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不涉及终极关怀--《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科学不涉及终极关怀
韦 伯

(1864—1920),德国社会学家.本文选自韦伯 《学术与政治》 ,冯克利译,北京,生活读 书新知三联书店,1998. 让我们回到正题上来吧.在这些内在的前提条件下,既然过去的所有幻觉——"通向真 实存在之路""通向艺术的真实道路""通向真正的自然之路""通向真正的上帝之路" , , , , "通向真正的幸福之路" 如今已被驱逐一空,以科学为业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对于这个惟一 , 重要的问题: "我们应当作什么?我们应当如何生活?"托尔斯泰提供了最简洁的回答.科学 没有给我们答案,这是一个根本无法否认的事实.唯一的问题是,科学"没有"给我们提供 答案的是,就什么意义而言,或对于以正确方式提出问题的人,科学是否有些用处?现在人 们往往倾向于说科学"没有预设的前提" .果然如此吗?这要取决于此话是什么意思.在任何 科学研究中,逻辑法则和方法的有效性,即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确定方向的一般基础,都是有 前提的.这些前提,至少对于我们的具体问题来说,是科学中最不成问题的方面.不过科学 又进一步假设,科学研究所产生的成果,从"值得知道"这个角度说,应当是重要 重要的.显然 重要 我们所有的问题都由此而生, 因为这样的假设不能用科学方法来证实. 它只能诉诸终极意义 进行解释 解释,而对于终极意义,每个人必须根据自己对生命所持的终极态度,或是接受,或是 解释 拒绝. 进一步说,学术工作同这些预设性前提的关系,因其结构而有很大差别.自然科学,例 如物理学,化学和天文学,有一个不证自明的预设;在科学所能建构的范围内,掌握宇宙终 极规律的知识是有价值的.所以如此,不但是因为这样的知识可以促进技术的进步,而且当 获取这样的知识被视为一种"天职"时,它也是"为了自身的目的" .但是,即使这样的预 设, 也无法得到绝对的证明. 至于科学所描述的这个世界是否值得存在——它有某种 "意义" , 或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有意义的—一就更难以证明了. 科学从来不提出这样的问题. 我们可 以考虑一下现代医学这门在科学上已十分发达的实用技艺. 用老生常谈的话说, 医学事业的 一般预设是这样一个声明:医学科学有责任维持生命本身,有责任尽可能减少痛苦.这种说 法是很成问题的.医生利用他所能得到的一切手段.让垂死的病人活着,即使病人恳求医生 让自己解脱,即使他的亲人以为他的生命已失去意义,他们同意让他解脱痛苦,并且他们难 以承受维持这种无价值的生命造成的费用——或许病人是个不幸的精神病患者一—因此希 望他死去,也只能希望他死去,无论他们是否赞同这样做.医学的预设前提和刑法,阻止着 医生中止自己的努力.这条生命是否还有价值,什么时候便失去价值,这不是医生所要问的 问题.所有的自然科学给我们提供的回答,只针对这样的问题:假定 假定我们希望从技术上控制 假定 生命,我们该如何做?至于我们是否应当从技术 技术上控制生活,或是否 是否应当有这样的愿望,这 技术 是否 样做是否有终极意义,都不是科学所要涉足的问题,或它只有些出于自身目的的偏见.我们 也可拿艺术科学(Kunstwissenchafte)这门学问为例.存在着艺术品,对于艺术科学是一个既 定事实.这门学科试图搞清楚,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会有这样的事物存在.但它并不提出这

样的问题:艺术领域是否有可能是个魔鬼眩技的世界,是个只属于俗世,从骨子里敌视上帝 的领域,因为它有着根深蒂固的贵族气质,同人类的博爱精神相对立.艺术科学不追问是否 应当有艺术品.或者再考虑一下法理学.法律思想的构成部分来自逻辑,部分来自习俗所建 立的制度,法理学所要确定的是,根据这种法律思想的原理,什么是有法律效力的.因此它 只对具体的法规或具体的解释方式是否 是否可被视为有约束力做出判定. 它并不回答这些法规是 是否 否一定应当创制的问题.法理学只能这样宣布:如果有人希望成功.那么根据我们的法律体 系的规范,这一法规便是取得成功的适当方式,或我们再想想历史和文化科学.这些学科教 给我们如何从其源头上理解政治,艺术,文学和社会现象.它们既不告诉我们,这些文化现 象过去和现在有无存在的价值, 更不会回答一个更深入的问题: 是否值得花费功夫去了解这 些现象.它们所预设的前提是,存在着这样的关切,希望透过这些过程,参与文明人的共同 体.但是它们不能向任何人"科学地"证明,事情就是如此,并且它们预设这一关切,也绝 不能证明此关切是不证自明的. 马克斯韦伯,《学术前沿学术与政治韦伯的两篇演说》,1998 年 11 月北京第 1 版,第 34 页 4.


相关文档

科学的责任--《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科学主义与科学精神--《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暴力与技术--《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我们的忧虑--《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拒绝恐怖--《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血与火铸成的不公正--《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三大矛盾与五个一般--《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两种主权观--《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地方国家消亡论--《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世界秩序的三种结构--《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