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课堂与大学英语ESP课程相结合的混合式教学模式探索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翻转课堂与大学英语 ESP 课程相结合的混 合式教学模式探索 作者:史磊 来源:《黑龙江教育· 理论与实践》2017 年第 06 期 摘要:相较于 EGP,大学英语 ESP 课程的目的性和向导性更为凸显,能够顺应市场和国 际上对于复合型人才的需求。翻转课堂的倒逼机制则能够更好地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和自 律性,自主学习能力的提升和思辨能力的增强能为学生提供核心竞争力。ESP 和翻转课堂的结 合才是真正提升大学英语教学实效性的根本途径。 关键词:翻转课堂;ESP;EGP;混合教学 1 EGP 与 ESP 概述及其关系之争 1.1 EGP 与 ESP 概述 1.1.1 EGP 概述 EGP (English for General Purposes),即通用英语、一般用途英语或基础英语,其课程目 标为通过教师讲授英语语言基础知识,逐步培养学生在听、说、读、写、译等方面的英语语言 基本技能,使学生逐步掌握英语语言知识、使用规则和用法。EGP 属于典型的纯语言类课程。 在我国,EGP 不仅贯穿了基础教育阶段的整个英语学习过程,即使在高等教育阶段 EGP 课程 也占领了主导地位。当前,我国大部分高校的大学英语教学仍然停留在 EGP 教学阶段,其教 材内容一般也只涉及英语语言知识、技能培养、跨文化交际培养等方面,较少涉及甚至零涉及 专业方面的知识,因此其考核方式也只能如此。 1.1.2 ESP 概述 ESP( 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即专业英语、特色英语或者专门用途英语,其课程 目标设定为通过教师讲授某特定专业所对应的专业英语知识,逐步培养学生使用专业英语开展 工作的能力,使学生通过学习逐步积累所学专业所对应的专业英语知识,并具备在未来的工作 环境中能够运用英语开展某专业工作方面的能力。当前,我国的 ESP 课程往往是在学生已经 接受了一定量的前期基础英语课程(EGP),并具备了一定量的英语语言基础知识和技能的基 础上展开的。英国语言学家 Waters 和 Hutchinson(1987)把 ESP 分为三大类: 科技英语 (English for Scientific Study)、商业英语(English for Business and Economics)和社会英语 (English for Social Study)。我国著名学者文秋芳将 ESP 分为以下两类:一是学术英语 EAP ( English for Academic Purposes),为培养知识型研究型人才服务;二是职业英语 EOP (English for Occupational Purposes),为培养外向型应用型人才服务。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1.2 EGP 与 ESP 之间的关系之争 在通用英语和特色英语的课程开设方面,香港大学第一学年开设 General University English;第二学年开设 EAP(English Academic Proficiency)。香港城市大学第一学年针对不 同水平学生开设不同课程,为通用英语必修课;第二学年开设 EAP。中国内地的宁波诺丁汉大 学第一学年全部用来学习英语,以 EAP 为主。台湾成功大学第一学年开设通用英语,第二学 年开设 ESP 课程。日本东京大学第一、二学年同时开设通用英语和特色英语,第三学年开始 由各专业开设与专业相关的选修课。早稻田大学的英语课由各系承担,第一学年开设学术讲座 理解和学术交流策略;第二学年开设学术阅读和概念建立及讨论;第 三、四年级开设专题功 能英语、技术写作和技术陈述。 进入 21 世纪以来,中国大学英语教学经过了 2002 年和 2007 年两轮改革。现在,不少高 校纷纷压缩大学英语课程的学分和课时,有些学校虽然没有大量压缩学分和课时,但规定学生 只要通过四级考试或校内水平考试,就可免修部分甚至全部大学英语学分。面对如此困境,学 界围绕大学英语教学的出路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以蔡基刚为代表的学者主张以特色英语 (ESP)代替通用英语(EGP);而以王守仁、文秋芳为代表的学者认为通用英语(EGP)和 特色英语(ESP)可以互为补充。两派学者直抒己见,据理力争,促进了对大学英语教学目标 的设置、课程性质以及教学模式改革等方面的研究的深化。 蔡基刚等学者认为我国“一方面四、六级考试通过率逐年提高,另一方面学生的英语实际 应用能力未见提高。这说明大学英语学分的压缩是盲目的,是不合理的”。把原因归结为《课 程要求》提出的大学英语教育目标不明,建议我国大学英语教学重点应从目前通用英语立即转 向特色英语,并明确提出为专业学习和今后工作服务的大学英语教学目标。主张在经济全球化 和教育国际化的大背景下基于学生的需求把大学英语定位在 ESP。2012 年,上海制订颁布了 以学术英语课程体系建设为主要内容的《上海市大学英语教学参考框架》。 王守仁等则认为 ESP 教学须建立在需求分析的基础上,不宜作为大学英语教学的全部内 容。文秋芳赞同后者的观点,认为蔡基刚把通用英语等同于基础英语是错误的,大学的通用英 语语言与认知的复杂性远超高中英语。提出通用英语应与特色英语互为补充,通用英语能够拓 宽学生的国际视野,提高其综合素养;特色英语则可以培养学生用英语进行专业交流的能力和 学术素养。 两派学者都提到了通用英语和特色英语,或主张后者要替代前者,或主张两者应互为补 充,但在中国内地的大学英语教学中,EGP 和 ESP 两者的衔接问题还没有得到充分重视和进 行深入研究。 目前,不少高校压缩大学英语课程的学分和学时,甚至有人提出“去外语化”的观点,同 时,很多学生以通过四、六级考试为学习目标,纷纷参加应试培训,但应试训练只能提高分 数,不能提高语言能力。学生通过考试后,感到茫然,失去学习动力,对大学英语学习表现倦 怠,到了专业学习阶段,英文文

相关文档

融合任务型教学法的ESP翻转课堂教学模式探索
基于混合式翻转课堂的电力电缆课程教学模式探索
ESP视角下的医学英语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探索
翻转课堂教学模式下大学英语课程资源建设研究
“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在大学英语教学中的探索与应用
基于项目教学法在高职ESP翻转课堂的教学设计探索——以酒店英语为例
翻转课堂教学模式下的大学英语听说教学的探索
基于“翻转课堂+”混合教学模式的《软件工程》课程的教学改革初探
民族地区大学英语课程教学中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应用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