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自己的生命之外——读加缪《局外人》_论文


譬 如镦 唷 开     充 站在 自己的生命之外  读加缪《 局外人》   口陈伟江  摘 要: 我们总是他人 生命 的旁观者。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各  问题都更 为重要 的。我们 的 日常生活就仿 佛一条 涓涓 的细  流, 从过去流向未来 , 永不止 息, 也永无变化。于是 , 人就躲在  这 世俗 习惯 的大幕之后 , 日复 一 日、 年复 一年地 生活下去 , 直  到生命和心灵都长 出 了硬 壳。任何一种 生活方式都是如此 ,   种各样的故事, 于痛苦我们 已经习以为常。我们的态度总是决定于 对   我 们 与 这个 受 苦者 距 离的远 近 。 近 些我 们也 许 会 同情 、 叹 , 远 则 会  感 稍 冷漠、 无动 于衷 , 更远 也 许 甚至 会 嘲讽 , 像 我们 看 戏剧 、 就 看报 纸 的时 候  一 样。在加缪的《 局外人》 默而索一直都是 自己生命的局外人 , 中, 站在  自己的生命 之外, 具有 了更强的洞悉能力。死亡和活着, 爱或者不爱 ,   都在 习惯 的巨轮之下缓慢地 转动着。邻居老萨拉玛诺和他的  狗许 多年来都是这样 互相仇 恨地生活着 ,每 天两次 , “ 十一点  和六点, 老头儿带着狗散 步。八年来 , 他们 没有 改变过路线。  ” 生活本身就是这样单调 、 无聊 , 无休无止地延续下去。这也是  从 更 深 刻 的意 义 上讲 , 实都是 一 样 的 。 确   关键 词 : 缪 局 外人 评 论  加 这个 世界 太大 了, 故事太 多 了, 些事我们 听来不足 为  有 奇 。但是 , 若我们 自己就是这个故事 的主角 , 假 这种苦难 的直  接承 受者 , 我们还会 不会 无动于衷 , 还有没有嘲讽 呢? 自己的   苦 难 比起别 人 的来 , 太特 别 、 可 怕 了, 是 太 一切都 是那样 切  身 。不过 , 你有没有想过 , 旁观 自己的故事将会是 怎样 一种情  为什 么在老板要给他升职, 派他到 巴黎去的时候 , 默而索并不  感 兴趣 , 回答说 : 生活是无法 改变 的, 么样 的生活都是一  还 “ 什 样 的。 也许这就是他 为 自己找到 的理 由, 以解释 为什么他  ” 可 要把母 亲送到养老院去 , 因为在那里生活是一样的 , 她还可 以   和老 人们一起 , 不那 么孤独 ; 同样 的, 也可 以解释 为什么对于  母亲 的去世他那样 无动于衷 , 因为既然所有 的生活都 是一样  的, 既然人 都是要死 的, 么死和活也 没有什么 区别 ; 那 也可 以   解释为什 么他对 于 自己的事情 , 对于杀人 、 审判 、 死刑等都是  那 么冷 漠 了。   形 呢?在笔者看 来, 缪在《 外人》 加 局 中探讨人 生之荒谬 的时   候, 是把这个 问题作为首要问题的, 尽管也许他 自己也没有清  晰地 意 识 到 。   在这部 小说 中, 而索一直 都是 自己生命 的局 外人。母  默 亲去世 了, 他不 曾感到悲痛; 对于女友, 他没有深刻的爱情; 对  于朋友 , 没有通 常意义 上的友情。然后他杀人 , 审判 , 他 被 等  待 死刑, 一切行为似乎都在他 的控制之 外。他 目睹着那个 “   自 己” 着一切 , 受着一切 。其 实, 做 承 我们可 以看 出, 这个“ 局外  生命 的细流缓缓地流着 , 如果遇到礁石或者险滩, 也许也  会 激 起 一 点微 小 的 浪花 , 之 后 一 切 依 然 是 不 会 改 变 的 。 人  但 们也许会突然 觉醒于这 种一成不变 的生活, 感到 厌倦 。加缪  在《 西西弗的神话》 中写道“ 厌倦是件好事” 但是结果呢, , 就是  “ 自杀或是恢复 旧态” 对于普通人来说 , 。。 往往都是选择 了后  者 , 于默 而索而言也是如此。在他被监 禁的开始 , 对 最难 受的   是他 还有 一点 自由人 的念 头。但是这 种念 头只持 续 了几个  月 , 后 他 就 只 有 囚徒 的 想 法 了。 就 像 他 妈 妈 常 说 的 , 头  然 到 人” 在这 里有着双 重的含 义 : 首先, 而索是 自己生命 的局外  默 人 , 旁观着 自己的一切行为 ; 他 其次 , 不得不做 了 自己的“ 他 局  外人” 而听凭他人来决定 自己的命 运。从这两个方 面, , 作者  将 人 生 的荒 谬 推 向 了极 致 。   从 表面上看 , 这个默 而索的确是死有余 辜的。 因为他 的   种种行 为是这样冷漠和怪诞 , 与这个世界是这样 的格格不入,   最终 的结果 只能是被这个世界摒 弃。但是 , 当我们更深 一层  来, 人对于什么都能 习惯。正是 由于对人 生无意义 的洞悉 , 默  而 索 自觉地选 择 了做 自己生命 的旁观 者 , 而看到 了很 多人  从 身在其 中的时候所看不 到的东西。   但是 , 另外一方面 , 默而索却无法不选择成为 自己的局 外  地 探 索, 就会发现在他 的行为后面 的一些人生的真实。他是  加缪荒 谬哲 学的一个 文学显 现 , 体现 了作者 的哲学主 张。 他   比如, 他认为“ 么样 的生活都是一样的” ,假如要死 ,   什  。“ 什么 样 的死 , 怎么死 , 这都 无关 紧要” ,  。等等 。他 自有他 的逻辑  人 。在 强大的社会机器里 , 他不 由 自主地 跟着旋转。特别是  当他杀 了人 , 受一次次 的审判的时候 , 接 法律的机器 自动运 转  着 , 自己根本没有发言的权利。最后在辩论 的时候 , 师要  他 律 求他不要说话 , 因为这样对他更有利 。 可以这 么说 , “ 他们好像  和真理 , 尽管这 些逻 辑和真理 与他人 的是 那样 的不 同。对 于  传 统理性和道德 而言 , 他是 一个叛逆者 ; 对于

相关文档

加缪的荒诞人生 ——读《局外人》
真实的生命,荒诞的生存——加缪中篇小说《局外人》节选批读
读加缪的《局外人》有感:异端的真实
加缪:44岁获诺贝尔奖的“局外人”
局外的生存状态——评加缪的《局外人》
从莫尔索看坚守荒诞的局外人——读加缪《局外人》有感
以“荒谬”反击荒谬——浅析加缪的《局外人》
加缪笔下的基督肖像——《局外人》中的莫尔索
以法农的殖民理论解读加缪《局外人》
四面镜子下的荒诞世界——解读加缪的《局外人》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