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镜子下的荒诞世界——解读加缪的《局外人》_论文


四 面镜子 下 的荒 诞 世 界  — — 解读 加缪的 《 外人》 局   戚微 琪  ( 州 大 _ 文 学 院 江 苏  扬 州 2 5 0 ) 扬 y -   20 2  中 图 分 类号 :11 0  文 献标 识码 :A   文 章 编 号 :1 0 0 6—0 6 (0 2 0 0 0 0   2 X 2 1 ) 2— 0 0— 2 性 。要 不 是 戴 着 这 幅 有 色 的 眼镜 ,他 们 在 审 这个 案 子 的时 候 至少 会 认 为  法 国作家阿尔贝 ? 加缪 的 《 局外人》 作为存在主义的奠基作 ,在法  国后现代文学史上乃 至整个欧洲的后现代文学史上都有着举 足轻重的作  用 。前人对本小说的研 究可说是卷帙浩繁 ,我在这里想通 过 自己对本书  的理解 ,阐释一下隐藏在 “ 四面镜子” 下的荒诞世界 。   我们都知道 ,把故事的主人公最终送上断头台的关键 人物是那些养  老院里 的成员 。尤其 以在法 庭上作 证 的这几个 人 :养 老院 的院长 、门  房 、佩莱兹为代表 。他们在法庭上 的证词或者说他们对莫尔苏 的看法是  用他们 自己的眼睛看到 的这个人物的所作所为后的认识 ,我们无法认 为  他们有什么错 ,只是他们是从一面哈哈镜里看到 的这个人物 。哈哈镜 在  字典上解释为 “ 能使物像产生变形 奇异效果或幻像的各种光学装 置中的  任何一种。用凸凹不平 的玻璃 做成 的镜子 ,照起来 奇形怪 状 ,引人 发  笑 。 也 就说 ,从 哈 哈 镜 中看 到 的人 物 或 者 景 色 已 经 失 真 了 ,它 放 大 了  ” 物的某些部分 ,同时又缩小 了其他的部分。我之所 以说养 老院里的这些  人是从哈哈镜中看的莫 尔索 ,就是 因为 他们眼里 的莫尔苏 已经失真 了。   他们没有看到莫尔苏在母 亲的葬礼上流泪 ,没有看 到他要 求开棺见母亲  的最后一面 ,反而看到 了他在为母 亲守灵 的时 候 即抽 烟又 喝咖 啡的场  景 ,怎么能不感到疑 惑?怎么 能不觉 得他是 个冷 漠 的、没 有感情 的人  物?可是他们与莫尔苏的交流很少 ,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过几句话 ,居然  就这样下 了结论 ,未免有些夸张。可是夸张 ,不就是哈哈镜会给看 的人  带来 的一种感受吗?他们看莫尔苏 的时候 ,夸大了他冷漠 的一 面,那是  因为他们是从这面哈哈镜中看的的放 大的部分就是他在埋葬妈妈 的那 天  无 动 于衷 。而 他 人 性 中善 良的 、美好 的那 些 东 西 因为 哈 哈 镜 的缘 故 ,他  们没能看到 ,所 以错不在他们 ,是他们用错 了看 的T具 。他们 只是用 社  会普 遍的标 准去看一个人如何在亲人的葬礼上表现 ,而就此对他 作i 判  ! 十 } 断 ,在这中间 ,否定 了特殊性的存在 ,只要 与社会 的普遍标准不 吻合 的  地方 ,就会 被夸大 ,遮盖 了那些吻合的地 方。所 以我认 为,这 些人从哈  哈镜中看到的莫尔苏是失真 的,在法庭上的证人作用应该值得商榷。   其次 ,第二面是有色 眼镜 ,戴着它看莫尔苏 的以检察 官为代表的司  法机关和审判机关。在法 庭上 ,我们 知道检 察官 是需要 给被 告定 罪的  人 。我们都知道 ,戴 着有色 的眼睛看东西 ,虽然不会失 真 ,可是却蒙上  了一层颜色 ,而这一层颜 色 ,往往是偏黑暗的 ,我们可 以把 白的看成黑  的,把灿烂的看成暗淡的。检察官戴着的这幅有色眼镜 ,它的颜色就是  莫尔苏在母亲的葬礼上没有哭 ,表现冷酷 ,还有就是他 与雷蒙 ? 森泰斯  这个做拉皮条生意 的人是一伙 的,所 谓物 以类聚 ,当然就 不会 有好 印  象 。即使莫尔苏是个普通人 ,通过这样 的 “ 色”看 出去 ,就肯定不普  颜 通了。所 以检察官作为当时 “ 正义 ”的化身 ,他一定要把这个十恶不赦  的人绳之于法 ,这听上去是多么的合乎情理 ,让我们没有丝毫怀疑 的可  能 。 可 是 ,我 们 都 知 道 ,这 件案 子 审 的是 莫 尔 苏 在 海 滩 边 杀 了人 ,一 个   有常识 的人都知道 ,案子的审判应该 围绕他杀这个阿拉伯人 的动机 ,以  及杀人 的过程 ,即使是需要证人 ,也应该是 出现在海边 的人 ,可是我们  可以看到 ,来作证人 的除了玛丽和雷蒙是 出现在海边 的,其他 的都是 那  他是 自卫杀人 ,可是就因为这 幅有色眼镜 ,所以认为他是 蓄意杀 人也是  情 理之 中 了 。   在整本小说 中,有几个人 是作为被告方的证人为莫尔苏辩护 的,可  是他们在法庭上没能起到什么作用,因为他们在讲的时候 法庭上几乎没  有什么人在听 ,而这些人中 ,有与莫尔苏亲密接触的爱人 ,有朝夕相对  的邻居 ,有案发现场 的当事人 ,无论 怎么看 ,他们的证词要 比养老 院的  人有力量的多 ,可是在法庭上显得是那 么苍 白无力 。这些人看莫尔 苏也  许要 比上面的那两类人看 的真切的多 ,可也没有那么清晰 ,因为有 的时  候 ,他们看不清莫尔苏 的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所 以他们是从一面铜 镜中  看到的这个人 。铜镜 没有哈哈镜那么夸张 ,也没有有色眼镜那 么改变真  实色彩 ,它一般都是有一点点微 凸,所 以从里面看 到物是 比较 正常的 ,   可总与真实还欠缺那么一点点 。玛丽在法庭上说她很 了解 莫尔苏 ,说他  没有做任何坏事 ,但她只去监狱看 过莫尔苏一 次 ,只给他写过 一封信 ,   虽然她愿意相信莫尔苏 ,可她却说不 出支持 自己的理由 ,即使她很爱莫  尔苏 ,可是说到 了解 ,她还是欠缺 的。她曾经向莫尔苏提过结婚 ,问过  莫尔苏爱不爱她 ,当莫尔苏说可能不爱 ,结不结婚随便的时候她肯定心  里有过挣扎 ,可能是 因为爱情 是盲 目的,她还是 坚持与莫尔 苏在一起 。   但莫尔苏的内 L t  , l  ̄底是怎么想的 ,她肯定

相关文档

从荒诞主题到荒诞世界——加缪《局外人》析
试论加缪荒诞哲学的文学表现——浅析小说《局外人》
从荒诞剧《局外人》看加缪对人类生存困境的哲学解读
从“局外人”到“忏悔者”——略论加缪的荒诞与反抗
以法农的殖民理论解读加缪《局外人》
毫无英雄的姿态,接受为真理而死——解读阿尔贝·加缪《局外人》中的默而索
以“荒谬”反击荒谬——浅析加缪的《局外人》
加缪笔下的基督肖像——《局外人》中的莫尔索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