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鲁迅小说中“我”的分类反观鲁迅思想_论文


语文学刊   2 0 1 4年第3 期  从 鲁 迅小 说 中“ 我" 的分 类 反观 鲁 迅 思 想  0景 京? 怡    ( 内蒙古师范大学 文学院, 内蒙古  呼和浩特 0 1 0 0 2 2 )   [ 摘 要]   鲁迅小说中 的“ 我” 是一 位十分特别而又神秘的人物, 作者对“ 我” 着墨不多, “ 我” 在文中看 似  可有可无却常常贯 穿全篇 , 确有其存在的意义 。无论是作 为第一人称 的叙事视 角还是 人物形 象, 独特 的“ 我” 都散  发着鲁迅思想 的魅力。本文意在 通过 “ 我” 的人物 分类反观鲁 迅思想 , 挖掘鲁迅小说 中“ 我” 的思想 内涵。   [ 关键词】   鲁迅; “ 我” ; 知识分子; 少 年   [ 中图分类号] I 2 1 0 . 7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 1 6 7 2 — 8 6 1 0 ( 2 0 1 4 ) 0 3 — 0 0 1 8 — 0 2   鲁迅的小说成功地塑造了许多鲜明典 型的人物形 象 , 如  一 、 阿 Q, 孔 乙己, 祥林嫂 , 闰土 ……, 而“ 我” 在 其 中是一位 十分  反抗 旧制度 的新知识分子  特 别而 又神秘 的人 物形象 。作 者对 “ 我” 着墨 不 多 , “ 我” 在  文 中看 似可有可无却常常贯穿全篇 , 无 论是作为第 一人称 的  叙事视角还是人物形象 , 独特 的“ 我” 都散发着鲁迅思想 的魅  力, 反映了鲁迅丰富又深邃的思 想。   ( 一) “ 我” 是 国民性的见证 者和思索 者  鲁迅先生终其一生都在致力 于国民性的批判 , 对 于落后  的中国人 ( 尤其是农民) 是哀其不幸 、 怒其 不争 , “ 我” 在作 品   中常常不 动声 色地处 于旁观状态 , 然而“ 我” 却非 同那些麻 木  无 情的看 客 , 而是 不断 的思 索人 生 , 思 索祖 国社 会 的未 来 。   小说或通过“ 我” 的叙述 、 见闻, 或通过 ” 我” 的行踪 , 见证 其  小说 中的一切人物形象 都是 作者虚 构 的, 鲁迅 在 《 我怎  么做起小说来》 中一文 曾谈 到 : 我 的小说 “ 所写 的事迹 , 大抵  有 一点 见过 或听到过的缘 由, 但 绝不 全用这 事实 , 只是采 取  一 他人物的命 运。小说 的结尾常常 出现作者引入 “ 我” 的思考 。   端, 加 以改造 , 或生发 开 去 , 到足 以完 全发 表 我 的意 思 为  《 故乡》 中的“ 我” 见证 了故乡 二十多 年的毫无 变 动 , 思 索 着  前路的希望与光明。《 祝福 》 中的“ 我” 见证 了祥林 嫂悲惨 的  止 。人 物的模 特儿也一样 , 没有 专用 过一人 , 往往嘴在浙江 ,   脸在北京 , 衣服在 山西 , 是一个 拼凑起 来 的角 色。 ” 【 l   J   所 以  “ 我” 当然 不是 鲁迅 本 人 。但 “ 文 学 作 品都 是 作 家 的 自叙  命运 , 带领着读者思索祥林嫂的真正死因。在《 在酒楼上 》 这  篇小说的结尾很耐人寻 味 :   我们一 同走 出店 门, 他 所住 的旅馆 和 我 的方 向 正好 相  反, 就在 门 口分 别 了。我 独 自向着 自己的旅馆 走 , 寒风 和 雪  片都扑在脸上 , 倒 觉得很 爽快 。见天 色已是 黄昏 , 和屋 宇和  街道都织在 密雪的纯 白而不定的 罗网里。 …  传” - 2  , “ 我” 时常取材 于作者 的亲身经历 , “ 我” 又何尝 不是  鲁迅 的影 子呢?鲁迅 通过 “ 我” 来 说 自己在 现实 中想说 而不  能说的话 , 表达 自己想表达的思想。   在《 呐喊》 和《 彷徨》 共计 2 5篇小说 中, 其 中提到 “ 我” 的  就有 1 2篇之多 , 几近小说总数 的二 分之一 。在这 些小说 里 ,   细读这段话 会感 到很 奇怪 , 好 像 和前 面 的 内容 有些 不  符 。“ 我” 的心里在想 什么?是庆 幸 自己没有像 吕纬 甫那样  堕落像苍蝇一样又飞回原点吗?不 , 当然不是。“ 我” 的心里  并未轻松 , 而是满怀忧愤 , 将极度的痛苦真 正内化 , 隐藏在心  灵深处 , 陷入 了对未来深深 的思索 。永远不停地 “ 走” 。   “ 我” 或作为小说 的主人公 , 或作 为事件 的叙述 者、 旁观者 、 当  事人 , 都与故事本身有 着无法割舍 的利 害关系 , “ 我” 对 其他  人物的塑造都有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 可能我们 ( 读者 ) 并 不知  道“ 我” 长什 么样子 , 穿什么衣服 , 但 通过 “ 我” 的眼光 、 心 态、   体验、 话语 、 动作 等 , 我们 ( 读 者) 分 明强 烈感觉 到 “ 我” 存 在  的价值和意义。   ( - - ) “ 我” 是启蒙思想 的布道者 和实践者  鲁迅在《 我 怎么做起小说 来》 一 文 中, 说到 “ 为 什么做 小  说罢 , 我仍 抱着十多年 前 的“ 启 蒙 主义 ” , 以为必 须 是 “ 为人  生” , 而且要改 良这人生。 ” 而“ 我” 便 常常是 改 良这人 生 的主  在这里 , 我将鲁迅 的小 说 中的“ 我” 分为 两类 : 第一 类是  “ 五 四” 前后 小资产阶级 知识 分子 的代 表 , “ 我” 支 持革命 , 同  情弱小 , 但遇 到挫 折时显 软弱 , 不够坚 决。这类 作 品有 : 《 狂  人 日记》, 《 一件小事》, 《 故乡》 , 《 兔和猫》, 《 鸭的喜剧 》 , 《 祝  角。《 一件小事》中的 “ 我” 哂笑“ 国家 大事 …‘ 文 治武 功 ” ,   《 祝福》 中的“ 我” 对陈抟老祖 的金科 玉律不屑一 顾 , 《 头发 的  福》

相关文档

  • 影视片名翻译原则与策略探究_论文
  • 英语应用能力培养与高职ESP教学改革探索_论文
  • 宋元以来契约文书在“古代汉语”课程字词教学中的作用_论文
  • 欲望的身体与分裂的自我——以郭沫若小说为例_论文
  • 论当代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对人们生活的影响
  • 霞浦青岐和赤岸(楹联)
  • 实用沟通与写作 上篇_图文
  • 林语堂的翻译美学观探析——以《浮生六记》英译本为例_论文
  • 各种花和意义-中英
  • 魏征
  • 高职院校大学英语学习现状调查与研究_论文
  •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