受并 深深 受 惠 的一 些 观 念 , 都 一 概 抛 弃 以 求  也

主 体 性 的 一种 表现 。在 中 国古 代 文 化 传 统 中 , 然 有 丰 富  当
的 宝 贵遗 产 , 是古 人 并 没 有 、 不 可 能 为 今 天 的 中 国 准  但 也 备 下 所 需 要 的 一 切 思想 资 源 。 因 此 , 们 才 需 要 接 受 马 克  我 思 主义以及其他先进思 想和文化 。郭沫若 这样 “ 以儒 解 

革 命 意 识 的纯 洁 。 这 样 一 种 在 本 来 就 偏 狭 的理 解 中 的 封  闭 , 成 严 重 的偏 执 , 至 悲 剧 性 地 背 离 了 马 克 思 主义 的 造 甚  


马 ” 把 马 克 思 主义 渲染 、 , 改造 为 近 于 中 国 古 代 的 “ 王 之  先
道 ”也 许 是 出于 推 动 中 国人 接 受 马 克 思 主 义 的策 略考 虑 , ,   殊 不 知 却 在 根 本 上 违 背 了 马克 思 主 义 的 历 史 精 神 和 科 学  原则 。殷 鉴不 远 , 是 值 得 正 在 继 续 进 行 的 马 克 思 主 义 中 这  
国 化 工程 认 真 记 取 的 。  

些 基 本 原则 。同 时 , 种 偏 狭 态 度 , 阻 碍 了对 许 多 西 方  这 也 再 次 , 郭沫 若 接 受 马 克思 主 义 过 程 中 的 浓 重 的 中 国 对   儒 家 文 化 背 景 和 把 马 克 思 主 义 浅 薄 地 儒 学 化 的倾 向 的 揭 
示 , 助 于 在 当前 的“ 学热 ” 正 确 认 识 和 对 待 马 克 思 主  有 国 中

先 进 思 想 文 化 的全 面 深 入 的认 识 。  

对 郭 沫若 这 个 世 纪 性 的典 型 文 化 个 案 的 研 究 , 是 一  本

个 浩 大 的 工程 ,撞 击 》 《 只是 一 个 路碑 , 远 没有 终 结 。 若  远 倘 从 继 续 深 化 这 个 课 题 的 研究 来说 ,有 三 点 提 供 作 者 参 考 。  
其 一 , 已 经展 开 的 1 对 3个方 面 , 可 以依 据 各 方 面新 的研  还 究 成 果 进 一 步 更 加 系 统 深 入 地 加 以 梳 理 。 比如 进 化 论 , 现  在 就 有 了更 为 全 面 的认 识 , 敞亮 了达 尔 文 进 化 论 中 “ ” 爱 与  “ 美” 审 的另 一半 内涵 。由 此反 观包 括 郭 沫 若 在 内 的 中 国人 

义 中 国化 , 及正 确 开 放 地 吸 收 和融 合 西 方 先 进 文化 。 以   《 击 》 特 别 强 调 郭 沫 若 早 年 从 廖 平 今 文 经 学 接受 的  撞 儒 家 思 想 的 根 深 蒂 固 的 濡染 , 其 接 受 马 克 思 主义 以 及 其  对 他 思 想 文 化 的 深 刻 影 响 。 正 如作 者在 早 年 出 版 、 在 又 作  现 为 附 录 收 入 本 书 的 《 沫 若 与 中 国 传 统 文 化 》 曾经 指 出  郭 中 的 ,无 论 郭 沫 若 一 生 中接 受 了多 少 西 方 文 化 的 影 响 , 深  “ 其

对 进 化 论 的接 受 , 定 会看 到颇 不 一 般 的 景观 。同 时 , 许  肯 也
还有 书 中 1 个 方 面之 外 的另 一 些 文 化 思 潮 需 要 关 注 。其  3

层 文 化 心 理却 依 然 是 典 型 的 ‘ 国式 ’ 的。 ”第 2 2 23 中 ( 9 — 9 
页 ) 使 在 五 四时 期 “ 倒 孔 家 店 ” 热 潮 中 , 沫 若 也 坚  即 打 的 郭 定 地 对 孔 子 及 其 儒 家 学 说 倾 注 了 几 乎 全 部 的 热 情 , 力 为  极 孔 子 思想 辩 护 。如 此 浓 重 的儒 家文 化 底 色 和 对儒 家思 想 的  另 类 理 解 ,使 他 无 视 马 克 思 主 义 与 儒 家 思 想 的本 质 区 别 ,  

二 , 果 能 把 《 击 》 书 中存 在 的 以 马 克 思 主 义 接 受 为 主  如 撞 一
线 的 隐 结 构变 成 显 结 构 , 郭 沫若 对 西 方 文 化 的 应 对 立 体  把 化 , 许 能 够 更 鲜 明 地 显 实 出 这 一 个 案 的 整 体 结 构 和 历 史  也 特 色 。 其 三 , 生 在 郭 沫 若 身 上 的 中 西 文 化 撞 击 存 在 着 一  发 个 十 分重 要 的 中介 , 就 是 日本 文 化 。忽 视 了 这个 中介 , 那 许  多 重 要秘 密 就 得 不 到 彰显 。对 郭 沫若 与 日本 文 化 关 系 的研  究, 已经 有 了重 要 的成 果 。随着 这 方 面 研 究 的 深化 和扩 展 ,  


而硬 把 两 者 多方 面地 加 以 比附 甚 至 等 同 。《 击 》 书多 次  撞 一
援 引 郭 沫 若 写 于 12 9 5年 的 《 克 思 进 文 庙 》 其 中 硬 要 马  马 , 克思 把 孔 子 引 为 两千 多 年 前 在 东 方 的老 同志 。 种把 马克  这 思 主 义看 作 中 国古 已有 之 的观 念 , 仅 抹 杀 了 马 克 思 主义  不 的特 殊 历 史 内涵 和现 代 性 特 质 , 且 为 儒 家 思 想 中 的一 些  而
封建 观 念 的 马克 思 主义 化打 开 了大 门 , 而 造 成 对 某 些 马  从

定 会 为本 书 涉 及 的课 题 提 供 一 些 宝 贵 的 资料 和启 示 。   正如《 击》 书作者在 《 沫若 与 中国传统文 化》 撞 一 郭 中 

所 说 的 ,郭 沫 若 无 疑 是 我 们 民族 得 天 独 厚 的佼 佼 者 。但  “ 是 , 文 化 心理 结 构 看 , 初 成 就 他 的 传 统 文 化 恰 好 最 终  从 最 限 制 了他 , 之 ‘ 古 文 章 未 尽 才 ’ 留 下 种 种 惋 惜 和 遗 憾  使 千 ,
… …

克思 主义 重 要 原 理 的 曲解 。 比如 , 沫 若 一 再 标 榜 和宣 扬  郭 的“ 民本 ” “ 民 本 位 ” 思 想 , 儒 家那 里 无 非 是 “ 可  即 人 的 在 水 载 舟 , 可 覆 舟 ”治 民者 为 民作 主 的 意 思 , 同 马 克 思 主  亦 、 这
义 “ 过 人 ” “ 了 人 ” 统 一 、 民群 众 当 家 作 主 、 通 与 为 相 人 自己 



但 是 , 果 把 郭 沫 若 作 为 当 代 ‘ 国 人 ’ 一个 代 表  如 中 的

来 看 , 所 留 下 的 任 何 惋 惜 与遗 憾 , 都 是 一 种 深 情 的 呼  他 又 唤 — — 呼 唤 一 种 有 中 国特 色 的 社 会 主 义 新 文 化 和 由这 种  新 文 化 所 塑 造 的 新 ‘ 国人 ’ 出于 这 样 热 烈 深 切 的 社 会  中 !”

管 理 自己 的 主 张是 根本 不 同 的 。这 种 “ 民本 ” 念 , 中 国  观 在
正是 滋生 “ 星 ” 结 的 深厚 土壤 , 是 现 代 民主 意 识 难 于  救 情 也

生成 的 主要 障 碍 。从 这 种 观念 出发 , 论 是 对 人 民苦 难 的  无

责 任 感 , 者 写 作 了 《 沫若 与 中 国传 统 文 化 》 作 郭 。现 在 的《 撞 

同 情 还 是 对 人 民 大 众 的工 具 性 的重 视 ,都 与 现 代 民 主 观 
念 , 括 社 会 主 义 民 主 的观 念 风 马 牛 不 相 及 。又 如 郭 沫 若  包

击》 一书, 无非是前者的 自然延伸和深化 。真切感受作者的 
热 忱 , 们 就 会 更加 深 刻 地 理 解 这 本 著作 在 当下 的 意 义 。 我   ( 任 编辑 : 俐 ) 责 陈  

将 儒 家 的 “ 同 ” 想 与 马 克思 主义 的共 产 主义 相 比附 , 大 理 实 
7   0


相关文档

“卓越计划”实施中反思性课堂文化的建构
现代人焦虑、现代性反思、现代文化建构——西方马克思主义对现代性文化危机的探索及其当代启示
西西弗及其他——对于“超越性”的一种文化反思
“现代性”、“后现代性”的反思与超越——对中国构建和谐社会的一种解读
反思·扬弃·超越·发展——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评估及实效性体系的构建
从政治讽喻到文化反思——析电影《让子弹飞》对小说《盗官记》的美学超越
马克思理论的逻辑延续性及其方法论启示——超越异化史观,创立唯物史观
质疑、探究、反思、感悟——新理念下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的探索与研究
如何提高生物教学的实效性——学习美国生物学教育项目评价的启示和反思
人类对资本主义文明超越性选择的首次破题——重论巴黎公社的文明史观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