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与浪漫主义精神-反思新中国郭沫若思想系列之二_图文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郭 沫 若 与 百 年 中 国  郭 沫 若 学 刊  20 0 2年 第 1 2期 ( 第 6 总 0期 )  

郭 沫 若 与 浪 漫 主 义 精 神 
— —

反 思 新 中 国郭 沫 若 思 想 系 列 之 二 

杨 胜 宽 
( 山 师 范 学 院 ,四 川  乐 山 6 4 0 ) 乐   10 4  
摘 要 : 浪 漫 主 义 气 质 与 风 格 ,是 作 为 现 代 文 化 巨 人 的 郭 沫 若 的 最 重 要 属 性 。 他 一 生 浪 漫 主 义 精 神 的 表  现 , 具 有 与 时 俱 进 的 明 显 特 征  他 的 浪 漫 主 义 文 学 的 得 失 ,正 好 与 此 密 切 相 关 。   关 键 词 i郭 沫 若 文学 浪漫 主 义精 神 时代 政 治 

中 图分 类号 i 26 文 献标 识 码 :A  1 0  

文 章 编 号 :1 0 —7 2 ( 0 2 2—0 0 —0   0 3 2 5 2 0 )0 01 7

郭 沫 若 这 个 名 字 ,几 乎 就 是 中 国 现 代 浪  漫 主 义 文 学 的 代 名 词 。 在 五 四 反 帝 反 封 建 的  新 文 化 运 动 中 ,他 率 先 祭 起 尊 崇 个 性 和 自 由   的 浪 漫 主义 大 旗 ,唤 起 一 代 热 血 青 年 破 坏 旧  世 界 、创 造 新 中 国 的理 想 ;在 革 命 与 战 争 需  要 的 时 候 , 他 把 争 取 万 众 自 由 放 在 首 要 位  置 , 以投 笔 从 戎 的实 际 行 动 ,实 践 着 他 的 革  命 英 雄 主义 理 想 ,从 而 具 备 了革 命 家 、政 治  家 的 品质 ;解 放 以后 ,本 来 他 几 十 年 的 自 由   梦 想 终 于 实 现 了 ,浪 漫 的 诗 人 可 以 唱 出 更 加 
美 妙 动 听 的 自 由 之 歌 ,但 是 , 由 于 身 份 地 位 

里程 碑 。  

国 家 的 内忧 外 患 ,导 致 了广 大 青 年 学 生 
爱 国 激 情 的 总 爆 发 ,这 就 是 1 1 9 9年 以反 帝  反 封 建 为 宗 旨 的五 四 运动 。 当 时 郭 沫 若 虽 然 

身 在 日本 ,但 强 烈 的爱 国 心 使 他 与 国家 民族  的兴 衰 存 亡 紧 紧联 系 在 一起 。性 格 乐 观 浪 漫 
的郭 沫 若 ,从 狂 飙 突进 的 新 文 化 运 动 ,看 到  了祖 国 的 新 生 与 美 好 的 未 来 .他 的 浪 漫 诗  情 ,凭 借 这 一 爆 发 口 ,喷 薄 而 出 。无 论 是 把  祖 国 比喻 成 在 烈 火 中 获得 新 生 的 凤 凰 ,还 是 

把 祖 国 比喻 成 “ 位 很 葱 俊 的 有 进 取 气 象 的  一
姑娘 ” ,都 寄 予 了 诗 人 对 祖 国 的 无 限 憧 憬 与  希 望 。 他 在 《 中 煤 —— 眷 恋 祖 国 的 情 绪 》 炉  


的 变 化 ,更 由 于时 代 的错 误 ,他 的 始终 为 政  治 需 要 服 务 的 浪 漫 主 义 精 神 ,断 送 了 他 的 浪 
漫 诗 才 , 扭 睦 了 他 的 浪 漫 主 义 风 格 。 这 是 郭 

诗 的最后一节写 到 :  
啊 ,我 年 青 的 女 郎 !  

沫 若 的失 败 ,也 是 时 代 的 错 误 。 回顾 与 反 思  浪 漫 主 义 者 郭 沫 若 的 文学 经 历 与 得 失 ,对 于 
我 们 今 天 的 文 学 事 业 发 展 和 社 会 主 义 精 神 文 

我 自从 重 见 天光 ,   我 常 常 思 念 我 的故 乡 ,   我 为 我 心 爱 的人 儿 ,  
燃 到 了这般 模 样 !  

明建 设 ,具 有 启 迪 和 借 鉴 作 用 。  




从 五 四运 动 到创 造 社 :  

浪 漫 的 青 春 
出生 于 19 8 2年 的 郭 沫 若 , 到 五 四 运 动  发 生 的 11 9 9年 , 已 经 2 8岁 了 。 五 四 时 期 ,  

可 见 远 在 异 乡 的 郭 沫 若 ,对 祖 国是 多 么 

的牵 挂 和 一 往 情 深 !在郭 沫 若 眼 里 ,灾 难 深 
重 的 旧 中 国 ,经 过 这 场 伟 大 运 动 的 洗礼 ,将  焕 发 出无 穷 的 生命 活 力 ,令 青 春 浪 漫 的诗 人  郭 沫若倾情 不已。  

是 郭 沫 若 诗 情 喷 发 、新 诗 创 作 取 得 辉 煌 成 就  的时 期 ,他 的 《 神 》 是 开 创 新 诗 时 代 的  女 ,
收 稿 日期 :2 0 0 2—0 5一 l  8

作 者 简 介 : 杨 胜 宽 ( 9 8一 ) 男 , 四 川 安 岳 人 , 乐 山 师 范 学 院 院 长 助 理 、教 授 、 文 学 硕 士 。 15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五 四 时 期 的郭 沫 若 ,经 历 了 创 作 灵 感 与  激 情 的奇 妙 体 验 ,使 他 对 诗 歌 有 了理 论 上 的 

学 的 人 只 有 乐 观 :一 切 逆 己 的境 遇 乃 是 储 集  E e y的 好 运 会 。 E eg 愈 充 足 ,精 神 愈 健  nr g nr y

独特 认 识 。 12 9 0年 他 与 宗 白 华 、 田 汉 三 人 
关 于诗 的通 信 ,能 够 代 表 这 一 时 期 他 对 诗 歌 
创 作 和 诗 歌 风 格 的 看 法 。 他说 :  

全 , 文学 愈有 生 命 ,愈 真 、愈 善 、愈 美 。 ‘ ” 
《 神 》 被 闻一 多 誉 为 “ 代 底 一 个 肖 女 时   子 ” ,她 是 怎 样 “   肖” 着 五 四那 个 时 代 的 ?   首 先 是 诗 人 表 达 的 破 坏 一 个 旧世 界 、开  创一 个 新 世 界 的 创 造 精 神 。在 《 神 之 再  女

我 想 我 们 的 诗 , 只要 是 我 们 心 中 的  诗 意诗 境 底 纯 真 的 表 现 ,命 泉 中流 出 来 
的 Sri ,心 琴 上 弹 出 来 的 M l y 生  t n a eo , d

生 》 中 ,郭 沫若 借 众 女 神 之 口 ,表 达 了创 造 
新 世 界 的强 烈 愿 望 和 坚 定 决 心 :  
女 神 之 一 

的 颤 动 , 灵 的 喊 叫 , 那 便 是 真 诗 ,好  诗 ,便 是 我 们 人 类 欢 乐 底 源 泉 , 陶醉 底 
美 酿 ,慰 安 底 天 国 。  

我要 去创造些新 的光明 ,   不 能 再 在 这 壁 龛 之 中做 神 。  
女 神 之 二 

他 特别 推 崇 雪 莱 、歌 德 在 灵 感 状 态 下 ,   充满 激 情 写诗 的 创 作 经 验 ,这 与 他 写 《 凰  凤

涅 檠 》 《 球 ,我 的母 亲 》 的 体 验 完 全一 样 。 地  
“ 人 的 心底 譬 如 一 湾 清 澄 的 海 水 。 没 有 风  诗

我要 去创造些新 的温热 ,  
好 同你 新 造 的 光 明相 结 。  

的 时候 ,便 静 止 着 如 象 一 张 明镜 ,宇 宙 万 汇 

女 神 之 三 

底 印 象 都 涵 映 在 里 面 ;一 有 风 的 时 候 ,便 要 
翻 波涌 浪 起 来 ,宇 宙 万 汇 底 印象 都 活 动 着 在 

姊 妹 们 ,新 造 的 葡 萄 酒 浆 ,  
不能盛在 那旧了的皮囊。  
为容受你们的新热 、新光 ,  

里 面 。 这 风 便 是 所 谓 的直 觉 ,灵 感 (npr. Isi   a
t n ,这 起 了 的波 浪 便 是 高 张 ( )着 的 情  i ) o 涨 调 .这 活 动 着 的 印 象 便 是 徂 徕 着 的 想 象 。  ” 诗 人 写 诗 ,不 是 怎 样 去 考 虑 从 艺 术 上 把 诗  “ ” 好 , 而 是 激 发 创 作 灵 感 的 到 来 , 让 灵  做 感 把心底的感情波涛掀动 起来。   无论 是 这 里 把 诗 人 的 心境 比 为 能 够 容 纳  宇宙 万 汇 的 浩 瀚 海 洋 , 还 是 在 《 命 底 文  生 学 》 中 把 人 类 的生 命 视 为 E eg ( 量 ) 的  nry 能 蓄 积 ,都 体 现 出郭 沫 若 作 为 一 个 充 满 青 春 活  .
力 的 浪 漫 诗 人 ,对 艺 术 创 作 的 直 觉 、想 象 、   灵 感 、激 情 的 迷 恋 和 崇 拜 , 除 此 以 外 , 关 于 

我要 去创造个新鲜 的太 阳!  
其他 全 体 

我 们要 去 创 造 个新 鲜 的 太 阳 ,   不 能 再 在 这 壁 龛 之 中做 甚神 像 !   《 棣 之 花 》 《 凰 涅 檠 》 《 狗 》 《 中  棠 凤 天 炉 煤 》 《 在 地 球 边 上 放 号 》《 是 个 偶 像 崇 拜  立 我

者》 《 徒 颂 》 等 众 多 诗 篇 ,无 不 是 为 这 一  匪
主 题 发 出 的 吟 唱 。郭 沫 若 作 为 浪 漫诗 人 的乐  观 主义 和 理 想 主 义 精 神 ,通 过 破 坏 旧 世 界 、   开 创 新 世 界 的 豪 情 歌 唱 ,表 现 得 淋 漓 尽 致 。   “ 崇 拜 创 造 的精 神 … ‘ 拜 破 坏 ” ( 我 是 个  我 崇 《 偶 像 崇拜 者 》 ,这 就 是 他 对世 界 的 宣 言 。 为  ) 了吸 引 更 多 的 志 士 仁 人 参 与 “ 坏 ” 与 创  破 造 ,郭 沫若 与 成 仿 吾 、郁 达 夫 等 在 日本 成 立  “ 造 社 ” 出版 “ 创 , 创造 社 丛 书 ” 创 造 》 季  、《

诗 的 创 作 艺 术 ,都 不 过 是 细 微 末 节 的 问题 罢  了 。因 此 ,他 把 诗 歌 创 作 表 述 为 如 下 的 公 
式:  

诗 =( 觉 +情 调 +想 象 ) 适 当 的文 字 ) 直 +(  
l a  nh h Fr o m 

刊 、《 造 周 报 》 和 《 造 日》 一 时 之 间 , 创 创 ,  
造 成为创造精神鼓 与呼的强大声势 。  

他 甚 至 说 : “ nr E eg y底 发 散 便 是 创 造 ,便 是  广 义 的 文 学 。 宇 宙 全 体 只 是 一 部 伟 大 的 诗  篇 ,未 完 成 的 、常 在 创 造 的 、伟 大 的 诗 篇 ”  
对 于诗 人 而 言 、他 所 追 求 的 不是 自然 生 命 的 

其 次 是 对 自我 意识 的 张 扬 与 对 独 立 精 神  的 礼 赞 。郭 沫 若 自幼 就 有 强 烈 的 自我 意 识 和 
独 立 精 神 ,无 论 是 对 于 父 母 包 办 婚 姻 的 反  抗 ,离 家 出 川 出 国 寻 求 知 识 寻 求 真 理 ,还 是 

延 续 ,而 是 艺术 生命 的 焕 发 : “ 造 生 命 文  创
? 

2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在学 校 里 抗 争 旧 的 教 育 制 度 、带 头 闹 学 潮 ,  
在 文 学 创 作 、学 术 思 想 上 独 树 一 帜 ,都 体 现 

《 神 》 出 世 ,不 仅 对 当 时 救 亡 图 存 的  女 爱 国热 血 青 年 产 生 了重 大 影 响 ,为 催 生 新 中  国 吹 响 了战 斗 的 号 角 ,而 且 对 于 郭 沫 若 的人  生 道 路 和 文学 事 业 ,也 是 至 关 重 要 的 。 它 既  是 郭 沫 若 诗 人 气 质 与 浪 漫 主 义 艺 术 风 格 完美 

出郭 沫 若 的 自我 意 识 和 独 立 精 神 是 一 贯 的 ,  
是 无 处 不 在 的 。在 《 凰 涅檠 》 的 “ 凰 更  凤 凤 生 歌 ” 中 ,“ 凰 和 鸥 ” 的 那 些 段 落和 诗 句 , 凤   诗人对获得 新生的 “ ” 我 ,所 具 有 的 与世 界 、   与 万 物 同 在 的 地 位 和 生 命 力 ,表 达 了 由衷 的  喜 悦 和 热情 的赞 美 。 至 于 像 《 狗 》 诗 中每  天


结 合 的宁 馨 儿 ,代 表 了其 浪 漫 主 义 新 诗 创 作 
的 最 高 成 就 ,奠 定 了 其 作 为 中 国 2 0世 纪 文 
学 两 面旗 帜 之 一 的 地 位 ;同 时 也 决 定 了郭 沫  若 终 身从 事 文 学 事 业 的人 生 道 路 ,尽 管 后 来 

句 都 以 “ ” 字 领 起 ,就 像 英 文 表 达 法把  我

“” 大 写 一 样 ,把 一 个 大 写 的 “ ” 充 分 凸  I 我
显 出来 :   我 是 一 条 天狗 呀 !  

证明 他是 一 位 在诸 多领 域 攻 城 掠 地 的 “ 球 
型 ” 文化 巨人 ,他 也 把 相 当 多 的 时 间 精 力投  人到政治 生活 与 中国 的独立 解放 事业 之 中 ,   但 郭 沫若 平 生 的 最 爱 依 然 是 文 学 , 当他 步人  人 生 晚境 回顾 一 生 经 历 与 得 失 时 ,他 所 一 再  表 达 的欣 慰 与 遗 憾 ,都 能 证 明 这 一 点 。  

我 把 月 来吞 了 ,   我 把 日来吞 了,   我 把 一 切 的 星球 来 吞 了 ,   我把全 宇宙来吞 了。  
我便是我 了!  

二 、革 命 与 战 争 年 代 :  
拒 绝 浪 漫 
12 - 1 2 9 4 9 6年 ,郭 沫 若 从 思 想 到 行 动 ,   成 为 了 一 个 革 命 者 。在 这 一 转 变 过 程 中 ,郭  沫若 对 浪 漫 主 义 的态 度 也 发 生 了根 本 性 的 变  化 ,集 中 体 现 在 写 于 12 9 6年 3 、4月 的 《 文  艺 家 的觉 悟 》 《 命 与 文 学 》 两 文 中 。 文 中  革

“ ” 能 够 吞 噬 世 界 的 一 切 ,“ 是 全 宇  我 我 宙底 E eg nr y底 总 量 ” 浪 漫 诗 人 郭 沫 若 的  ! “ 自我 ” ,是 何 等有 力 ,何 等 伟 大 !在 诗 人 看  来 ,当 中 国 人 的 自我 意 识 和 独 立 精 神 被 唤  醒 、大 行 其 道 时 ,就 没 有 做不 成 的 事 情 ,中  国 的 新 生 与 强 大 ,就 是 指 日可 待 的 了。 在 以  反帝 反 封 建 为 帜 志 的 五 四 时 代 , 张 扬 自我 ,   倡 导 独 立 精 神 ,对 于 唤 醒 国 民 自觉 意 识 ,确  实 是 当务 之 急 。关 于 这 一 点 ,郭 沫 若 在 《 女  神 ? 诗 》 中表 明 了 他 的 创 作 意 图 :“ 女 神 》 序 《   哟 !, 去 , 去 寻 那 与 我 的 振 动 数 相 同 的  你 人 ;, 去 , 去 寻 那 与 我 的 燃 烧 点 相 等 的  你 人 。, 去 ,去 在 我 可 爱 的 青 年 的 兄 弟 姊 妹  你 胸 中 ,, 他 们 的 心 弦 拨 动 ,, 他 们 的 智 光  把 把 点 燃 吧 ! 郭 沫 若 解 放 以 后 回 顾 当 时 的 创 作  ” 情形说 :  
在 那 个 时 候 , 大 胆 地 想 , 大 胆 的 

文 艺 观 念 的 改 变 ,既 与 他 接 受 马克 思 主 义学 
说 有 关 , 也 与 l2 — 12 9 4 9 6几 年 间 发 生 的 重 

大 政 治 事 件 ( 上海 的 “ 卅 ” 惨 案 ,北 京  如 五
的 “ ? 八 ” 惨 案 , 广 州 的 “ 山 舰 事  三 一 中 件” )有 关 ,还 与 他 大 量 接 触 中 国共 产 党 人 ,  

打 算 加 入 共 产 党 ,并 参 加 北 伐 的政 治 抉 择 有 
关。  

在 两 篇 文 章 中 ,郭 沫 若 坚持 文学 为 革命 

斗 争 服 务 , 为 时 代 政 治 服 务 , 为无 产 阶级 服  务 的 观点 ,主 张 判 定 文 学 作 品 价 值 的 高 下 、  
作 家 的 进 步 与 反 动 , 都 应 该 以 此 为 基 本 标 
准 。 这 样 , 张 扬 个 性 、 崇 尚 自 由 的 浪 漫 主 

写 , 要 推 翻 一 切 , 要 烧 掉 一 切 , 甚 至 连  自 己 也 要 一 同烧 掉 。 这 和 当 时 的 时 代 精 

义 。已经 不 合 时 宜 ,甚 至 成 为 反 动 的 了 。他 

神 是 合 拍 的 ,对 当 时的 青年 一 定会 发 生 
作 用 的 。 因 为 那 时 候 是 狂 风 暴 雨 式 的 时  代 , 青 年 人 对 狂 风 式 、 摧 枯 拉 朽 的 文 字 
是 比较 欢 迎 的 :  

在 《 文艺 家 的 觉 悟 》 中说 :  
我 们 现 在 所 需 要 的 文 艺 是 站 在 第 四  阶 级 说 话 的 文 艺 , 这 种 文 艺 在 形 式 上 是  现 实 主 义 的 , 在 内 容 上 是 社 会 主 义 的 
? 

3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除 此 以 外 的 文 艺 都 已经 是 过 去 的 了。 包 
含 帝王 思 想 宗教 思 想 的 古 典 主 义 ,主 张  个 人 主 义 自由 主 义 的 浪 漫 主 义 ,都 已 经 
过去 了。  

与 创 造 理 想 一 样 , 他 在 革命 与 战 争 的 现 实 面 
前 ,毅 然 选 择 了投 笔 从 戎 ,同 时 也 彻 底 告 别 

了浪 漫 主 义 ,因 为 严 酷 的 革命 斗 争 形 势 ,最 
需 要 的不 是 浪 漫 ,而 是 现 实 主 义 的 态 度 和 从  我做起 的实际行动 。  

在 《 命 与 文 学 》 中 ,郭 沫 若 勾 勒 了 欧  革
洲 文 学 史 从 第 一 阶 级 到 第 四 阶 级 的斗 争 与 演  变情 况 ,他 虽 然 历 史 地 肯 定 了 l 8世 纪 以 宣  扬 个 人 主 义 、 自由 主 义 为 宗 旨的 浪 漫 主 义 文  学 的 作 用 与 贡 献 , 但 他 指 出 , 历 史 进 入  1— 2 9 O世 纪 ,随 着 第 四 阶 级 即 无 产 阶 级 的 
出现 :  

当郭 沫 若 从 东 瀛 回 到祖 国 ,上 海 滩 是 个 

洋 人 出没 、作 威 作 福 的地 方 ,昭 示 着 中 国 半  殖 民 地 的 现 状 ;五 四 运 动 虽 然 废 除 了帝 制 ,   但 中 国 的新 生 与 富 强 并 没有 如 期 而 至 ,军 阀 
连 年 混 战 ,欺 压 百 姓 ,人 民依 然 生 活 在 水 深 

火热之 中。正如他在 《 上海 的 早 晨 》 中看 到 
的 :  

在 欧 洲 的今 E已经 达 到 第 四 阶 级 与 1   第 三 阶 级 的 斗 争 时 代 了 。 浪 漫 主 义 的 文 

马路 上 , 面 ( 一 笔 者 注 ) 的 不是  铺
水 门汀 ,  

学 早 已成 为反 革 命 的文 学 ,一 时的 自然 
主 义 虽是 反 对 浪 漫 主 义 而起 的 文 学 ,但 
在 精 神 上 仍 未 脱 尽 个 人 主 义 与 自 由 主 义 
的 色彩 。 自然 主 义 之 末 流 与 象征 主 义 、  

面 的 是 劳苦 人 的 血 汗 与 生命 !  

血 惨 惨 的 生命 呀 ,血 惨 惨 的 生命 
在 富 儿 们 的 汽 车 轮 下 … … 滚 ,滚 ,  
滚 , … … 

唯 美主 义 等 浪 漫 主 义之 后 裔 均 只是 过 渡 
时 代 的 文 艺 , 它 们 对 于 阶 级 斗 争 的 意 义  尚 未 十 分 觉 醒 , 只 在 游 移 于 两 端 而 未 确 
定 方向。  

在 这 种 严 酷 的 社 会 现实 面前 ,不 靠 无 产  者 的 团结 斗 争 ,不 靠 自己 改 变命 运 ,“ 美 ” 幻   终 究 成 不 了 现 实 。 “ 们 的 世 界 是 我 们 的 头  我 颅 所 砌 成 , 我 们 的 文 化 是 我 们 的 鲜 血 的 结 
晶 。  ” (我们 的文化》 《 )这 就 是 郭 沫 若 从 现 

为 了 清 楚 简 洁 地 表 述 他 的 文 学 主 张 , 与 

当 初 崇 尚浪 漫 主 义 所 列 公 式 一 样 ,郭 沫 若 又  列 出革 命 与 文学 关 系 的公 式 :   文 学 =F ( 命 ) 革   比较 两 个 简 单 的公 式 ,郭 沫 若 两 个 时 期  对 浪 漫 主 义 截 然 不 同 的态 度 ,是 再 清 楚 不 过 

实 中 得 出 的 一 个 无 情 的结 论 。他 在 诗 里喊 出 
了 “ 们 到 兵 间 去 吧 !/ 们 到 民 间 去 吧 !/ 我 我  
朋 友 哟 , 怆 痛 是 无 用 , / 言 也 是 无 用  ’ 多  

( 《 友 们 怆 聚 在 囚牢 里 》 朋 )的 口号 , 已 经 预  示 着 他选 择 戎 马 生 涯 的 一 天 必 然 来 临 。  

了 。这 时 的郭 沫 若 ,惟 恐 跟 浪 漫 主义 决 裂 不 
彻 底 ,惟 恐 落 后 于 时 代 的 革 命 思 潮 ,惟 恐 文  学 不 能 尽 到 为 时 代 政 治 和 革 命 斗 争 服 务 的 职  责 ,他 向 上 海 同 文 书 院 的 青 年 学 生 们 宣 告 :   “ 们 对 于个 人 主 义 和 自由 主 义 要 根 本 铲 除 , 我  

自然 ,伴 随 着 思 想 转 变 放 弃 一 种 文 学 观 
念 ,需 要 经 过 一 番 苦 闷 的思 索 和 痛 苦 的 选 择  才能 实 现 , 就像 凤 凰 必 须 经 过 自焚 才 能 获 得 

新 生 一 样 。郭 沫 若 在 《 鸿 — — 致 成 仿 吾 的  孤


对 于 反 革命 的 浪 漫 主 义 文 艺 也 要 取 一 种 彻 底 
反 抗 的 态 度 。  ”

封 信 》 里 谈 到 他 的 苦 闷与 选 择 的 过 程 ,有 
我们现 在 不 能成 为 纯粹 的科 学 家 ,   纯 粹 的 文 学 家 , 纯 粹 的 艺 术 家 , 纯 粹 的 

这 样 一 段 自白 :  

短 暂 的 几 年 之 间 ,郭 沫若 从 对 浪 漫 主 义 
的 极 端 推 崇 ,到 与 浪 漫 主 义 创作 方 法 的彻 底  决 裂 ,我 们 今 天 怎 样 看待 这 一 发 生 在 郭 沫 若  文艺观念上 的根本转 变?   其 实 ,就跟 郭 沫 若 在 五 四 时 期 紧跟 时 代 

思 想 家  要 成 为 这 样 的 人 不 消 说 是 要 有  相 当的 天 才 ,然 而 也 要 有 相 当 的 物 质  在 社 会 革 命 未 实 现 以 前 能 成 为这 样 纯粹  的人 格 的 天才 ,我 们 自然 赞 仰 ,但 他 们 

步 伐 ,用 诗 人 浪 漫 主 义 的 芦 笛 吹 奏 张 扬 自我 
?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不是 有 有 钱 的 父 亲 ,便 是 有 有钱 人 的 保 
护 者 … … 我 们 所 共 通 的 一 种 烦 闷 , 一 种  倦 怠— — 我 怕 是 我 们 中 国 的 青 年 全 体 所  共 通 的 一 种 烦 闷 , 一 种 倦 怠 — — 是 我 们 

学 术 研 究 之 笔 ,请 缨 参 加 抗 日的 斗争 了 。  
八 年 抗 战 ,三 年 解 放 战争 ,郭 沫 若 一 直 

战 斗 在 国统 区 ,使 他 亲 眼 见 识 了抗 战 的 惨 烈  与 危 难 ,同 时也 亲 身 体 验 了抗 战 胜 利 的 欣 喜  与幸 福 ;他 为 了 斗 争 的 需 要 , 战 斗 在 武 汉 、   重 庆 、上 海 、香 港 ,始终 用 手 中 的笔 , 为 争  取 斗 争 的 胜 利 服 务 。在 革 命 战 争 的 岁 月 里 ,   虽 然 浪 漫 的 情 怀 难 以见 诸 笔 墨 ,但 郭 沫若 清  楚 ,他 正 在 用 自己 的 鲜 血 和 生 命 ,实 践 着 五  四 时代 浪 漫 青 春 的 理 想 。 应 该 说 ,这 是 对 形 

没 有 这 样 的 幸运 以 求 自我 的 完 成 , 而 我 
们 又 未 能 寻 出路 径 来 为 万 人 谋 自 由 发 展  

的 幸 运 。 我 们 内部 的 要 求 与 外部 的 条 件 
不 能 一 致 , 我 们 失 却 了路 标 , 我 们 陷 于  无 为 , 所 以 我 们 烦 闷 , 我 们 倦 怠 , 我 们 

漂 流 ,我 们 甚 至 常 想 自杀 。 芳 坞 哟 ,我  现 在 觉 悟 到 这 些 上 来 ,我 把 我从 前 深 带 
个 人 主 义 色彩 的 想 念 全 盘 改 变 了 。    』

式 上 的 “ 义 ” 伎 俩 的 扬 弃 与 超 越 (郭 沫  主 若 : 《 鸿— — 致 成 仿 吾 的 一 封 信 》 ,是 一  孤 )
种 与 时 俱进 、符 合 新 的 时 代 要 求 的浪 漫 精 神 
之体 现 。  

他对 五 四 时期 充 满 浪 漫 激 情 的诗 歌 ,发 
出 了 含 有 几 分 无 奈 的 祭 语 : “ 许 我 的 诗 是  或 从 此 死 了 , 但 这 是 没 有 法 子 的 , 我 希 望 它 早 

些 死 灭 吧 。  人 们 不 难 注 意 到 , 郭 沫 若 在  ”
l2 一 l2 9 4 9 7这 几 年 中 , 诗 是 最 少 的 , 并 且 那 

三 、 “ 结 合 ” 的 创 作 方 针  两

与 “ 漫 主 义 者 ” 的 再 生  浪
新 中 国 的 成 立 , 使 郭 沫 若 3 年 前 的  0 “ 造 ” 理 想 成 为 了 现 实 。 他 以 浪 漫 诗 人 的  创
方 式 ,讴 歌 新 中 国 的诞 生 :   人 民 中 国 ,屹 立 亚 东 ,  
光 芒 万道 ,辐 射 寰 空 。  

种 驰骋 想 象 、充 满 激 情 和 灵 感 的 浪 漫 之 作 不  再有 了,收入 《 》 中的 4 瓶 2首 爱 情 诗 ,虽  然 还 能 露 出作 为 具 有 浪 漫 气 质 的诗 人郭 沫 若 

的 影 子 ,但 在 他 自 己 的 眼 里 ,这 是 思 想 矛 盾 
与 内心 苦 闷 的 产 物 ,甚 至 羞 于 让 它 面 世 。  

( 达夫 : 《 ? 记》 郁 瓶 附 )这 是 郭 沫 若 一 生 中 ,   “ 文 艺 ( 作 ) 差 不 多 脱 离 关 系 ”  的 时  和 创 一
期。   12 一 l 3 9 8 9 7年 的 海 外 十 年 , 是 郭 沫 若 为 

艰难缔造庆成功 ,  
五 星 红 旗 遍 天红 。  

生 者 众 ,物 产 丰 ,  
工农长作主人 翁。  

逃 避 国 民 党 的 白色 恐 怖 而 借 以栖 身 的 ,远 离  国 内 火热 的 革 命 斗 争 , 是 深 感 痛 苦 的 事 。这  期 间 ,他 虽 然 在 古 文 字 、先 秦 诸 子 和 古 代 社  会 的学 术 研 究 上 取 得 了 突 出 的 成 就 ,但 那 是 
聊 以 度 日 的 事 . 并 不 符 合 他 的 本 意 。 当 郭 沫 

诗人很久 以来郁 积在心 里 的浪 漫激 情 ,   终 于 有 了可 以痛 快 淋 漓 地 抒 发 的机 会 。但 新  中 国 的 成 立 ,只 是 万 里 长 征 走 完 了 第 一 步 ,   百 废 待 兴 ,国 内 国 际 有 很 多 重 要 工 作 要 做 。   郭 沫 若 作 为 国 家 重 要 领 导 人 ,身 兼 数 职 :全  国政 协 副 主席 、政 务 院副 总 理 兼 文化 教 育 委 

若 在 13 9 7年 7月 即 将 启 程 从 日本 返 回 中 国  的 时 候 ,他 写 下 了那 首 著 名 的 《 国 杂 吟 》  归 , 以表 达 为抗 日斗 争 粉 身 碎 骨 的决 心 :  
又 当投 笔 请 缨 时 ,别 妇 抛 雏 断 藕 丝 。  

员 会主任 、中 国科学院 院长 、中国保 卫世界 
和 平 大 会 主 席 :他 的时 间 、精 力 ,几 乎 都 投 

入 到 了 繁忙 的 政 务 活 动 中 ,使 他 难有 创 作 的 
宁静 与艺术 的心 境 ;与此 同时 ,他 的身 份 、   地 位 变 了 ,一 言 一 行 必须 以 政 治 需要 为 首 要  考 量 ,如 果 说 他 的 浪 漫精 神 要 适 应新 的 时 代  要 求 ,那 就 是 新 时 代 的 政 治 要 求 和 自己 的 身 
份要 求 了 。  
?  ?  

去 国十 年 余 泪 血 ,登 舟 三 宿 见 旌 旗 。   欣 将 残 骨 埋诸 夏 , 哭吐 精 诚 赋 此诗 。  
四 万 万 人 齐 蹈 厉 , 同 心 同德 一 戎 衣 。  

第 一 句 “ 当 投 笔 请 缨 时 ” 指 在 l 2  又 , 96

年 投 笔从 戎 参 加 北 伐 之 后 ,这 一 次 又 将 放 下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15 9 8年 5月 , 毛 泽 东 在 中 国 共 产 党 第  八 届 全 国代 表 大 会 第 二 次 会 议 上 提 出 : “ 无  产 阶 级 文 学 艺 术 应 采 用 革 命 现 实 主 义 与 革 命  浪漫主义 相结合 的创作 方法 ” ,作 为 新 中 国  文 艺 创 作 的基 本 方 针 。毛 泽 东 还 发 表 了 所 创 

把 个人 的 整 个 身 心 都 交 付 给 了 时 代 与 革 命 ,  
投 笔 从 戎 、投 笔 请 缨 、为 革 命 胜 利 与 世 界 和 

平 而 奔 走 ,他 抑 制 着 对 文 学 的偏 爱 ,控 制 着 
张狂 的 个 性 与诗 人 的 激 情 ,使 个 人 绝 对 服 从 
于政 治 斗 争 的大 局 ,把 个 人 自由 的 满 足 ,放 

作的诗词 l 9首 ,被 舆 论 视 为 “ 结 合 ” 的  两 创 作 典 范 。作 为 国 家 文 化 与 教 育 的 领 导 人 和 
文 艺 界 的 领 头 人 ,郭 沫 若 于 6月 2 0日写 成 

在 争 取 万 众 自由 的 满 足 之 后 ,他 不 愧 是 一 位  政 治 家 和 革 命 家 。 但 另 一 方 面 ,抑 制 个性 与  喜 好 ,没 有 条 件 从 事 所 喜 爱 的 文 学 事 业 ,他  的心 情 是 不 太 舒 畅 的 ;浪 漫 主 义 作 为 一种 文  学 创 作 手 法 ,没 有 其合 理 的 一 席 之 地 , 自己 
本 来 是 一 个 浪 漫 主 义 者 却 不 敢 承 认 ,这 又 是 

了 《 漫 主 义和 现 实 主 义 》 一 文 ,发表 于 同  浪 年 《 旗 》 杂 志 第 3期 上 ,他 的 反 应 是 相 当  红 迅 速 的 。 随 后 在 接 受 《 民 文 学 》 编 者 采  人
访 、发 表 对 目前 几 个 创 作 中 的 问 题 的 意 见 

很 别 扭 的 。 毛 泽 东 在 新 形 势 下 倡 导 革 命 浪 漫 
主 义 精 神 ,使 之 为 社 会 主 义 建 设 的大 跃 进 服  务 ,郭 沫 若 这 才 敢 于 公 开 表 白 自 己是 浪 漫 主  义 者 , 几句 平 常 的 话 语 中 ,包 含 着 深 深 的感  慨 。给 “ 漫 主 义 ”恢 复 名誉 ,从 某 种 意 义  浪 上 说 ,就 是 给 “ 漫 主 义 者 ” 郭 沫 若 恢 复 名  浪
誉。  

时 ,也 重 点 阐述 了 革 命 现 实 主 义 与 革命 浪 漫 
主 义 相 结 合 的创 作 方 法 ,这 次访 谈 ,以 《 就 

目前 创 作 中 的 几 个 问 题答 ( 民 文 学 ) 编 者  人 问 》 为 题 ,发 表 于 《 民 文 学 》 15 人 9 9年 第 l  
期。  

我 们 知 道 ,1 5 9 7年 “ 右 ” 旨在 排 除  反 , 党 内 存 在 的经 济发 展 建 设 上 的 “ 守 ” 思 想  保
干扰 ,要 求 全 党 统 一 思 想 , 加 快 发 展 。 于 

耐 人 寻 味 的 是 ,五 四 时期 富 于 青 春 气 息  和浪 漫 激 情 的 诗 人 郭 沫 若 , 用 “ 凰 的 再  凤 生 ” 来 展 望 祖 国 美 好 的前 景 ,经 过 全 党 、全  国人 民几 十 年 的 浴 血 奋 战 ,这 个 愿 望 终 于 圆  满 地 实 现 了 ;而 他 自己 , 由当 初 一 个 在 浪 漫 

是 ,15 9 8年 , 我 国 开 始 了 “ 、 快 、好 、 多   省 ” 建 设 社 会 主 义 的 大 跃 进 进 程 。 在 文 艺 创  作 方 法 上 提 倡 “ 结 合 , 显 然 是 为 建 设 社  两
会主义 的 “ 路线 ”服务 的。 总  

新 诗 里 讴 歌 “ 美 ” 的 一 介 书 生 ,经 历 几 十  幻
年 革 命 战 争 血 与 火 的锻 炼 ,伴 随 着 新 中 国 的  成 立 与社 会 主 义 建 设 事业 大跃 进 的形 势 ,郭  沫 若 向世 人 告 白 : 当 年那 个浪 漫 主 义 者 郭 沫 

郭 沫若 在 两 篇 文 章 中 ,虽 然 根 本 的 出发  点 是 提 出 革命 现 实 主义 与 革 命 浪 漫 主 义 的 完  美 结 合 ,但 字 里 行 间 ,不 乏 为 浪 漫 主 义 正 名 
的 良苦 用 心 。 他 说 :   在 我 个 人 特 别 感 着 心 情 舒 畅 的 ,是  毛 泽 东 同志 诗 词 的 发表 把 浪 漫 主 义精 神 
高 度 地 鼓 舞 了 起 来 ,使 浪 漫 主 义 恢 复 了  

若 又 回来 了 ,就 像 是凤 凰 的 再 生 。  

四 、大 跃 进 时 代 与 郭 沫 若 的 
浪 漫 主 义 
用 今 天 的眼 光 去 看 大 跃 进 时 代 ,很 多 事  情 是 不 可 理 喻 的 。 但 是 当时 党 和 国 家 的 主要 

名誉 。 比 如 我 自 己 ,在 目前 就 敢 于坦 白 
地 承认 :我 是 一 个 浪 漫 主 义者 了。这 是 

三 十 多年 从 事 文 艺 工作 以 来 所 没 有 的 心  情c’    ’
“ 十多年从事文艺工作 ” 三 ,指 的正 好 是  五 四 以 后 ,郭 沫 若 宣 布 与 浪 漫 主 义 彻 底 决 

领 导 人 相 信 , 社 会 主 义 建 设 事 业 可 以 用 

“ 、快 、好 、省 ” 的 方 式 进 行 ,并 且 能 够  多
鼓 足 几 亿 中 国人 的 干 劲 ,上 上 下 下 都 有 一 个 
强烈 的 信 念 : l 5年 超 英 赶 美 。 在 当 时 国 际  国内 的 政 治背 景 下 。有 其 历 史 的 合 理 性 。但  大 跃 进 的建 设 方 式 与 人 民 公社 组 织 形 式 ,带 

裂 ,不 再 提 浪 漫 主 义 创 作 方 法 ,不 再写 浪 漫 
主 义 诗 歌 的 这 段 历 史 。从 郭 沫 若 这 个 自 白可  以看 出 ,在 这 段 革 命 与 斗 争 的时 期 ,郭 沫 若 
?

来 的 灾 难 性 后 果 也 是 被 历 史证 明 了的 。其 严 

6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重 后 果 之 一 ,就 是 不 讲 实 事 求 是 ,不 按 科 学  规 律 办 事 ,“ 有 多 大 胆 ,地 有 多 大 产 ” 人 ,就 

作 浪 漫 主 义 作 家 ;现 代 文 学 最 伟 大 的 旗 手 鲁 
迅 笔 下 最 成 功 的 人 物 形 象 是 用 浪 漫 主 义 手 法 

是 典 型 的 大 跃 进 式 的 思 维 与 狂 热 。毋 庸 讳  言 ,大 跃 进 时 代 的革 命 浪漫 主 义 ,在 一 定 程 
度 上 ,成 为 了这 场 运 动 的 吹鼓 手 。浪 漫 主义 

创造 的 ,最 伟 大 的 领 袖 毛 泽 东 更 是革 命 的 浪  漫 主 义 的 典 范 ,还 有 谁 不 能 算 作 浪漫 主 义 作  家 ,有 什 么 作 品不 能算 作 浪 漫 主 义 作 品 ? 这 

者 郭 沫 若 创 作 的 诗 歌 ,其 作 用 与 影 响 ,亦 大 
致如 是。  

样 ,郭 沫 若 为在 大跃 进 时 代 提 倡 革 命 浪 漫 主 
义 摆 出 了无 可辩 驳 的 理 由 。  

郭沫若在答 《 民文学 》编 者 问 : “ 人 毛 
泽 东 同志 为 什 么 提 倡 我 们 的 文 学 应 该 是 革命 

15 9 8年 6月 ,郭 沫 若 体 验 生 活 到 了 河 
北 张 家 口 ,在 那 里呆 了 两 个 星 期 ,眼 里 看 到 

的现实 主义和 革命 的 浪漫 主 义相结 合 ”时 ,  
他 有 这 样 一 段 阐述 :  

的 全 是 大 跃 进 的 大 好 形 势 , 到 处 体 现 出 敢  想 、敢 说 、敢 于 的 精 神 , 到 处 是 “ 、快 、 多   好 、省 ” 的 建设 场 面 ,令 浪 漫 的 诗 人 欣 喜不 
已 ,激 情 勃 发 ,他 谈 到 当 时 的 感 受 : “目前 

毛 主 席 提 出革命 的 现 实主 义 和 革 命 
的 浪 漫 主 义 相 结合 的 这 个 1 : ,是 在 这  2号

大 跃 进 的 时 代 。 全 国 工 人 、 农 民 , 在 总  路 线 的 光 辉 照 耀 之 下 ,正 在 鼓 足 干 劲 ,   力 争 上 游 , 发 扬 敢 想 、 敢 说 、 敢 干 的 共 
产 主 义 风 格 。 这 就 充 分 显 示 了 浪 漫 主 义 

的 大 跃 进 时 代 应 该 说 就 是 革 命 的浪 漫 主 义 时  代 ,也 应 该 说 就 是 革命 的 现 实 主 义 时代 。 现 
实 已 跑 在 前 头 ,只 等 文 艺 作 家 们 去 反 映 。我  到 张 家 口 地 区 去 , 自然 而 然 地 写 了 几 十 首  诗 ,最 后 一 首 的 最 后 一 句 是 遍 地 皆 诗 写 不  赢 ,完 全 是 我 的 实感 。 那 诗 不 是 我 做 的 ,是  劳 动 人 民做 在那 里 ,通 过 我 的手 和 笔 写 出来  的。。 ”  这 里 ,郭 沫 若 特 别 区 别 了 创 作 诗 歌 
的 “ ” 与 “ ” 自 然 令 人 想 起 他 在 五 四  做 写 ,

的 精 神 。 当 然 , 它 是 在 现 实 主 义 的 基 础  上 表 现 出 来 的 。 所 以 , 在 文 学 上 提 出 革  命 的 现 实 主 义 和 革 命 的 浪 漫 主 义 相 结 合  的 创 作 方 法 是 非 常 适 时 的 , 具 有 重 大 的 
时代意 义的。 。  。  

在 这 里 ,郭 沫若 把 毛 泽 东 提 倡 文学 创作 
方 法 “ 结 合 ” 来 为 大 跃 进 服 务 的 动 机 揭 示  两 得 非 常 明 白 。 正 是 郭 沫 若 把 毛 泽 东 的 意 图 理 

时期 提 倡 浪 漫 主 义 创 作 手 法 时 ,对 这 两 个 词  的 着 意 强 调 。表 明 此 时 此 地 的 郭 沫 若 ,确 实  进 入 了浪 漫 主 义 的 创 作 状 态 。后 来 ,他 把 这 
期 间 写 的 “ 跃 进 之 歌 ” 辑 在 一 起 ,起 名就  大

解 得 很 清 楚 ,在 他 谈 论 “ 结 合 ”创 作 方 法  两 的两 篇 文 章 中 。我 们 仔 细 寻 绎 会发 现 ,郭 沫  若 阐述 的 重 点 在 “ 命 的 浪 漫 主 义 ”上 ,无  革
论 他 从 理 论 上 的 认 识 , 列 举 的 古 今 中 外 文 学 

叫 《 地 皆 诗写 不 赢 》 收入 《 春 集 》 中 。 遍 , 长   那 些 关 于 水 稻 、 番 薯 、钢 铁 产 量 的 天 文 数  字 ,按 照 郭 沫若 自 己的 说 法 , “ 亿 人 民仿  六 佛 都 是 诗 人 ,创造 力 的 大 解 放 就 像 火 山爆 发 


的 例 证 ,还 是 对 毛 泽 东 诗 词 作 品 的 分 析 ,都 
可 以 明 显 看 出 来  因 为 大 跃 进 敢 想 、 敢 说 、   敢 干 的 形 势 与 背 景 , 最 需 要 的 不 是 现 实 主 义 

样 ,气 势 磅 礴 ,空 前 未 有 ” 那 是 狂 热 的  ,

群 众 吹 出来 的 ,所 以 ,他 诗 里 的数 字 ,常 常  根 据 报 道 要 改 好 几 次 。这 样 写 出 来 的 诗 ,其  实 已 经 不 是 浪 漫 ,而 是 瞎 吹 了 。  
大 跃 进 时 代 是 一 个 狂 热 冒 进 的 时 代 ,郭  

的 冷 峻 与 理 性 , 而 是 浪 漫 主 义 的 狂 想 与 大 
胆 。  

郭 沫 若 认 为 , 现 实 主 义 表 现 的 艺 术 真 

实 ,经 过 作 者 剪 裁 、分 析 、综 合 、凋 配 创 造  的 典 型 环 境 和 典 型 人 物 ,就 像 鲁 迅 创 造 的阿  Q形 象 ,都 是 浪 漫 主 义 的 ,那 还 有 什 么 创 作  方 法 不 能 视 为 浪 漫 主 义 的 ? 古 代 最 伟 大 的屈  原 、李 白 是 浪 漫 主 义作 家 ,就 连 杜 甫 也 可 算 

沫若 的 浪 漫 主 义 具 有 那 个 特 殊 年 代 的典 型 特 

征 , 是 一 个 错 误 ,一 个 失 败 。正 因 为 郭 沫若 
的浪 漫 主 义 从 来 就 具 有 表 现 时 代 精 神 的 特 
点 , 所 以 , 他 的 错 误 与 失 败 , 主 要 是 时 代 原  ( 转第 3 下 2页 )  
?  

7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价 郭 沫 若 的研 究 说 : “ 用 说 。大 家 都 知 道  不



个 唯 物 史 观 的 中 国 古 代 文 化 体 系 。 [1 ”t 我  o

的 ,唯 物 史 观 派 是 郭 沫 若 的 《 国 古 代 社 会  中

们 后 来 的 研 究 都 是 沿 着 他 开 拓 的 道 路 前 进  的 。这 是 我 们 总 结 2 0世 纪 的 易 学 史 时 所 必 
须 承认的 。  

研究》领导 起来 的。…… 他 把 《 》 《 》 诗 书   《 》 里 面 的 纸 上 材 料 。把 甲 骨 b辞 、周 金  易
文 里 面 的 地 下 材 料 。熔 冶 于 一 炉 ,制 造 出来 

参考 文献 :  

【 ]扬 庆 中 .二 十世 纪 中国 易学 史 [ .引 李初 梨 .我 对 鄣 沫若 先 生 的认 识 【 .解 放 日报 。14 一l — 1 M] N] 91 l  
l   8.

【 ]顾 颉 刚 .《 2 古史辩 》 第 l 中编 【   北京 出版社 ,12 . 册 M] 9 6  【 ]闻一 多全 集 ? 易异证 类 纂 【   三联 书店 ,18   3 周 M] 92. 【 ]李 镜 池 .周 易探 源 ? 易筮辞 考 [ . 中华 书局 ,17 . 4 周 M] 9 8  【 ]鄣 沫 若 .一 九五 四年 新版 引 言 [ ] 5 A .鄣 沫若 全 集? 历史篇 第 l ( 卷 中) 【 .人 民 出版社 。18 . M] 9 2  [ ] 朱伯 皂 .易学 哲学 吏上 册 [ .北京 大 学 出版 社 .18  6 M: 96 【 ]陈梦 家 .周 易之构 成 时代 【 .商务 印 书馆 ,14 . 7 M] 9 0 
【 ] 于 省 吾 . 双 剑 易 经 新 证 第 2卷 [ . 民 国二 十 六 年 五 月 铅 印 本 . 8 M]   【 ]谢 保 成  鄣 沫 若 学 术 思 想 评 传 [ . 北 京 图 书 出 版 社 , 19   9 M] 99.

( 接 弟 7页 ) 上  

因造 成 的 。 自然 , 这 种 作 品 , 离 “ 结 合 ” 两  

郭 沫 若 浪 漫 主 义 精 神 与 时 俱 进 的 最 明 显 特 

的要 求 很 远 ;他 的创 作 实 践 , 与 理 论 上 的 认 
识 ,也 出 现 了很 大 偏 差 。 回顾 郭 沫 若 几 十 年  的文 学 生 涯 ,浪 漫 主 义精 神 始 终 与 他 相 伴 ,   确立 了 他 的 艺 术 个 性 与 典 型 风 格 。 他 的 浪 漫  主义 精 神 的 表 现 , 他 的 浪 漫 主 义 风 格 的 演 

征 ,郭 沫 若 的 成 功 与教 训 均 取 决 于 此 。 离 开  了这 一 点 ,就 不 是 郭 沫 若 ,也 没 有 郭 沫 若 。  
中 国 历 来 有 知 人 论 世 的 传 统 ,马 克 思 主 义 要 

求 对 历 史 人 物 作 历史 的 分 析 ,关 于 郭 沫 若 浪 
漫 主 义 精 神 与 浪 漫 主 义 文 学 得 失 的 评 价 , 也  应该采取这种 态度 。  

绎 ,始终 与 时 代 精 神 和 时 代 需 要 合 拍 ,这 是 

参考 文献 :  

【 ]田汉 .宗 白华 .郭 沫若 .三叶 集 【   上 海 :亚 东图 书馆 ,12 ,9  1 M] 93 .
[ ] 郭 沫 若  生 命 底 文 学 [] 学 灯 , 12 ,2 3  2 J. 90 。2 . [ ] 闻 一 多 .《 神 》 之 时 代 精 神 [] 创 造 周 报 , 第 4号 , 12 .6  3 女 J. 93 . 【 ] 郭 沫 若 .答 青 年 问 [ 4 J 文 学 知 识 , 15 ,5   . 99 .

[ ]郭 沫 若 .革命 与文 学  J  上海 :创 造 月刊 ,12 ,l( )  5 ] 96 3. [ ]鄣 沫 若 .文 艺论 集 续 集 [  .上海 :光 华 书局 , 13 . 6 M 91   [ ]郭 沫 若全 集 ? 7 文学编 ? 茅 !   北京 :人 民 文学 出版社 ,18 . 前 M: 9 2 
[ ] 鄣 沫 若 . 新 华 颂 [ .北 京 : 人 民 文 学 出 版 社 . 15 . 8 M] 9 3  [ ] 鄣 沫 若 . 浪 漫 主 义 与 现 实 主 义 [ .红 旗 . 15 . ( ) 9 J 98 3 .   【0 郭 沫 若 . 就 目前 创 作 中 的 几 个 问 题 答 《 民 文 学 》 编 者 问 [] 人 民 文 学 , 15 , ( )  l] 人 J. 99 1.
?  

3  ? 2  


相关文档

浪漫主义文学的两种形态——以郭沫若和华兹华斯为例
浅谈郭沫若诗歌中的浪漫主义及对新诗范式的应用
郭沫若抗战时期浪漫主义创作方法回归探究
把梦想照进现实——论表现主义对郭沫若美学思想的影响
反思传播主体意识的真实性——以结构主义思想家拉康的视角
从“彼”浪漫主义到“此”浪漫主义——阿多诺对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中主体性哲学的反思
郭沫若与华兹华斯的浪漫主义
不变的主体:从阶级到启蒙——新中国文论主体精神演变反思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