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远去的家园--《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找寻远去的家园 ——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畅谈传统文明的保护和发展

背景 2001 年夏初,出于对古老,传统,地域化的传统文明和乡土建筑在中国飞速前进的现 代化进程中濒临灭绝景况的忧虑,香港凤凰卫视,天津电视台等共同组成"远去的家园"摄 制组,联合《乡土中国》的作者李玉祥,聘请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葛剑雄教授 等为顾问,在湘西土家人聚居文化区,闽西客家文化区域,徽州文化区域等地进行了时间长 达四个月抢救式的古文明遗存拍摄.期间克服了无数难以想象的困难,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甚至是血的代价(凤凰卫视副台长,优秀航空摄影家赵群力先生为拍摄一个村落,不幸坠机, 以身殉职),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努力去"找寻远去的家园" . 日前, "远去的家园"摄制组在复旦大学举行了拍摄成果介绍及学术研讨会.会后,本 报实习记者梁清富就此对葛剑雄教授进行了采访. 乡土社会与传统文明 ●记者:葛教授,你们这次选择古文明遗存作为拍摄主题主要是基于什么考虑? 葛剑雄:每个人都珍惜自己的童年.我们去寻找远去的家园,首先是精神上的一种基本 需要.不仅是我们个人的需要,也是我们民族,国家,甚至人类的一种基本需要.但是历史 是不能选择的,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会再回来.正因为这样,历史就更加珍贵.而中国的 历史,人类的历史,不仅仅是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和无数英雄的历史,更应该是老百姓, 是那些生我们, 养我们的父老兄弟等普通人的历史. 而这个历史, 在很大程度上, 记录在 "远 去的家园"中,记录在乡土中国上.尽管这些生产,生活的方式绝大多数已经不适应我们今 天和未来的需要了,但是它包含着我们祖先的文明,并会给我们很多有益的启示.比如说, 我们看到的那些生活方式,难道我们就不能借鉴历史的智慧来建设我们未来的文明吗?所以 我想,这也应该是凤凰台和天津台联合摄制"远去的家园"的一点考虑吧. ●记者:古代文明遗存有多种传承载体,就建筑领域而言,古代的皇家建筑或公共建筑 是不是更能体现传统文化的特色?为什么这次活动主要集中在农村呢? 葛剑雄:大家知道,这次的旅程主要在农村,也就是我们一直说的所谓"乡土中国" . 既然有"乡土中国" ,那么就必然有"庙堂中国" .我想"乡土中国"的含义就是过去中国社 会的农村及农村的日常生活,而不是过去的官府,朝廷.过去的朝廷,官府,以及那些大型 的建筑, 例如紫禁城, 十三陵, 很多大的庙堂, 辉煌的长城等等当然是我们历史的组成部分, 但是,历史还有另一方面,那就是民间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大家也知道中国幅员辽阔,有各 种各样的地理环境,内部差异非常大.这些差异会反映在公共的,官方的大型建筑上面,也 会反映在政治生活中间.但是我们知道这些建筑和生活方式,可以不考虑地理环境的影响. 例如,在北京有太和殿这样宏伟的皇家宫殿,而北京当地并不出产这样大的木材,这些木材 是从什么地方运来的呢?原来,这些大的木材是从千里之外的云,贵,川等地运来的.我们 可以想象,如果当时北京的一个普通老百姓想建房子,他能这样吗?所以,最能够反映历史 文明的,还是民间建筑,还是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而这样的文化和生活也会反映传统中国的

主流思想. ●记者:这方面有比较典型或者有说服力的例子吗? 葛剑雄:有的.在农村,我们可以看到农民都接受"耕读传家"这一思想,当然了,并 不一定都能读,即便它想读也读不了,但这却是他们的一种信仰,一种追求.反映了儒家的 伦理思想的确在中国有很大的影响;但是另一方面呢,它的生产也好,生活也好,都必须适 应当地的地质地理条件.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中国在一个大的中华文化圈里面, 还有许多非 常富有自己特点的文化区或者文化亚区. 这一次拍摄的地方(湘西土家人文化区域,闽西客家文化区域,徽州文化区域等),尽管 都是属于中华文明范畴,但是各自具有非常明显的特点.为什么呢?因为老百姓要过日子! 他们要生活,要生产,就必须适应当地的环境,用最小的代价,最大限度地利用地理环境的 优势.所以我们看到这样的多元乡土文化现象,多元的乡土建筑,无论是湘西的吊角楼,还 是福建客家人的永定土楼,江南的水乡,还有徽州这样的徽派建筑,它们都是和当地的地理 历史条件相结合的.那么,这种方式能够保持这样长的时间,也就说明他们有着顽强的生命 力,他们是充分地利用或者适应了当地的历史环境条件,满足了当地老百姓最基本的生产, 生活需要,所以这些历史(地方)文化具有巨大的生命力. 传统文明的保护与发展 ●记者: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的现代化进程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传统意义上的乡 从 土社会. 中国的一个实际情况是, 具有典型古代文明特色的建筑大多留存在经济不发达或欠 发达地区.在这样的地方,发展经济与保护传统之间存在某种必然的张力.您如何评价这种 现实情况? 葛剑雄:传统文化是最能够体现中国地方特色的!但是,历史毕竟在前进!今天我们能够 看到的古代文明的遗存,很大程度上都在一些交通闭塞,经济落后的地方,或者很少引起人 们注意的地方.例如上海附近的周庄, 为什么现在能够保存得那么好呢?其实一直到 80 年代 初,周庄是不通公路的.很多保留传统文明与乡土特色的地方,都是最不会引起人们注意的 地方.例如婺源是最具有传统文化和地方特色的,而到婺源的交通也是最差的.比如这一次 我们到黄山,本来以为从黄山到婺源的交通应该是比较好的,而实际上这段路非常难走,超 乎了人的想象.还有些地方,象楠溪江,我们最近去看到了宋代的建筑:水庄周围是房屋, 中间是活水,建筑非常传神,但是很遗憾,走进去几乎没有办法下脚,环境是非常的脏乱差, 也不知道是猪粪,鸡粪还是人粪,水池中间也放着许多废弃物.所以说,这些文明之所以保 持到今天,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了贫穷,落后,交通不便.相反的,在经济发达和交通便捷的 地方,在人去楼空,当地人已经去了大城市谋生的地方,这些古代文明的遗存基本上不存在 了!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对古文明遗存主要还是依靠被动的保护,而不是主动的保护: 往往在引起人们注意了以后,就是蜂拥而至的游客;然后就是拯救,复兴这些建筑,同时也 造就了一大批假古董.难道这就是唯一的出路吗?我想不是! ●记者: 现在我们看到很多地方都把发展经济与保护古文明遗存结合起来, 其中有成功 的例子也有比较多的败笔,那么在现代如何保护古文明遗存以及如何有效保护传统文明? 葛剑雄:今天经济发展了,我们才有了一些钱.我们的文化程度提高了,也才有更多的 人意识到保存古代文明的价值.交通发达了,古文明遗存可以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我们也就

可以同时通过多种方法对它们进行开发利用式的保护. 为什么中华民族就不能自觉地保存我 们应该保存的历史文明呢?这个问题是我始终在考虑的!对未来,我本人一直是非常乐观的. 现在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探索积极保护的措施,例如安徽某地有条措施:凡是到您家里(民居) 的游客人数都有登记,到年底分红的时候,到您家来的游客人数越多,您拿的钱也越多.因 此这里的老百姓也对保护古文明遗存持积极的态度, 外商来买还不同意, 他们自己就把保护 和开发结合起来了.相反,有的地方呢,因为政策不落实,老百姓就只想着把老房子拆掉, 为什么呢?因为旧房子不拆掉就没办法造新房子.还有些地方因为缺乏规划,老百姓盖的新 房和古建筑混建在一起,现在为了申请世界文明遗产,又得拆新建旧,乱来一气. 作为一种文化现象,一个特定行业或者一种建筑方式,它们的消失几乎是历史的必然. 比如历史上有一种手工做碗的,现在就不现实了,除非是作为手工艺品来收藏.因为现代社 会的家庭,一般是什么碗便宜买什么碗,手工做碗也就退出了历史舞台.比如还有很多表演 的形式,如锣,现在就只能作为一种民间习俗来看待了,不可能与现代城市里的卡拉 OK, 电影,电视片竞争.所以我们只能把它作为一种艺术品来珍惜,来对待.我们决不能因为人 类怀念历史,就让我们今天的生活停留在过去,而应该希望我们的社会进一步发展.而且, 也只有通过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我们也才能自觉地留住我们即将消逝的远去的家园. ●记者: 不同的人对古文明遗存保护的态度与方法是不一样的, 特别是发达地区与欠发 达地区.作为对历史地理学术有专攻的学者,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葛剑雄: 我想是能够找到一个恰当的保护方法, 关键的问题是当地老百姓和政府官员的 自觉意识.对于学者而言,我们应该深刻地反省——我们是不是真正有了一种人文的关怀? 一些学者经常指责当地的老百姓不懂得爱惜祖先留下的古文明遗存; 经常也有人住在城市的 高楼里面却又向往农村的田园风光.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我就经常对他们说,真要让您到这 样的农村住上一年半载,愿意吗?我想没人愿意.这些建筑都是只能看不能住的,难道这里 的主人就没有权利改善他们的生活吗?为什么要让他们住在这样风吹雨打,朝不保夕的房子 里面,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像我们一样,用上自来水,抽水马桶,用热水洗澡,甚至用上空调? 他们也要生存,生活,也有追求,改善自己处境的权利.同时我们也看到,历史不可能将什 么东西都留下,都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价值.假如现在北京的房子都是四合院,福建,湖南的 建筑还都是明清时代的建筑,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我们现在珍惜这些古建筑,因为它们越 来越少!不是什么样的古建筑都应该保护,我们应该保护古建筑中最有价值的部分.保存的 方法也不是一味地要求当地人怎么怎么做, 我们都是这些历史文明的传承者, 都负有保存文 化传统的历史责任. 我们对待古文明遗存,既不能做伪君子,也不能做书呆子.做书呆子就是只知道一味地 消极保护而不开发利用, 不考虑当地的生活实际需要; 做伪君子就是自己可以享受城市的现 代文明,你们却只能住在这样的老房子里.这都是不应该的.通过这次活动,我们可以明白 保护和利用古文明传统同样的重要. (实习记者梁清富)


相关文档

我们的忧虑--《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寂静的春天--《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消费者并不是无辜的--《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科学的责任--《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世界秩序的三种结构--《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暴力与技术--《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民族主义的基本特征--《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人类社会的内生危机--《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血与火铸成的不公正--《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拒绝恐怖--《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