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欧洲的名义阻止纳粹悲剧重演--《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以欧洲的名义阻止纳粹悲剧重演
格鲁克斯曼 法国当代学者. 本文原载 《二十一世纪》 (香港) 1999(10)陈彦译

格鲁克斯曼是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70 年代法国「新哲学」潮流的代表人物,也是法国 典型「干预型」知识分子.从 70 年代开始,他就活跃于反极权,反越战,甚至反对启蒙传统 中将理想强加于社会的政治偏见等活动中.他的学术建树表现在其将战争,极权,激情,爱 滋病等现象纳入哲学思考,拓新了哲学范畴. 1999 年 7 月,本刊委托陈彦先生就科索沃问题访问了格鲁克斯曼.下面▲代表本刊的提 问,■代表格鲁克斯曼的回答. ▲科索沃战争无疑是冷战结束以来最重要的国际事件之一.战争提出了一系列有争议的 问题,如主权与人权,强权与公理等.您是一位十分关注这一战争的有影响的哲学家,我们 很想听听您的分析. ■这一战争引起了很多争论.这些争论不仅遍及整个西方国家,而且遍及各政治派别. 传统的意识形态派别发生分裂甚至重组,比如说,传统上反对越南战争的知识界甚至政界人 士,此次就支持北约对前南斯拉夫的干预.而更多的是右翼人士,在法国是比戴高乐更偏右 的人士,则反对这一干预.实际上在东西冷战时表现十分强硬的人,反共产主义的,持民族 主义立场的人,此次似乎成为切.格瓦拉的狂热崇拜者.在美国,共和党领导人甚至引用贝 兹的反越战歌词来反对干预科索沃,而在当时,共和党人主张将反战的贝兹送入监狱. 我本人对南斯拉夫的立场一直没有变. 自我于 1991 年在前南斯拉夫看到了塞尔维亚军队 炮击平民区,看到军队杀害无辜百姓,我就明白到这不是一场内战,而是一场军队攻击平民 的战争.在波斯尼亚,塞族军队炮击墓地,枪击医院,以达到改变边界,改变权力布局,驱 逐异族的目的.科索沃所发生的事,正是我们所见的十年来在前南斯拉夫发生的事.这是一 场没有两军对峙的战争,这是一场回荡着被困,被围,被残杀的城市和村庄的名字的战争, 而围困这些城市和村庄的,正是南联盟的正规军.从这一天起,我就主张利用各种手段制止 这种事情发生:外交压力,舆论抗议,经济制裁,甚至不惜动用军事手段,为的是保护平民 的生命财产安全.对我来说,北约的干预有两个弱点:一是干预太晚,一是干预力度过弱. 如果北约在一开始就强烈干预,这一行动持续的时间就会更短,就会较为有力地避免塞族军 队与警察进行种族清洗,将一半以上的阿尔巴尼亚族人赶出科索沃. 1991 年 12 月,我同十几位欧洲知识分子,其中包括今天已故世的戏剧家尤内斯库,在 法国《世界报》上发表公开信,要求当时正在马斯特里赫开会的欧洲各国领导人,就波黑的 斯雷布雷尼察暴行发表一个共同声明:在欧洲领土上禁止炮击平民.假如当时欧洲领导人通 过了这样一个声明,其后的波黑和科索沃的暴行很可能就不会发生. ▲您既然主张对南斯拉夫进行武力干预,那么您的依据是甚么?以甚么名义对科索沃进 行干预?以人权的名义?以欧洲的名义?

■我们可以说是以人权的名义,但首先是以欧洲的名义.1945 年后诞生的新欧洲,是奠 基于对希特勒与斯大林暴政的拒斥之上的.欧洲最后一次强迫平民迁徙的暴行是二战末期斯 大林强行迁徙一千万德国人,他们显然并非都是纳粹份子.在此前,希特勒犯下了更为残忍 的罪行.欧洲共同体正是要确立这样一个原则:人民有权在其出生之地生活.法国,波兰, 捷克斯洛伐克是三个在二战中受纳粹蹂躏的国家,波,捷两国尤为惨烈.这三国同德国的和 解正是在这样一个原则之上达成的.任何人不得强迫民众迁居,当然更不得屠杀平民.德国 在战后请求了宽恕,这同日本人不一样.一直到现在,日本对南京大屠杀的态度仍然暧昧. 德国深深地承认其所犯的罪行,儿童在学校接受这一观点的教育.同时,波兰人也向德国人 请求饶恕,这一点也许中国人不太了解,因为波兰在 1945-46 年间也强迫流放德国平民.波 兰请求饶恕是波兰天主教主教在 70 年代作出的, 而当时波兰的共产主义政权是不同意的. 同 样地,捷克在 1989 年「天鹅绒」革命之后,被选为总统的哈维尔到德国向德国人请求宽恕, 因为 1945 年捷克将苏台德地区的德裔农民驱赶出境. 所以, 禁止向平民发动战争是欧洲和解 的原则,是民主欧洲的基本原则之一.这是欧洲民主,欧洲联合的先决条件. 当米洛舍维奇于 1991 年发动这样一场战争的时候, 欧洲政界手足无措, 但公众则极其厌 恶.一部分知识界人士则到实地考察,渐渐影响大众舆论.人们很快就意识到,前南斯拉夫 发生的事实际上危及整个欧洲战后的秩序,动摇欧洲联合的原则.所以,我们可以说,对科 索沃的干预,正是基于欧洲的合法性,为了防止欧洲再度坠入 1910-45 年这种自杀的战争, 尽管这一干预有些过晚. ▲如果说对科索沃的干预是以欧洲的名义进行的话,那么怎样解释美国的参与? ■美国同欧洲各国政府一样,开始是根本不愿意干预的.捷克总统哈维尔最先意识到南 斯拉夫问题并非一个局部的问题, 他认为这是一个威胁到整个欧洲的问题, 事关欧洲的命运. 渐渐地,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之下,欧洲政府开始感到羞耻,因为有人在欧洲的中心任意杀戮 平民,也为一个如萨拉热窝这样的城市被包围五年而羞耻.在萨拉热窝,军队不仅在周围的 山上向市内炮击,而且一些职业射手更以枪击出门打水,买面包的孩子为乐.这种局面实在 是欧洲的羞耻.传媒长期报导波黑事件,公众压力日益扩大,逼迫欧洲政府不得不采取行动. 欧洲政府的态度使得美国政府面临选择,要么参加,要么反对.美国也有少数知识界人士, 记者指出,欧洲一旦发生战争,回到本世纪上半叶那种状态,美国也不可能独善其身.但是 美国离科索沃很远,有大西洋相隔,美国此次决定干预,简直近乎奇迹.美国政府如果决定 不干预,美国舆论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对之声. 伊拉克战争有石油资源,伊拉克的飞弹也可以打到以色列去,有一个关系到全球战略的 问题,科索沃既无资源,也没有可以影响世界的其它因素.欧洲的和平,平民的生命是欧洲 政府干预的原由,也是美国干预的原由. ▲有人认为,美国干预的实际目的是要抑制欧洲,阻止欧洲联合的进展. ■抑制或阻止欧洲的最好办法莫过于让这个癌症长期留在欧洲的心脏.南斯拉夫危机自 然会牵动整个巴尔干地区,塞尔维亚的周边国家如阿尔巴尼亚等是不能长期容忍本族同胞被 屠杀的.这即是说,如果没有北约干预,欧洲中部就将会有一个类似于塞浦路斯,巴勒斯坦 或者克什米尔的局势,欧洲的心脏地区就会长期留存一个恐怖主义,游击战争的冲突之源. 对于美国来说,再也没有比这更为理想的削弱欧洲的途径了.美国此次出兵干预,是帮助了

欧洲,而不是削弱了欧洲. ▲怎样理解俄国甚至中国在这一行动中的角色和反应? ■对于俄国与中国来说,此次战争确实提出了一个重大的问题.米洛舍维奇的用意十分 清楚,他希望将俄国与中国拉入一场新的冷战中去.对于俄国,他以泛斯拉夫主义相引诱; 对于中国,他以反美帝国主义,反霸权主义为号召.俄国人曾经犹豫,但终于没有选择米洛 舍维奇的方向.俄国人和中国人都意识到其本国的国际战略并不是由米洛舍维奇来决定的. 中国人其实可以向南斯拉夫提供导弹,但却没有这样做. 在当今世界中,发动战争要比缔造和平容易得多,任何一个小独裁者都可以发动战争, 但要加强和平则非易事.难道任何一个小独裁者都可以以反美国霸权的名义将俄国,中国这 些大国引入一个新冷战之中吗?幸运的是,米洛舍维奇这次没有成功,但我们并不能保证这 类尝试永远不会成功.我想中国是知道目前世界局势平衡的脆弱性的.在二十一世纪,发动 战争,打破地区稳定的能量日益普及,小国家越来越容易掌握先进的武器.这些国家可以发 动战争,却不可以维护和平.北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北韩一面面临着空前未有的大饥荒, 一面却有雄心勃勃的核武计划.朝鲜的局势,印巴克什米尔冲突同中国都有关系.一股狂热 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对印度,对中国新疆都是重大威胁.我希望作为一个大国的中国,应该将 尽量避免卷入地区冲突作为自己的一项基本国策.但我对此并没有十足的信心. ▲即使米洛舍维奇在科索沃犯下了种族清洗罪行,但北约的行动则是在未经联合国安理 会批准的情况下进行的,这是一种破坏国际现行秩序的行为,同时,对南斯拉夫的干预是对 南斯拉夫主权的侵犯也是不争的事实. ■是的,南斯拉夫的主权确实被打破了.国际社会也确实有一个尊重各国主权完整的传 统,但是并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现存秩序,国际法规也常常是互相矛盾的.尊重主权是国际 法理规则,但也有其它国际法规,国际公约,如关于反人类罪,反战争罪,反宗教迫害,反 酷刑等等的规定.要使这些规则都获得遵守,显然是互有冲突的.在世界范围内,是不存在 类似于在一个国家内部那样清晰的一套制度秩序的,国际上并没有一套清楚的制度规定,如 法庭,军队,警察,宪法等.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们注意到有一些犯罪行为超出了民族国家主权合 法性的范围.比如说,纳粹德国在其国内所犯下的屠杀犹太人的罪行是在纽伦堡国际法庭上 审理的.这一审判向世人宣布,主权合法性既不能成为反人类罪的辩辞,也不能洗清这类罪 行,更不能为反人类罪提供合法依据.这就是纽伦堡国际法庭将一些纳粹战犯判以绞刑的原 因.日本其实也应该接受国际审判,但遗憾的是,国际社会并没有对日本采取同样的作法. 经过二战的教训,人们本以为此类问题会得到避免,但事实告诉我们,反人类罪仍在继 续.冷战期间,柬埔寨发生了灭族大屠杀,联合国完全无力制止.这一屠杀为越南的军事入 侵柬埔寨所制止,当然,越南并非出于人权的目的.后来,联合国在谴责越南入侵的前提下, 决定对柬埔寨进行干预,以制止屠杀,保获平民.这一行动也是一种打破国家主权的行动, 虽然国际舆论对此没有明言.实际上,现在国际上形成这样一种局面:面对一个极为严重的 屠杀民众的罪行,谁来首先制止这一罪行,谁就有理.这并非一个国际警察的规则,因为根 本没有一个国际警察.美国并没有制止柬埔寨的屠杀,中国也没有制止柬埔寨的大屠杀.美 国或者中国其实是有能力制止的.这不是警察制度,而是一种消防队救火的办法.火灾发生

了,消防队员来救火,是合法的. 另外一个例子是卢旺达.卢旺达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的种族屠杀.在十个星期内,上百万 的平民被杀,他们之所以被杀,仅仅是因为他们生下来就属于图西族人.这场屠杀其实只需 五千士兵就可以制止,但联合国没有行动.这场屠杀是由加加梅将军所制止的,加加梅本人 或许也是一个战争罪犯,但其制止屠杀的行动则被国际社会在事后承认.美国总统克林顿曾 向卢旺达人民请求原谅,因为美国没有干预制止屠杀. 科索沃问题也属于这一类.由于联合国对此不干预,北约出来制止了这一反人类罪,种 族清洗罪.科索沃阿族人被驱逐,被屠杀仅仅是由于他们生而为非塞尔维亚人.联合国如能 出面固然好,如果不出面,一个地区军事集团出面制止这一罪行也是正常的,合法的.使这 种干预行动合法化的, 正是这种惨绝人寰的反人类暴行. 这种行动并非是以某种理想的名义, 以世界权威的名义来进行的, 而仅仅是一件扑灭危及人类, 或一部分人类生存的火灾的行动. 这就是消防队的救火功能.此次北约干预制止了科索沃的种族清洗,其行动是合法的.但这 既不等于说消防队在其本国或在其它情况下没有问题,也不等于说北约今后的行动就一定正 义.消防队并非道德天使. ▲在这种背景下,怎样理解人权?北约乃至美国是否代表着人权?您曾经提出「恶的力 量」的概念,能否用来解释此次科索沃战争? ■北约此次的行动是符合人权的,但不等于北约代表着人权.美国也不代表人权.美国 支持阿富汗的达里班学生军就是一个错误,甚至是一种罪行.代表人权的是一次制止种族屠 杀的行动,而不是某一政府,国家.我以为,人权是反对非人类,非人道的行动,而不是将 人提升为理想的人.今天科索沃人将能够有权像其它人一样生活,但并不因此就提升了他们 的道德水准.他们中间会有罪犯,会有腐败份子.他们的人权就是他们能够同其它人一样生 活,而任何人均无权取消他们的这种生活权利. 我不是道德主义者,我并不关注人是否能够进入天堂的问题.这是宗教或意识形态关注 的问题.人要进天堂,就要求合乎天堂的标准,由于天堂的标准不一样,就可能发生冲突. 天堂标准无法统一,但我们却可以较容易就地狱的概念获得共识.在二十世纪,地狱的概念 是甚么?是集中营,是种族灭绝,是强迫儿童工作,是杀人的地雷等等.这种以多种形式存 在的地狱,是一个较容易沟通的概念.中国人也许认为美国就是这种地狱,而美国也许认为 共产主义是地狱.但对于一个被关押在集中营的人来说,不管这一集中营是希特勒的,是斯 大林的,是狂热伊斯兰的,还是其它极端民族主义的,集中营中这一囚犯的境况并没有甚么 不同.集中营囚犯的经验是世界共同的.同样的,很多人都具有杀人的,迫害人的冲动,这 也是世界共通的,即是说,同善相比,恶更具有世界普遍性.善的普遍性仅仅是人类具有共 同反对恶的本性,因而所谓普遍的善,其实就是反对普世的恶的善.善是抵抗恶的大堤.只 有筑起尽可能多的善的大堤,才能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 德国目前的情况很能说明这一点.德国绿党领袖费舍尔现在是德国外长,他是我三十年 来的朋友.费舍尔表示,当塞尔维亚姆拉吉奇将军在电视镜头之下在斯雷布雷尼察屠杀约一 万人的时候,费舍尔对绿党表示: 「我既反美,又反北约,反战,我也反对德国军队参与任何 国际行动.我曾经坚决反对越南战争,我也上街游行反对美国等等.我没有变,我仍然反对 战争,但是我也反对比战争更坏的罪行,而且倾我一生竭力反对——我反对奥斯威辛纳粹集

中营.当一个军事将领在电视镜头前将男人与妇女,儿童分开,三天之后,男人全被枪决, 妇女,儿童中一部分被枪决,我们知道将发生甚么事.这自然还不是奥斯威辛,但奥斯威辛 则是从此开始的.我们德国人应该知道甚么是『最恶』 .为了制止这个『最恶』 ,为了使奥斯 威辛不再重演,尽管我反北约,反美,反战,但我主张干预,主张进行有限战争,主张德国 军队参与国际行动. 这一立场, 」 曾经使费舍尔成为德国绿党的少数派. 但今天作为德国外长, 费舍尔正是实行这一原则. 现已被联合国秘书长任命为科索沃国际托管政府负责人的法国卫生部长库什内也表白了 同样的意思.1969 年,他作为医生在尼日利亚进行人道救援时见到种族灭绝暴行时就表示: 「我没有经历纳粹集中营,没有经历红色高棉大屠杀,正是因此我们应该干预.因为我们曾 经没有能够制止对平民的屠杀,所以现在必须制止这种屠杀. 」 也许这些是欧洲的故事,是欧洲的命运,离中国似乎较为遥远.但我们可以设想,如果 在亚洲某地发生种族大屠杀,日本人表示,我们曾经在南京犯了屠杀罪,我们曾经是罪人, 正是因此,我们要制止这种屠杀再次发生.如果有这种情况,中国人也许不难理解.中国也 应该制止这类屠杀罪,因为中国人曾经经历了南京大屠杀. 科索沃的情况使欧洲人回想起二次世界大战,纳粹暴行,这是欧洲人主张武力干预的历 史动因,也是北约干预的最基本动力.


相关文档

拒绝恐怖--《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我们的忧虑--《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寂静的春天--《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民族主义的基本特征--《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血与火铸成的不公正--《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科学的责任--《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地方国家消亡论--《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人类社会的内生危机--《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第四个时间单位--《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消费者并不是无辜的--《人与世界》(广西大学人文)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