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组书简中的历史——郭沫若与《宇宙风》_论文


郭沫若学刊2010年第4期( 总第94期) 一组书简中的历史——郭沫若与《宇宙风》 蔡震 ( 四川郭沫若研究中心,四川乐山614000) 摘要:本文考订理清了一组郭沫若致《宇宙风》信函的头绪,从中可以看到郭沫若与《宇宙风》及林 语堂之间发生关系 的来龙去脉。在1930年代文坛关 于小品文的论争中,林语堂被置于 左翼作家的对立 面,但郭沫若可以与《宇宙风》和林语堂合作、共处,虽然经历了一番曲折;而林语堂也并非是那“将屠夫 的凶残,使大家化为一笑”者,不然,《宇宙风》何以会刊载记述北伐革命的文字。这是值得文学史去思考 和记取的。 关键词:书简;历史;郭沫若;《宇宙风》 中国分类号:C91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225( 2010) 04—002卜06 1933年,林语堂主编的《人间世》半月 刊创刊,之后,又创办《宇宙风》,专门刊登 散文小品。当时,各个杂志上也刊登有大 量散文小品,这一文体的创作呈一片繁盛 之态。1934年甚至被称为“小品年”。在这 样一种文坛态势下,也展开了关于小品文 的论争,鲁迅代表的左翼作家激烈地抨击 林语堂等所提倡的“幽默”、“闲适”,认为 散文小品这种文体形式应该是“匕首”、 “投枪”。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势下,郭沫若却与 《宇宙风》、林语堂发生关系,他的《海外十 年》首先在《宇宙风》连载。这引起一些左 翼作家不满,也有回护者以为他是不了解 国内文坛状况。随之,郭沫若与林语堂和 收稿日期:2010一1l ~30 作者简介:蔡震,男,四川郭沫若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宇宙风》之间出现龃龉,《海外十年》也停 写了。不过几个月后,他们之间似乎冰释 嫌隙,郭沫若的《北伐途次》仍首发在《宇 宙风》连载,历时八个月之久。这一过程究 竟是怎么发生的呢?有一组郭沫若致《宇 宙风》的信函,大致记录了其中重要的史 事,是很有意义的史料,但需要先理清这 些信函的来龙去脉。 这些信函刊载于《宇宙风》( 乙刊) 1939年3月16日第2期上的《作家书简》 ( 二) ,收录了5函郭沫若写给《宇宙风》的 信,但均无受信人姓名,亦无撰写时间。 《郭沫若书信集》【1】将这几封信做了收录, 但除推断其中第一函的受信人为陶亢德, 其他四封信写于1936年外,未有更确切 21 的考订。这里逐函做一梳理、考订,并纠正 疏误。 “惠书接到。承询《海外十年》之作 本是前几年想写的东西,但还没有动 笔,如在现在写起来,要成为‘海外廿 年’了。所想写的是 前在日本所过的生 学时代的生活为止。第一段是‘初出夔 门’,今日动手写,大约三五日可以写出。 怕你们悬念,特写一封信片来报告。”信有 落款,写于8、24日,署名郭鼎堂。哒一封 信当是《宇宙风》接到上述郭沫若的信后, 回信应允了他提出的条件,于是有郭沫若 ‘这一封复信。以《初出夔门》发表于《宇宙 风》创刊号( 1935年9月16日) ,可以肯定 此信写于1935年。但受信人,从行文看, 应该是林语堂或编辑部。 陶亢德初次约稿郭沫若,言明要《浪 花十日》那样的文章,当然是读到了该文。 《浪花十日》发表于1935年7月《文学》月 刊第5卷第1期。郭沫若应允写《海外十 年》的复信写于8月24日,而之前还要有 一次《宇宙风》给他回信的过程,那么,他 复《宇宙风》第一封信的书写时间,应该是 在1935年7、8月问。 事实上,《宇宙风》向郭沫若约稿的直 接当事人陶亢德,对此有过记述( 但无具 体时间) 。他在《知堂与鼎堂》一文【2】中是这 样回忆的:在办《人间世》的时候,因谢冰 莹作介,曾去信向郭沫若约稿,郭沫若复 信说有一部现成的《离骚》②的白话译稿, 问是否要。陶亢德与林语堂商量后觉得长 篇诗歌不适合《人间世》,遂婉请郭沫若另 惠它稿( 这当是在1935年2、3月问) 。事 情便不了了之。到了创办《宇宙风》时,陶 亢德决心将其办成“精彩绝伦”的散文刊 物,在考虑组稿时又想到郭沫若。他记起 郭沫若曾说到要写“海外十年”的事情, 《浪花十日》又刚好是发表出来的散文作 品,于是就有了《宇宙风》尚未创刊便与郭 活,假如尽性写时总当在廿万字以上. 这样长的东西怕半月刊不适宜吧。 《浪花十日》之类的文章可以做, 但如不从事旅行便难得那样的文章。 因此我希望你们按月能寄两三百元的 中币来,我也可以拨去手中的它事来 用心写些小品,按月可以有两三万字 寄给你们发表,你们觉得怎样呢?假如 这样嫌松泛了时,按字数计算,千字十 元发表费亦可,但也要请先寄费来后 清算。请你们酌量一下罢。” 这是一封复信。显然,此信及所复之 信( 虽然我们见不到) ,就是郭沫若与《宇 宙风》发生联系的开始。从信的内容我们 可以知道,《宇宙风》向郭沫若约稿,询问 《海外十年》的撰写情况,约写《浪花十日》 那样的记游散文。郭沫若的复信除告以写 文的情况,直截了当提出自己的条件,请 对方考虑。他在当时全靠稿酬养家糊口, 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的。那么此信写于何 时呢?这需要插入述及另一封郭沫若致 《宇宙风》的信,即刊载于《四川大学学报 丛刊 郭沫若研究专刊》1980年11月第2 集中所称郭沫若致陶亢德的信。 信是这样写的:“陶元惠( 即陶亢 德——笔注) 先生的信和款子均已奉到, 我决计写《海外十年》,分段地写,写完留 22 沫若开始联系的书信往来,有了上面信中 所写的内容。 1935年9月16日,《宇宙风》半月刊 在上海创刊,林语堂主编,陶亢德为编辑 兼发行人。郭沫若的自传散文《初出夔门》 作为“海外十年之一”,发表在创刊号上, 署名鼎堂。接下去“之二”、“之三”……12 月1日出版的《宇宙风》第6期上刊发了 “海外十年之五”《乐园外的苹果》后,连载 便停止了。郭沫若与林语堂和《宇宙风》之 间显然出现了矛盾。直接引发矛盾的,应 该是郭沫若为张天虚小说所作序言《论幽 默——序天虚( 铁轮) 》,作于1936年1月 18日,发表在同年2月4日上海《时事新 报》上。序文开篇便说: 天虚这部《铁轮》,

相关文档

论郭沫若在历史研究中的民族思想
中国现代史学建构进程中的梁启超与郭沫若
浅析郭沫若历史剧《棠棣之花》中女性意识的觉醒
郭沫若抗战时期历史剧中的诗情诗意
论郭沫若两篇历史小说与新生活运动的关系
郭沫若历史剧《屈原》在日本的上演与影响
浅论郭沫若史剧的“历史”叙事与意义生成
追忆向政府进献陈毅和郭沫若墨宝的往事
诗情与史识的结晶--郭沫若历史小说浅论
电脑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