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隐渔和郭沫若、罗曼·罗兰、鲁迅_图文


郭 沫 若 学- 20 年 第 4期 ( 第 9 期 ) t 09 : 1 3 总 0  

郭 沫 若与 同 时代 人 

敬隐渔和郭沫若、 罗曼? 罗兰、 鲁迅 
王 锦 厚 
( i 学 出版 社 , 四川 成 都 6 0 6 ) 四J 大 I 10 4 

敬 隐渔 是个 传奇人 物 。 他直接 联系着 郭 沫若 、  
罗 曼 ? 兰 、 迅 , 中法 文化 交 流 作 出 了开 拓 性  罗 鲁 为

致 予 以好评 。成仿 吾说 :  
在 我 们 这 一 年— — 很 长 很 长 的 一 年 的 工 

的贡献 , 因为他 的一封 信 , 又 引起 文坛 的几 次轩 然 
大波 , 深了鲁 迅和 郭沫若 的恩 怨 。 加  

作 之 中, 我们 深幸得 到 了几 个 同心的朋 友 。 他 
们 给 我 们 出 了 不 少 的 力 气 , 他 们 是 一 个 维 系 

敬 隐 渔和 郭沫 若 
敬 隐渔 出生 于 四川 遂 宁 , 名 显达 , 渔 , 本 隐 为  教名 。 父母 均 为虔 诚 的基督 教教 徒 , 隐渔很 小就  敬
先后亡故 。 隐渔 由天主教 教会 收养 , 敬 受到教 会熏 

我 们 的希望 的 星斗。 们之 中 , 他 我们 尤其 感激 
倪 贻 德 、 全 平 、 女 士 和 敬 隐 渔 四 位 。 这 四  周 涂

位好 朋友 的 作 品 虽然 还 不 能 就使 我 们 满 足 ,   然 而他们 是 以一 日千里 之 势在 向 完善之 域猛 

进 ,他们 的成 就 一定 不 小。敬 隐 渔君 富有 天 

陶 。由遂 宁到成 都 , 由成都 到杭 州 、 海 。在上  又 上

才 , 向没有 时 间 , 曾创 作 小说 , 回 因《   一 不 这 周
报》 要 停 办 , 数 日之 力写 了两篇 ; 的 国 就 尽 他  
文 虽 然远 不及 他 的拉 丁 文和 法文 ,然 而毕 竟 

海 , 活在徐 家 t 教 会堂 里 。法文 、 丁文都 有 相  生 [ 拉
当基础 , 自由 阅读 和写 作 。 能   12 9 3年 4月 1日,创 造社元 老郭 沫若 由 日本 

才高 , 出马便 已高人 一等 。 ( 仿 吾 : 一年 的  成 《
回顾 》 9 4年 5月《 12 创造 周报 》 2期 ) 5   关 伯 奇贝 说 : B Ⅱ  

回到上海 , 民原南 里 , 住 与成 仿吾 、 郁达 夫创 办 《 创 
造周报 》 。正在 徐 家汇教 堂 的敬 隐渔 , 以仰慕 之心  与郭 沫若 等人相 识 ,每逢 星 期 日,必 到郭 沫若 住 

周报 和《 造 日》 , 创 上 出现 了许 多新 作 家 
的名 字 , 全平 、 灵凤 , 周 叶 涂女 士 、 贻德 、 倪 严  良才 、 白采 、 邓均 吾 、 仲 平 及 敬 隐 渔诸 先 生  柯 都是 在 这 个时期 中露 出头 角的新 人 。这 些生 
力 军 的 出现 , 创造 社 的 活 动 上 , 给 自然 添 加 了  

处 , 龙 门阵 , 家 常 , 爱 好 , 见 闻… …深夜 始  摆 谈 讲 谈 去 。他 告 知郭 沫 若 , 自己会 看 相 , 催 眠术 , 占 懂 能   卜、 欢 《 易 》 爱 读大 文豪 罗曼 ? 兰的作 品 , 喜 周 , 罗 尤 
其是 《 约翰 ? 克里 斯朵 夫》  。
年纪 虽小 , 吐不凡 , 谈 聪明好 学 , 知识广 博 , 深 

不 少的力量 ,扩 大 了不小 的影响 。 ( 郑伯 奇 :  
《 十 年 代 的 一 面 — — 郭 沫 若 与 前 期 创 造  二

得郭 沫若 、 成仿 吾 的“ 赏 ” 很快 吸 收他参 加 了创  激 ,
造社 。由此开 始 ,敬 隐渔 一面 翻译郭 沫若 的 小说  《 函谷关》 《 、鹚雏 》 一面也 提笔写 作 。从 12 , 9 3年 8   月开 始 , 在创 造社 的 三大 刊物 :创 造季 刊》 《 便 《 、创 

社 》 《 造社 资料 》  、创 ) 这样 ,创造 社 同时 编刊 着 三种刊 物 :季  《
刊 》 周报 》 《 《 和 创造 日》 除 了创 造社 的三个主  。
要 作 家和 新加 入 的邓 均 吾 经 常撰 稿 以外 , 还 

造 周报 》 《 造 日》 发表 作 品 , 谓一 发 而 不 可  、创 上 可
收拾 , 到他 离 开 上海 去 法 国 , 短 两年 多 的 时 间 , 短  

有 不 少青年 作 者 , 如敬 隐渔 、 以仁 、 贻德  王 倪

先后 发表作 品十 五种 , 涛 , 小说 , 有 有 有文论 , 有古  诗 今译 , 有小 说 翻译 , 可谓 多 种 多样 , 充分 显 示 了   自己的才华 。   敬 隐渔 的才 华及其 作 品 ,创 造社 的元 老 们一 
收 稿 日期 : 0 9 1 2   2 0 —1 ~ 0

等 ,也 团结在 这 些刊物 的 周 围 ,不 断发 表作 
品 。 时 候 可 以 说 是 创 造 社 的 全 盛 时期 , 是  这 也

前期创 造社 最 活跃 的时期 。 郑伯 奇 : 忆创造  ( 《

社》《 、 创造社 资料 》  )

作者简介: 王锦 厚 , 川 大学 出版 社 教授 。 四  
2   8

可 见 , 造 社 元 老们 对 敬 隐渔 这 位 “ 才 ” 创 天 的  肯定 , 赏 。成仿 吾 还 以此 为“ 傲 ” 认 为是 创 造  赞 骄 ,

办理 这件 事 , 仿 吾动 身离 沪 的 一 晚 , 待 在豫 丰 泰 的 
酒 筵上 ,洪水》 《 的产生便决定 了。”周全平 :关 于这  ( 《


社“ 发掘 的 天才 ” 大 力加 以培 养 。1 2 , 9 5年 , 沫若  郭

年 的洪水 9 9 6 1 1 2 年 2月 1日《 水周 年增 刊》  洪 )
郭 沫若 在 其 自传 中是 这样 提 到《 水 》 。他  洪 的

将 敬 隐渔发 表 在创 造 社 刊物 上 的小 说 《 茫 的烦  苍 恼 》 《 丽 》 荐 给商 务 印 书馆 出版 , 、玛 推 并鼓 励 , 怂恿  他 翻译 罗曼 ? 兰的 巨著 《 罗 约翰 ? 克里斯 朵 夫 》 写  ,
信 给 罗曼 ? 兰 , 其允 许 翻译 。 罗 求  

说 :《 水 》 “洪 的第一 次 创 刊还在 一年 以前 , 《 是 创造 
周报》 刊 了, 停 我跑 到 日本 去 了 的时 候 , 持 者 是  主

周 全平 , 隐渔 , 贻 德诸 人 。 ” 隐 渔是 郭 沫若 、 敬 倪 敬   成 仿 吾 着 力 培 养 的“ 天才 ” 在 推荐 其 小 说 《 丽 》 , 玛  
出版 的 同时 , 沫若 又极 力 怂恿 他 翻译 罗曼 ? 郭 罗兰  的 巨著 《 约翰 ? 克里 斯朵 夫 》 敬 隐渔 接 受 了郭沫 若  。 的劝告 ,9 4年下半 年 即着 力 翻译 该 书 , 大胆 写  12 并 信 直 接 向罗 曼 ? 罗兰 求教 ,报告 自己所 受约 翰 ? 克 

12 9 4年 5月 1 日《 造 周 刊 》 刊 , 此 , 9 创 停 至 创 
造 社前 期 的 三大 刊物 全 部停 刊 。也许 因为没 有 了 

发 表 阵 地 , 隐 渔 便 和 《 说 月 报 》 生 了关 系 。 敬 小 发   12 9 5年 1月 在 《 说 月 报 》 表 译 作 法 朗士 的《 小 发 李 
俐 特 的女 儿 》 罗 曼 ? 兰 给 他允 其 翻译 《 翰 ? , 罗 约 克 

里斯 朵夫 》 的复信 手迹 及译 文 。7月 , 又在《 说 月 小  
报》 发表 小说 《 袅娜 》 商务 印 书馆遂 将 《 。 袅娜 》 同  连

里 斯 朵夫 的 影 响 , 译 《 翻 约翰 ? 里斯 朵 夫》 愿望  克 的
和决 心 , 得 到老人 家 的 帮助 。 对 于他 的请 求 , 盼 罗  曼 ? 兰 很 快 作 了 回复 ,不 但 完 全 满 足 了他 的要  罗 求, 而且 还诱 掖 他去法 兰 西 。 许 因为 创造 社 此 时  也 已没 有 刊物 了 , 他便 和 创造 社 疏 远 了 , 和 当时 的  而 文学 研究 会 倒发 生 了更密 切联 系 。 郭 沫若 :一封  ( 《

《 造 周 报 》 发 表 的《 茫 的烦 恼 》 收 入 集 子 时  创 上 苍 ( 改 名 《 真 》 , 玛 丽 》 《 娜 》 未 曾发 表 的 《 养 )《 、袅 及 宝  宝 》 四篇 , 玛 丽 》 共 以《 为书 名 , 收人 文 学 研 究 会 丛 

书予 以出版 , 又将 《 后 袅娜 》 收入 茅盾 作序 《 国新  中
文 学大 系 ? 小说 一 集》 ,这似 乎像 是 文学 研究 会 在 
和 创造社 争 夺敬 隐 渔这 位 “ 天才 ” 郑伯 奇 在其 “ 。 小 

信 的 问题 9 9 7年 1 1日上 海 《 14 O月 人世 间》 刊二  月 卷八 期 ) 曼 ? 罗 罗兰 给 他 的复 信手 迹 及其 译 文 以及  所写 的小说 《 娜 》 《 袅 、 约翰 ? 里 斯 朵夫 》 克 的译 文等  都 由《 说 月报 》 小 发表 。 他告 诉 周全 平 , 自己要 到法 
国“ 找 罗曼 ? 兰 。 ” 9 5年 秋 , 罗曼 ? 兰 的  去 罗 12 在 罗

说 三集 ? 言 ” 导 中特别 提 出敬 隐渔 。他说 :   大约 , 《 造 日》 时候 , 全平 和倪 贻  在 创 的 周 德 首 先被发 现 了。 了《 到 周报 》 期 ( 创 造 》 后 自《   停 刊 以后 至 《 周报 》 刊 为 止 ) 女 士和 敬 隐  终 涂
渔 两位 最 为 活 跃 。 … 关 于 敬 隐 渔 , 仿 吾 曾 … 成  

资 助下乘 船 去 了法 国 。 以后 , 沫 若 到广 州 中 山大  郭
学任 教 , 久 , 不 又投 笔 从戎 , 加 北 伐 , 参 俩人 又 便失  去 了联 系 。但 创造 社 始终 没 有忘 记 这 位 自己发 掘  出来 的 ‘ 才 ” 后 来在 上 海 与鲁迅 合 作 , 天 。 准备 恢复 

说 过 :敬 隐渔君 , 向没有 时间 , 曾创 作 小  “ 一 不 说 , 回 因《 这 周报 》 要 停 办 , 数 日之 力 写 了 就 尽   两篇 ” 。他 写 小说 很 迟 , 来 的作 品都 收 在 文  后

《 造周 报 》 时所 刊登 的 《 造 周 报 》优 待 定户 》 创 创  

学研 究会 丛 书 内他 的 小说 集 《 丽》 面 , 玛 里 所 
以茅盾 将 他 的作 品 选入 《 小说 一 集》 去 了。 里   ( 伯 奇 : 中 国新 文 学 大 系 ? 郑 《 小说 三 集 ? 导  言》  )

(97年 1 月 3日上海 《 12 2 时事 新 报》 ( 造 周报 ) 《创  
复 活预 告 》 ( 创 造 月刊 》 )《 一卷 八 期 ,9 8年 1月 1 12  
日) 3 在 0名 特约撰 述 员里 均列 上 敬 隐渔 的 大名 。   12 9 6年他 给鲁 迅 的 信 中谈 到 了罗 曼 ? 兰对  罗

可见 , 隐 渔 的 才华 , 仅 得 到 郭 沫若 、 仿  敬 不 成
吾 、 伯奇 等 创造 社元 老 们 的赏 识 , 且也 得 到 了  郑 而 文学 研究 会 的赏 识 。敬 隐 渔在 创造 社 早期 的三 大 

《 Q正传》 阿 的赞扬 , 其后 用 括 号 写 了一 句 : 原 文  “ 已寄 创 造社 ” 鲁 迅 误 以为 是 写 给 他 的信 , 己又  , 自
没 收到 , 怀 疑是 被创 造 社 扣压 毁 掉 了 。 当时 , 便 鲁  迅 在公 开 的 文字 中没有 提及 , 到 1 3 直 9 2年 增 田涉 

刊物 发表 了那 么 多 的各 式各 样 的作 品 , 之后 , 还参  加 了《 洪水 》 的创 办 , 全 平 说 : 那 时仿 吾 也 离 了  周 “
那被 我永 远 记忆 着 的 民厚 里 6 2号 而搬 人 贝 勒 路  9

发 表 《 迅 传 》 才公 开 提 出这一 封 信 的 问题 。 沫  鲁 , 郭 若 认 为 是 胡说 , 予批 斥 , 给 以后 又在 《 落 了一 个  堕

的一 间市 房 去 了 ,伴 着 他 的有 我们 的尼 特和 我们  的天 才—— 敬 老先 生 隐渔 。 , 那 时是 在一 个 教  我 在
会 的编辑 所 里做 莫 名其 妙 的英 文圣 经 校对 ,拿着  还 比较可 羡 的薪 水 而一 人 独 自住 在 北 四Jl 的一  I 路

巨星》 《 、伟大的战士 , 安息吧》 《 、一封信的问题》 等 
文 详 细 介 绍 了敬 隐 渔 的 情 况 及 其 与创 造 社 的 关  系 ,赞 扬 他 的贡 献 ,同时也 驳 斥 了创 造 社扣 压 罗  曼 ? 兰 给鲁 迅 的信 的说 法 。他 说 “ 迅 以这 次 的  罗 鲁

家后楼 里 。 …其后 经几 次 的商议 , 决定 由留在  … 便 沪上 的我 们 的一 群 : 特 、 渔 、 尼 隐 良才 , , 我 四个 人 

介 绍 为机 缘在 生 前便 博 得 了世 界 的高 名 ,然 而 不  可 思议 的是 隐渔 的名 字 完全 为 世 间所 隐蔽 。 ” 郭  (
29  

沫若 :坠落 了一个 巨星》 9 6年 1 月 1 《 12 1 6日《 现世  界》 卷七 期 )鲁 迅 先 生 的《 Q 正传 》 一 次被  一 “ 阿 第
介绍 到欧洲 去 的 ,也就 是敬 隐 渔的 功绩 。 ” 就这  “

译 过来 。 一边 翻译 , 一边 写论 文 , 一边 写小 说 。 93 1 2 

年 7月 2 5日终 于写成 第一 篇介 绍 罗 曼 ? 兰 的文  罗
章 《 曼 ? 朗》 Ro i— (mi , 表 在 12  罗 罗 ( ma Do a l 发 n ) 93

样, 当我默 祷 罗兰 先生 安息 之余 , 却 由衷 地哀 悼  我
着我们 这 位多 才 的青 年作 家敬 隐渔 的毁 灭 。” 郭  (

年 8月《 中华 新报 》 刊《 造 日》 文章凭 着他 “   副 创 。 自
己的经验 , 不偏 , 党 , 不 不盲 从别 人 , 拾人 牙慧 ”  不 ,

沫若 : 伟大 的战 士 , 息 吧 )9 5年 2月 《 艺 杂  《 安 )4 1 文 志》 新一卷 一期 )  

从《 望 ? 若 克里斯 朵 夫》 的第 一部 《 明》 黎 人手 , 细  详 而又 独 到地分 析 了作 品 的艺术 特 色 ,知道 了一 点  “ 人与 生命 的观 念 。” 在这 写作 和 翻译 的过 程 中 , 就   又读 了“ 者 的传 ” 知道 他 效法 托 尔斯 泰之 所 为 , 作 ,   给 凡 景慕 他 的人 们 , 都愿 意 “ 信 , 于 是他 “ 他 通 ” 放 

敬 隐渔 和 罗曼 ? 罗兰 
敬 隐渔 , 人特 别聪 敏 , 从小 得 到天 主教 教会 的 

熏陶, 法文 和拉 丁文 都能 自由阅读和 写作 。 一九 二 
三 年秋左 右 , 在上 海 结识 了创 造社 的元 老郭 沫若 、  

胆给 他写 了信 , ”请 求 罗曼 ? 兰允 许 自己向 中国  罗
人“ 介绍 ” 约 翰 ? 《 克里斯 朵 夫》 。很 快 “ 得到 了他 亲 
热 的答 案”  
亲 爱 的 敬 隐渔 :  

成仿 吾 , 到他们 的一 致 赏识 , 收他参 加 了创 造  得 吸 社 。 此 , 面进 行写 作 , 从 一 一面从 事 翻译 , 快成 了  很 创 造社 的骨 干 , 中坚 力量 。 成仿 吾 曾经非 常骄 傲地  说 : 隐渔是 “ 敬 创造 社所 发掘 的天 才 。 由于他 的法  ” 文 素养不 错 , 以接 触法 文作 品 。大 文豪 罗曼 ? 得 罗  兰 的名著 《 约翰 ? 里斯 朵夫 》 克 深深 地吸 引着 他 。 他  如饥 似渴 地读 了又 读 , 受其 影 响。 曾经这样 表  深 他 述 自己阅读该 书的心 境 :第 一 次 , “ 我读 近 代思 想 ,   注 意到 罗曼 ? 兰 的时候 , 正在 精神 建设 完 全破  罗 我

你 的信使 我很 愉 快 , 多年 以来 , 和 日本  我 人 ,印度人 及 亚洲其 他 民族 已经有友 谊 的 交  际, 已互相 观察 了我们 的 思想 的通 融 。 但是 至  今 我和 中国人 的关 系只是很 肤 浅的 。我记 得 

托 尔 斯 泰 在 他 生 命 的 末 时 也 表 示 这 宗 遗  恨—— 可是 中国人 的精神 常 常 引起 了我 的注 
意 ; 惊佩 他 已往 的 自主和深 奥 的哲 智 ; 坚  我 我

裂 以后 , 我堕 落在 当时底 混沌 中了。 我渴 望读 他 的  作 品 只 图这 种新 力 或可 以救 我 ,我在 各 书局 找 了 
几 次 , 无 踪迹 , 觉 得失望 。 杳 更 我受 的危难 , 们现  我 代 的青 年多半 都 受过 的 , 怎经 得 异常 的变 迁如许 ?  
二 十年 以 内 , 见推 倒 了帝制 , 亲 搠下 了那几 千 年来 

信 它 留为 将 来 的 不 可 测 的 涵 蕴 。— — 我 相 
信 , 三十 年 来 , 治和 实行 的 问题 消磨 了它  近 政 最好 的精 力 ;因此 欧洲 的 思想 家在 你们 之 中   发 生 的影 响远不及 在 亚 洲其他 民族 。你们 优  秀 的知识 界 在 专务 科 学 、 社会 学 、 工业 , 是  或
政 治 的社 会 的 设 施 远 过 于 艺 术 ,或 是 纯 粹 的  思 想— — 这 是 你 们 百世 的 变 迁 之 时 ,此 时 要 
过 去 了 ;你 们 又 将 回 到 你 们 从 前 所 极 盛 , 将 

巩 固天子 底 强权 , 木人 民的孑 子底偶 像 ; 麻 L 亲见 破 
了迷信 底黑 幕 , 了慵懒 的梦 , 了 欧化 的踏 实 的  醒 染 勤 动 ……睡 狮醒 来 , 抖擞 他古 老 文化 的麻 痹 , 力  尽 毁 弃 他古 老 的 陈迹 ( 的理 想 崇奉 , 的 诗 意 , 他 他 他 

来—— 我 信 必能—— 复 盛 的 思想 。 中 国的脑  筋是 一所 建设得很 好 的 大厦 。 这里 面早 晚 总 

的老 实 的信 仰 , 的神 秘 , 的优 美 和 劣点 …… ) 他 他   他 醉 心欲狂 地逐 着欧 化 ,但 在这 些颓糜 以上建 设 
了些 什么 ? 坏道德 的唯物 主义 , 权 的公 理 , 国  强 外

有 它 的 贤智而光 明的住客 。 这样 的人 是世 界 
所 必需 的。  

资 本底 压 迫 , 钱 底饥 渴 , 处 导战 的 引 线 , 离  金 处 我
了孩儿般 的 梦想 , 然面对 着 那 可怕 的实 际 , 忽 随着  世 人追逐 那 不幸 的文 明?重 架上 孔道 或 耶教底 架 

你要 把 《 望 ? 利 司 多夫》 注 , 乃 罗 若 克 ( 此   翁 生平 第一 杰作 )译 成 中文 ,这是 我很 高兴  的。我很 情 愿地 允许 你 。这是 一 件繁 重 的工  程 , 费你许 多 时 间 , 总要 决 心 完 结 , 要 你 才可  以 着 手 !— — 你 若 在 工 作 之 间 有 为 难 的 地 
方, 我愿 意为助 。 你把 难懂 的段 节 另外抄 在纸 

檐, 千辛万 苦才 解脱 了的?逃人 虚空 ?如是 展转 反 
侧 的时候 ,忽 而偶 然 遇着 了若 望 ? 克利 司朵 夭 , 我 

们 不久便 成 了好 朋友 ,我怀着 钦 佩和 同 情替 他分 
着一 半他 的痛 苦 、 斗 、 爱 、 奋 恋 抑郁 和胜 凯 , 我从 前 

上 , 将 费神 为你 讲 解— —  我

意象 中的英雄 , 在 现代 是不 可能 的 , 在 他 身上  料 却
发现 了。 ( 隐渔 :蕾 芒 湖畔》 12 ”敬 《 ,9 6年 1 1   月 0日
《 小说 月报 》 十七 卷 一期 )  
他受 到 如此 巨大 的震 撼 ,不 能 自禁 地 把它 翻 
3  0

若 是 在 生 活 上 无 论 何 事 我 能 够 为你 进 
言, 或是 指 导你 , 很 愿 意为之 。 以你 给我 写  我
的一 封短信 , 视 你 为一位 小兄弟 。 我  
我 不 认 识 国 际 和 种 族 的 栏 隔 。 人 种 的 不 

同依 我 看 来正是 些近似 的 色彩 ,彼 此 互相 成  全 而凑 成 画 片的 丰 美。 我们 努 力不使 漏 落一 
点 , 们 以此 作 为音 乐的调和 ! 我 向你 们 众 人 宣  





罗曼? 朗 罗  

小说 明显打 上 了罗 曼 ? 兰 的小 说 《 望 ? 罗 若 克  利 司朵 夫 》 印 。 烙  

言 的一位真 正诗人 的名 字应 该是“ 和音 之 师”  。 惟 愿我 的 克 利 司 多夫 ( 曾有此 一 人 ) 昔 帮  助你 们 在 中国造 成 这个 新人 的模 范。 这样 人 

敬 隐 渔将 自己所 创 作 的 小 说 《 袅 娜 》 《 女 和 若 
望? 克利 司 朵夫 》Ja- Chi o h ) 文 统统 交 给  ( n e r tp e 译 s

了《 说 月报 》 小 说月 报 》 者分 别 实 排在 该 刊  小 。《 编
12 9 5年 7月 1 0日出版 的十 六 卷 七 期 ,9 7年 1  12 、
2 3月 出版 的十 七卷 一 、 、 期 连载 。 十七 卷 一  、 二 三

在 世界 各 地 已始 创 形 了!愿他 给你 们 青 年 的 
朋友 , 犹如 给你 一样 , 我献 一 次 多情 的如 兄  替 如 弟的 握手 。  
你 的 

期刊 登 时 , 还特 刊登 了罗曼 ? 兰 为这 个 译 本在 中  罗
国的首 载所 写 的《 望 ? 利 司朵 夫 向 中 国的弟 兄  若 克 们 的宣 言》 的手迹 和译 文 。宣 言说 :  
我 不认 识 欧 洲和 亚 洲 ,我 只知 世 间有 两  
民族—— 一个 上升 , 个 下降 。 一  


罗 曼 ? 兰 ( ma   o a d  罗 Ro i 1 ln ) nK l

我 的书 的 中文译 本 出版 以后 ,请 你 给我 
寄 两册样 本 来 。 两年 以后 , 住 家在 瑞 士 , 我 住  址在信 首 已写 明 了。 是 欧洲 一个好 中心 点 , 这  

方 面是 忍耐 , 烈 、 热 恒久 , 勇毅 地 趋 向 

我在 这 里 为我 自由 的工作 ,更 觉得 清 爽— —  信封 内 ,我 给 你 寄 来 自我 窗 中所 眺风 景 的 小   照 片一 张 。 这是 勒 茫 湖 , 那边是 撒 弗阿的 亚 尔   伯 山 ,法 国的 边界 差 不 多就 在 那远 处 两株 柏 
树对 面 。  
瑞 士 … … 


光 明 的人 们 。— — 一 切 光 明 : 问 , , 类  学 美 人
的 爱 , 共 的进 化 。 公  

而 另一 方 面是 压 迫 的 势 力 ; 暗 , 蒙 , 黑 愚  
懒惰 , 信 和野 蛮。 迷  

我是 顺 附第 一 派的 。 无论他 们 生 长在 什  么地 方 , 是 我 的朋友 , 都 同盟 , 兄。 的 家 乡 弟 我  
九 二 四年七 月十七 日  

是 自由的人 类 。 大的 民族是 他 的部 属 。 伟 众人 
的 宝 库 乃是 “ 阳之 神 ”  太 。


得到罗曼? 罗兰 “ 亲热 的答 复 ” ,敬 隐渔 简 直 

“ 敢 确信 ” 因 为 “ 来 景仰 的人 , 能 远 远 地 敬  不 , 从 只 礼他 们 , 一 次 在伟 人 中竞 获 得 了生存 的 , 朴 的  这 简


月 , 九 二 五 , 曼 ? 兰  一 罗 罗

罗曼 ? 罗兰对 敬 隐渔 翻译 自己的 巨著 , 并发 表  在 中国 的大 型刊 物《 小说 月报 》 , 到 特别 高 兴 。 上 感  
于是劝 诱 并奖 掖他 游学 法 兰西 。 9 5年夏 秋 之交 , 12   他 以无 比喜悦 的 心情 , 告别 了祖 国 , 前往 美 丽 的法  兰西 , 去找 罗 曼 - 罗兰 , 法 国后 , 不及 待 地跑 到  到 迫 瑞 士莱 茫 湖罗 曼 ? 兰 的寓所 , 着 自己在 杭州 购  罗 带 买 的 中 国字 画 , 古玩拜 谒 这位 仰慕 已久 的伟人 。 罗  曼 ? 兰在 自己 的寓所 非 常非 常热 情 地 接 待 了这  罗

个 人 , 位 朋友 , 生欣 慰 。 敬 隐渔 的这种 心 情  一 好 ”

是难 以形 容 的 ,也 是一 般 人难 以体会 的。这 封 复 

信 , 迹 、 文 他 很快 交 由《 手 译 小说 月 报》 编者 。编 者  立 即发表 在 12 9 5年 1月 1 0日出版 《 说 月 报》 小 十 
六 卷 一期 。  

在 罗 曼 ? 兰复 信 的鼓 舞下 , 隐渔一 面 抓 紧  罗 敬
翻译 《 约翰 ? 克利 斯朵 夫 》 一 面又 以克 利 司朵 夫 为  ,

主题创 作 小说 《 女袅 娜 》 。他在 小说 《 女袅娜 》 面  前
用 了罗曼 ? 兰如 下话 语 : 罗  
La e e Chrsophe   ti c m  d   it l  e at om m e      I ao e t .EU  sv i  ue e r t m be at o     l uo te e a at q n   e o ri  t ut a Ihe e e  bin   ur . t e  de l i e o e M as s o s nc r .   i  oe   Ue

位 来 自伟 大 中 国的青 年 , 进 行 了长 时 间 的交谈 , 并   临别 时 ,还 将 自己 的著 作 《 地 传 》 《 与死 的  甘 、爱

戏 》 以及 刚 刚完 成 不 久 的 《 翰 ? 利 司 朵夫 》 , 约 克 末 
卷 赠送 给 他 。 这一 切深 深地 感 动着 敬 隐渔 , 回到旅 

舍 , 即写 了一篇 情 文并茂 的《 芒 湖 畔》 详尽 而  立 蕾 , 生 动地 描 绘 了湖 畔景 色 ,会见 过 程 中 的情 形及 内  
心活动 ……迅速 寄 给《 说月 报 》 小 发表 。  

sv i a si a at u s qu n ai a lm e  el r m o e at i f t b e nt le e ntr i  g
da   ef u,c n a ts n iei u   a l    e   m I  e ha t n  o t l,q ip re ac Hx r g is nte   a  el u ir  sc e x u  o   n b sd  al m e ede  iu  
— —

敬 隐 渔 “ 学 ” 国初 期 , 游 法 先后 进 入 Cal音 译  u(
卡显) 和里 昂大 学学 习 , 文凭 与 证 书。 问 , 着  获 期 又

R?   R

克 利 司 多 夫 的 灵 魂 似 乎 百 灵 鸟 。 她 虽 然  自知 不 久 必要 堕 落 , 且 堕 落 不 止 一 次 ; 而  而 然 她 也 知 道 她 必 能 不畏 劳苦 地 重 开 光 明之 域 ,  

手 翻译 《 Q 正 传 》 写 信 给 鲁 迅 先 生 。 12 阿 并 9 6年  初 , 将译 好 的《 Q 正 传 》 请 罗 曼 ? 兰 审 阅 。 他 阿 送 罗  

罗 曼 ? 兰收 到敬译 《 Q 正传 》 , 常 喜 欢 , 罗 阿 后 非 认 
为 是一 篇 了不 起 的作 品 , 马上 就致 信 著 名 的《 欧罗 
31  

唱 着她 的 高歌 , 向天光 以下的众 生 而述说 。 俯  

巴》 杂志 的编者 , 荐发 表 。 推  
亲爱的 朋友 :  

溢、 精彩 绝伦 的祝 辞 , 听众莫 不 为之惊 讶 ! 因此 , 敬  隐渔更 加 得到 罗兰 的器 重 ,资 助他 生 活学 习费 用 
… …

我 手 头有件 短 中篇 ( 长的短篇 ) 小说 的译  稿 , 者是 当今 最优 秀的 中 国小说 家之 一 , 作 把 

12 9 8年 1 0月 , 隐 渔 通过 考 试 , 读 中法 大  敬 人

学 , 宿生 住册 2 3号 。1 2 寄 4 9 9年 巴黎 RIDE 里  E R(

它译 成法 文 的是我 的 《 约翰 ? 克里 斯朵 夫》   中 文本 的年 轻译 者敬 隐渔 。故事 是 写一 个不 幸 
的 乡下佬 , 个 半游 民 。他 很 可怜 , 一 遭人 看不  起 , 确 实有 点 叫人 看 不起 ; 也 然而 他很 达观 ,   且 自呜得 意 ( 因为 , 当人在 生活旋 涡 的底层 被 

埃代 ) 出版社 出版 了他 翻译 的鲁 迅 、 沫若 等人 的  郭 名作 , 名《 书 中国现代 短篇 小说选 编 》 由于学 习的  。 紧张 , 活 的放荡 , 生 入学 不久 , 隐渔病 了 , 敬 而且 不  轻 。罗兰 对此 极 为关 心 , 慨解 囊 , 他送 至里 昂  慷 将 医院就 医 。 敬隐渔 进 了 DuF ulr   e iad医生所 开 的疗  l 养 院 。 于 医疗情况 , 经精 神病 。 关 神 雷毕 纳 12 9 9年  1 2月 3 0日由里 昂给 罗曼 ? 罗兰 有一封 信 ,详 细解  释 了敬 隐渔先 生 的疾病及 医治情况 :   今 年 夏 季我 去 了 南 美 ,0月 2 日才 返  1 5
法。 这 时立 即有人将 这 个 学生健 康状 况令 人  不安 的 情 形告 于人 , 因为 我是 ( 昂 ) 中 大  里 法 学董 事会 主席 。该 生 曾主动 要 求 由我给 他诊 

任 意摆 布 时 , 总得 找 点得 意 事的 !) 最后 在  他 大革命 中糊 里糊 涂被 枪 决 了。他 当时唯 一 感  到难 过 的是 , 当人 家要 他在 判 决 书下面 画押  ( 因为他 不会 签 字) , 的 圈儿没 有 圆。 时 他 这篇 
小说 是 现 实 主 义 的 , 看 似 显 平 庸 ; 之 就 会  初 继

发 现 了一种 了不起 的 幽默 ; 到把 它读 完 , 待 你 
就 会 吃 惊 地 感 到 ,你 被 这 个 可 怜 的 怪 家 伙 给  

缠 住 了, 喜欢他 了。 你  
你 要 不要 读 一 读 这 个 中篇 的 译 稿 ? 则 , 否  

治 , 叫他 来 了。 发现他 得 了严 重 的神 经 衰  我 我 弱 , 且 向被 迫 害妄 想发 展 , 谵 妄 性 判 断 。 并 有   我若 只顾 个人 省 事 , 立刻 叫人 送他 回 国。 会 但  我没 有 这样做 , 一方 面是 出于人 道 , 同时也是 
为 了使 他 能 一 面接 受指 导 和 治 疗 ,一 面 完成 

我将 另找 门路 。 您在 《 请 欧洲》 表 它吧 ! 还  发 我
要 告 诉 您 , 的敬 隐渔从 中受到鼓 舞后 , 以 我 可   向 您 提 供 出一 部 当代 中 国短 篇 小 说 集 的 材 

料 。我 想 巴黎 还 没有 一 家杂 志或 出版社 接 触 
过 中 国当代 文 学。 另外 , 隐渔 的法语 极好 , 敬  
译 文 中的差错很 少。  

其 学业 。我跟 他谈 了话 , 来 又谈 过数 次 , 后 均 
在极 良好 的 气氛 中进行 。此后 我 收到他 写给 

我 的数 封信件 ,使 人 对他 准备 接 受指 导和 帮  
助 不 抱 任 何 怀 疑 态度 。  

我 深情地 握 您 的手 ,我从 阿 尔考 斯 那里 

得知, 您为 罗 曼 ? 罗兰这 个讨 厌 的老 头儿 费神 
不 少。他 为此 感到羞 愧 。这 就是人 活到 6   0岁
的 一 大本 钱 ! 我 的 父 亲 呢 。 再 过 几 个 月 就  而 他

这期 间 ,我 忽然得 知 ,… …根 据 您 的建 
议 , 当然也 多亏 您慷 慨 解 囊 ,敬 隐渔进 Du  

F u l d医生开 的 疗 养所 。 在 这样 的诊 所 中 e ia lr  
住 上几 周 岂能对 病情 产 生什 么重要 影 响? 既 

9 0岁 了!有 一 天 , 到一 个 刚 刚去 世 的跟 我  谈 同年 的女 性 ,他 说得 极 为 天真 : 这 个可怜 的 “  

不能提 供住 院保 证安 全 的优越 性 ,也 不具 有 

年 轻女 子啊 !” —— 我们 在 演《 戍 宫》 译 者  卫 (
注 )  。

可 以工作 的优 越 性 ,病人 在 那里 完全 无所 事 
事。   病人 看上 去 情形 日益 加重 ,朝 被 迫 害妄 
想 方 向 发 展 。 了十 一 月 中 , 其 到 了十 二 月 到 尤  

您 的 忠 诚 的 罗 曼 ? 兰  罗
12 9 6年 1月 1 日 于 维 勒 内 沃  2

H ? 勒 卡 别 墅 沃  奥

初 ,我 觉得 必须 叫他 暂 时放 弃作 文 学博士 论 
文 , 好 是给 他 一年病 假 , 他 回 国。他本人  最 送

根据 罗曼 - 兰的推 荐 ,欧罗 巴》 志于 12   罗 《 杂 96 年 5月 1 日、 5 6月 1 5日出版 的 五六 两 期 连 载 了   《 Q 正传 》 把 中国现代 文学第 一 次介 绍 给 欧洲  阿 , 人 民 ,无疑 这是 中法 文 化交 流史 上值 得 大书 而特  书的事 。 表后 敬 隐渔立 即将 它寄 给了鲁 迅先 生 。 发  

也 这样要 求 。 于是作 出了这样 的决 定 。 您所  与 想的相 反 , 直到 病人 动 身时 为止 , 对他 一 直进 

行 不露 声 色的看 管。 送他 到 马赛 的 , 要 不仅 有 
数 位 同学 , 还有 大学的秘 书 长。 书长 当时人  秘

鲁 迅 也 将 敬 隐渔 要 求 他 作 为献 给 罗 兰 6 0大 寿 的  献 礼 而亲 自编 辑 出版 的《 原 ? 兰专 号 》 莽 罗 寄于 了 
敬 隐渔 。据 段 可情 老人 告诉 笔者 : 兰 6 罗 0辰 寿庆 

在 巴黎 , 为此 事专程赶 回。 惜正如 您知道 的  可
那样 , 火车站 , 从 陪伴 他 的人 手 中逃 脱 。 在 他  
显然 由 于您一 直善待 他 , 突然 灵机 一动 , 他 设 
法 要 到 您 那 里 去 。 … … 

典 会上 , 隐渔 用 流利 的法 文 、 文发 表 了热情 洋  敬 拉
3  2

如 果 他 尚 能 听 您 的 话 , 您 最 好 劝 他 尽 快 

Q 正传 》 表在 罗 曼 ? 兰 主编 的 《 罗 巴》 刊 四  发 罗 欧 月 十一 、 四十二期 ( 九二 五 年五 、 月号 )  一 六 。
十 五 卷 5 1页 注 释 道 : 5  

回学校 来 。 据 他现 在 的情 形 , 么我 们 送他  根 要
回 国 ( 果 他 同 意 的 话 ) 要 么给 他 治 疗 , 如 , 当然 

是 在 一 处 无 法 逃 逸 的 关 闭 的 地 方 。 采 取 这 种 

敬 隐渔 , I 宁人 , 京 大 学 法 文 系 肄 业 , 四川 遂 北  


办法是 不得 已而为之 , 我也 不喜 欢 , 面 已对  前
您说 过 。 可 以向 学校校 长 发 出指 示 , 果敬  我 如 隐渔 先 生近 日返 校 , 以作为 患病 学生接 受 。 可   但 是 您 一 定会 理 解 , 果 他 不在近 日内返 校 , 如  
是 不 能 保 留他 的 学 籍 的 。 … … 

九 二 六 年在 法 国将 《 Q 正 传 》 成 法 文 , 罗  阿 译 经 曼 ? 兰 阅后 发 表 于《 巴罗》 志五 、 月号 。后  罗 欧 杂 六

又 将 《 乙 己》 故 乡》 成法 文 , 九 二 九 年 与  孔 和《 译 一
《 Q 正 传》 阿 同收入 他 编译 的《 国 当代 短篇 小 说  中

家作 品选》 。在 翻译 过程 中多 次 与鲁 迅通 信 。  
读 者将 两条 注释对 照 , 难发 现 , 条 注释 有  不 两

就 医疗指 导 以及 不仅 我 可 以给 他 治 病 ,   学校 的 医生也 可 为他 治 疗的 问题 ,敬 隐渔 多  

矛盾 。前 者将 《 Q 正传》 阿 发表 的时间 定 为一九 二 
五 年 。 者说 他 “ 后 北京 大学 法文 系肄 业 ” 更 是想 当  ,
然 。可 见 , 注释 也不 那 么容 易 !  

次与 我谈 过话 。 …根 据 您的 意愿 , … 我修 正 了  
他 的 决 定 , : 果 能使 该 生 最近 返 校 , 不  即 如 我
会 批 准 将 该 生 除 名 。 但 是 另 一 方 面 您 一 定 也 

二 oo五 年新 版 《 迅 全集 》 于 敬 隐渔 的注  鲁 关
释 是这 样 的 :  

会理解 , 瑞士领土上 ( 在 罗曼 ? 兰 当 时住 在  罗 瑞 士— — 译 者 注 )我 们 实 际上不 可 能对 他进 

新版 1 2卷 4 3页 注释 : 8  

行救 助 , 只有在 他 处 于我 们监 督之 下 时 , 们  我 才 真正 对他 负有责任 。  
至 于您责 备 中法 大学领 导对 该 生 看 管不 

敬 隐渔 , 四川遂 宁人 , 北京 大 学 法文 系肄  业后 留 学法 国 , 译 的 《 Q 正 传 》 他 阿 发表 在 罗   曼? 罗兰主 编 的《 罗 巴》 欧 月刊 第 四 十一 、 四十 
二 期 ( 9 6年 5 6 月 号 )1 2 12 、 、9 9年 他 又 译 成 

够 , 您 允许 我再 次 向您 申明 : 请 一切 都做 得 尽  善尽 美 ,如果 您 对他 没 有 那 么大 的吸 引力的  话( 当然 我 们 对 此也 充 分理 解 ) 病 人 是 不会  , 在 最 后 一 分 钟 突然 改 变态 度 而没 有 走 成 的 。   ( ? 让 雷毕 纳 : 致 罗曼 ? 兰》 鲁 迅研 究 月刊 》 《 罗 《  
19 9 4年 5月 )  

《 乙 己》 《 乡》 与 《 Q 正 传 》 孔 和 故 , 阿 同收入 他  编译的 《 中国 当代 短篇 小说作 家作 品选》 由  ,
巴黎 里 埃 德 尔 书局 出版 。   新版 1 7卷 2 8页 注 释 : 2  

敬隐渔, 四川 遂 宁人 , 京 大学 法文 系肄  北 业 。 12 9 6年 在 法 国将《 Q 正 传 》 成 法文 , 阿 译  

从 这封 信 中可 以看 到 , 医院 尽 了力量 , 医治  但 仍 然无效 。 曼 ? 罗 罗兰 曾告 知来 访 的另一 位 留法 学 

经 罗曼 ? 兰 阅后 发 表 于 《 罗 巴》 志 同年  罗 欧 杂
5月、 6月号 。后 又将 《 乙己》 《 乡》 孔 和 故 译为  法 文 ,9 9年与 《 Q 正传 》 12 阿 同收入 他 编 译 的  

生 梁宗 岱说 :最近 敬 隐 渔给 他写 了不少 信 ,一 封  “
比一封令 人 焦 虑” 罗 兰焦 虑而 气愤 愤说 : 这完 全  。 “

是 巴黎毁 了他 。 全是 巴黎毁 了他 。 ( 宗 岱 :忆  完 ”梁 《
罗曼 ? 罗兰 》 宗 岱世 界) 9 6年 5月 1 《 ) 3 1 2日于 北 平 
广 东人 民 出版社 )   罗 兰 可谓 用尽 了心血 ,终 于还是 无 法 治愈 他 

《 国 当代 短篇 小说 作 家作 品选》 中 。在 翻译 过 
程 中曾 多次与鲁 迅通 信 。  

新 版 除纠 正 了一 九八 一 年 版 《 Q 正 传 》 阿 发 
表在 《 罗 巴》 志 时 间上 的矛 盾外 , 北 京大 学法  欧 杂 “
文 系肄 业后 留学 法 国”照搬 无 误 ,又 增 加一个 新 

的病 , 终 不得 不 同意校 方派 人送 他 回 国。 最 第一 次 

送 到 马赛 , 竟 然逃 走 了 , 言要 去 找 罗 兰 , 经  他 声 几 周 折 , 一 次 送 他 到 了 马赛 , 他 交 给 了船 员 , 又 将 才 
算是 完成 了任务 !  
他 13 9 0年初 回到上 海 , 去创 造 社 的 江南 书  常

错 , 曼 ? 兰 主编 的 《 罗 巴 》 据 资 料 介 绍 , 罗 罗 欧 , 罗  曼? 罗兰 并非 《 罗 巴》 欧 杂志 的 主编 。   敬 隐渔 和鲁 迅 未 曾谋 面 ,然而 却 有 一段令 人 
神 往 的 因 缘 。那 是 1 2 9 6年春 天 , 去 法 兰 西 “ 已 游 

店 流荡 。不 久 踏江 而死 。结 束 了他传 奇 的一 生 。  

学” 的他 , 余 尽 全 力 翻 译 了著 名 小 说 《 Q 正  课 阿
传 》 译 完 后 , 将 其 译 作送 呈 大 文 豪 罗曼 ? 兰 。 , 便 罗   罗曼 ? 兰读 后非 常兴奋 ,给予 了极高 的评价 , 罗 决  定推荐《 欧罗 巴》 志发 表 , 杂 时值 罗曼 ? 兰六 十诞  罗 辰 来 临 , 隐渔 又 专 门 写 信给 鲁 迅 , 求 : 敬 请 同意 翻 
译 《 Q 正 传 》 同 时“ 印 一本 论 罗 曼 ? 阿 , 精 罗兰 的专 
3  3

敬 隐 渔 和 鲁 迅 
《 迅 全集 》 九 八一 年版 在 十二 卷 和 十五 卷  鲁 一
的注 释 中分 别介 绍 了敬 隐渔 , 十二 卷 2 0页 注 : 6   敬 隐渔 , I 宁人 , 四川 遂 曾留学法 国。 他译 的《 阿 

书” 交瑞 士 或 给他转 交 , 为 中国文化 界 给罗 曼 ? , 作   罗兰 6 O寿辰 的献礼 。信 的全 文如下 :  
鲁迅先 生 :  

鲁迅 博 物馆 。 京 大学将信 交 李小 峰 , 转鲁 迅先  北 再 生 。鲁 迅 日记记 着 :得李 峰 信 ,附 敬 隐渔里 昂来  “
函。 对敬 隐渔 的来 函 , 迅非 常重 视 , 快作 了 回 ” 鲁 很  

我 不揣 冒昧 , 尊著 《 Q 正传 》 成 法  把 阿 译
文寄 与 罗曼 ? 罗兰先 生 了。他很 称赞 。他 说 :  

… …

复 , 寄 去 四本 自己编辑 的《 原》 并 莽 。2月 2 7日 日  
记 写道 :交 敬隐渔 信并 《 “ 莽原 》 四本 ”  。 鲁 迅 给敬 隐渔 的复信 是 无法 找 到 了 ,实 在是  太遗憾 了 !但可 以作 一个 推 断 , , 信 肯定 回答 了敬  隐渔 提 出 的两项 要 求 : 同意 翻译 自己 的 《 Q 正  阿 传》 “ 印一本论 罗曼 ? 兰 的专 书 。 “ 书” ;精 罗 ”专 很快 

阿 Q 传 是 高超 的 艺 术 底 作 品 , 其 证 据 

是 在 读 第二 次比 第一 次更 觉得 好 。这 可怜 的 

阿 Q 底 惨像 遂 留在 记 忆 里 了…… ” 原 文 寄  (
与创 造社 了) 罗曼 ? 。 罗兰先 生说 要 拿 去登 载 

他和他 的 朋友们 办的杂 志 : 欧罗 巴》 我译 时  《 。
未 求 同意 , 罪 !幸 而还 未失格 , 替 我们 同 恕 反  
胞 得 了 光 彩 , 是 应 告 诉 而 感 谢 你 的 。 想 你  这 我

就着 手 编辑 、 印制 。3月 1 6日出 版 的《 莽原 》 月  半
刊 第 五 期 登 出 的 “ 告 ”: 预  

罗 曼 ? 兰 ( manRo ad 的 六 十 寿  罗 Ro c   ln ) l

也喜 欢添 这样 一位 海外知 音 。  

辰 本在今 年 一 月 ,国 内似 乎还 没 有什 么纪 念 
他 的文 字 出现 , 因此 我们 想在 下 一期 的本刊  集 印几篇 文 字作为 纪念他 的寿 辰 的特刊 。  

这 海外 的知音 、 不朽 的诗人 , 年是 他 的  今
六十生年 ;他 的朋友 们要 趁 此集 各 国各种 关 
于 他 的 论 文 、 记 、 像 … … 成 一 专 书 , 者  传 画 或 你 也 知 道 。但 是 你 许 我 虔 切 地 求 你 把 中 国 所 

鲁 迅将 《 莽原 》 、 期 合 刊 。1 2 七 八 9 6年 4月 2  5
日一 个 “ 罗曼 ? 罗兰专 号 ” 出版 了。  
目 录 

有 关 于罗 曼 ? 罗兰的 ( 日报 、 志 、 板 … …无  杂 像

论 赞成他 或反 对 他 的 ) 种稿 件给 我寄 来 , 种 并 
求你 和 你 的 朋友 们 精 印 一本 论 罗曼 ? 兰 的 罗   专书 , 交瑞 士或 给我 转交 。 们为人 类 为 艺 或 我  
术 底 爱 、 友 谊 、 罗 曼 ? 兰 对 于 中 国 的 热  为 为 罗

罗曼 ? 罗兰的 照相 

谈《 越篇 》 先驱 》 超 同《  
罗 曼 ? 兰的 画 像  罗

张定璜 
各 拉 尼 

罗曼 ? 罗兰的 真勇敢 主义 ( 文) 鲁迅  译
罗 曼 ? 兰评 传  罗 越 少侯  

忱 ,为 我们 祖 国 的体 面 ,很 有 这 一 点表 示 。  
… …

请 恕搅扰 , 并赐 回音 。  
敬 隐 渔 自法 国里 昂  
1 2 . .4 9 6 12  

附 罗曼 ? 罗兰著作表  罗曼? 罗兰的手迹 (9 9 7月) 10 年 的一封信 

给 蒿普特 曼的一封公 开信 
混 乱之 上 ( 文) 译  

常 惠译 
金 满 成 

敬 隐渔在 信后 面附 了两个通信 址 :  
瑞 士书店 的通信 处 :  

答 诬我 者 书( 译文 )  

常 惠 

M o s u E l ni r mi Ro ie e e ngr  Qu lnt s   e e sas l r e
Rhen ed n S is . i  ̄l e   u se 

胡 风说 得对 。 那 专号 是一 九二六 年 四月 出版  “

的 ,恐 怕 是 中 国第 一 次 有 系 统 的开 始 介 绍 罗 兰 

( 士 , 因费 尔登 , 瑞 莱 克伦 街埃 米 尔? 罗尼 
热先生 转 )  

吧 ?” 胡 风 : 罗曼 ? 兰 辑 录后 记 》 胡 风全 集 》  ( 《 罗 《 5
卷 ) 的, 是 这是 中 国第 一 次 有系 统 的介 绍 罗曼 ? 罗  兰, 而且 它是 鲁迅 先生 亲 自策 划 , 自编辑 的。 亲   “ 号 ” 鲁迅 专 门译 出 了 日本人 中译 临月 、 专 , 生  田长江合 作撰 写 的 《 罗曼 ? 兰 的真 勇敢 主义》 罗 一 
文 。3月 1 1 完后 , 专 门 写 了 一 则 ” 记 ” 6 I译 = 又 附 :  

我 的通信 处 :  
M r 王j g _ n Y u ‘<n _ Y —  

5  ed s h r c e sS. s   0Ru  e C ea h r (tut   u u j )
Che   rA u ir n M . ge 
Ly n , a e  o Fr nc .

“ 这是 《 近代 思想 十 六讲 》 的末 一 篇 ,9 5年 出版 , 11  
所 以于 欧 战 以来 的作 品都 不提 及 。但 因 为叙述 很  简 明 , 将它译 出了 。 《 原》 就 ”莽 出版后 , 鲁迅 立 即寄 

( 国 , 昂 , 诺谢 尔街 ( ? 法 里 谢 圣 朱斯 特 ) 奥 
吉埃先 生转敬 隐渔先 生收 )  

敬 隐渔 写 的这封 信 ,看 邮 戳 是 1月 2 6日从 

给 了敬 隐渔 。敬隐渔 也将 发表《 Q 正传 》 阿 译文 的 
《 欧罗 巴》 给 了鲁 迅 。 日记记 载 的有 :2 寄 “6年 7月   1日, 下午 , 得敬 隐渔信 。”   据 法 国汉 学 家 米 歇 尔 ? 阿说 : 隐 渔 “ 鲁  鲁 敬 把 迅 当作 中 国作家 中最 著 名的第 一 流作 家加 以赞 扬 

里 昂发 出 , 经西 伯利 亚寄 回的。信 封上 写着 “ 国  中
北 京 大 学 转 交 鲁 迅 先 生 ” Mo s u  o   u n  ( ni rL u S u , e

Poesu   Unv rt d  ei.e i Chn ) 信  rf e ra s L i se eP knP kn, ie , e i  经 由西 伯利 亚在 二 月十 三 日寄到 北京 。此 原 件存 
34  

介绍 ( 是 当之无 愧 的 )颂 词称 鲁迅 是 典 范 的 ‘ 这 , 反  抗 志士 ’ 而这 位 反抗 志 士 的理想 的形 象 时刻 展现  , 在 罗曼 ? 兰 眼前 。 …更为 出奇 的是 青 年译者 在  罗 …

十 二 月 十 九 日 巴黎 发 。   3 月 2 日 , 淑 卿 信 , 日发 附 敬 隐 渔  2 得 七
信 。  

作 品介 绍 里竟 以毫无 夸 张笔 墨说 :这 是真 实 的故  ‘ 事。 唯独 有 一点 我不 能 理解 : 安分 的敬 隐渔 为何  不

1 0月 1 日 , 敬 隐 渔 信 。 5 得  

可惜 鲁迅 给 敬 隐渔 的信 ,一封 也 没 能保存 下 

在介 绍 文章 的末尾 要 注 上 《 Q 的 生平 》 不 是爱  阿 ‘
情 小说 , 合妇 女 趣 味 的话 呢 ? 不 大家 知道 , 旦 ‘ 一 阿  Q’ 不合 妇 女趣 味 , 而这 些 妇 女却 合敬 隐渔 的趣 味  时 , 评语 就 显得 妙趣 横 生 了。 这 我们 足能 想像 出那  时 ( 刚 来 到 法 国 , 体 或许 还 不 像 后 来 那 样 坏 ) 他 身  
他 的女 朋友 中间有 几 个漂 亮 的里 昂女 子 ,他常 把 

来 , 隐 渔给 鲁 迅 的信也 只 保存 下 来 一封 , 后人  敬 让
对 敬 隐渔 多少 有一 点 了解 。   12 9 8年 1 0月 ,敬 隐 渔考 人 中法 大学 深造 , 不 

久 , 病 , 鲁 迅 的 书信 来 往 中断 。 以后 , 情 加  得 与 病
重 , 经 精 神病 专 家 多 方 治疗 , 无 好 转 , 虽 仍 学校 当  局得罗曼? 罗兰 的 同意 ,于 1 3 9 0年 初 费尽 力 气将  他送 回中 国。 回上 海后 , 造 社 已不 复存 在 , 创 由于  身患 疾 病 , 又无 职 业 , 也无 亲 朋 好 友 , 只能 过着 流  浪生 活 。据 13 9 0年 3月 1 0日出版 的 《 出版月 刊 》   第 3期 “ 文坛 消 息 栏 ” 载 的 , 位 署 名 “ ” 刊 一 冰 的作  者撰 写 的 《 隐渔 回国》 透露 :印有 创 作集 《 敬 “ 玛  丽》 又译 过 罗曼 ? 兰 的 巨著 《 望 ? , 罗 若 克利 司 多夫 》   的青 年 作 家敬 隐渔 , 新从 法 国 回来 了 。他是 1 2  95 年春 间离 开上 海 的 , 来 已经 五年 。 年来 的法 国  算 五 生活 并 不 曾怎样 把 他 的身 体 强健 起来 。仍是 个女  性追 求 者 , 常 是失 恋 。” 仍   回上海 后 ,敬 隐渔 常 到周 全平 在 老 西 门所 办 
的一 书店 、 咖啡 店去 坐坐 。  

自己 的文学 作 品 的样 本送 给 她们 ,也 喜 欢用 这 些 
来迎 合 她们 。( 歇尔 ? 阿 :罗 曼 ? 兰 和鲁迅 》  米 鲁 《 罗 、 《 中国 比较 文学 } 9 4年 1 ) 18 期  

可 以肯 定 , 本 《 罗 巴》 是 发 表 《 Q 正  这 欧 就 阿 传 》 5月 号 , 的 鲁迅 是 收 到 了的 。这个 译 文 并不 忠 
实 , 去 了第一 章 , 删 后来 鲁迅 在给 姚克 的信 中说 :  
敬 隐 渔 君 的 法 文 听 说 是 好 的 ,但 他 对 于 

翻 译 却 未 必诚 挚 , 因为 他 的 目的是 在 卖钱 。  
( 鲁迅 :致 姚 克》 鲁迅 全 集 ? 《 《 书信 》 2卷 ) 1  

尽 管 如 此 , 迅对 敬 隐 渔将 《 Q 正 传 》 成  鲁 阿 译
法 文得 到 罗曼 ? 兰 的赞扬 还是 很高 兴 的 。 罗 有趣 的 

是 :语 丝 》 《 原 》 刊 登 《 徨 》 “ 告 ” 写  《 和 莽 在 彷 的 广 时 上 了这 样 的话 :鲁 迅 的第 一 本小 说集 《 “ 呐喊 》 出版  后, 不但 国 内文艺 界公 认 为不 朽 的杰 作 , 即在法 国  现代 文学 家 罗 曼 ? 兰 见 了敬 隐渔 君 的 《 Q 正  罗 阿
传》 的法译 本 也非 常 的称 赞 , 说这 是充 满 讽 刺 的一  种 写 实 的艺 术 。 阿 Q 的 苦脸 永 远 的 留在 记 忆 中 
… …

这种 情形 , 来鲁 迅是 知道 的 , 以 1 3 想 所 90年 2  
月 2 4日 , 迅 日记 中有 这样 一个 记 载 : 鲁  

午后 乃超 来 , 隐渔 来 , 见 。 敬 不   不久 , 踏海 而死 。 便 这位 多 才多 艺 的青年 作家  就这 样 毁灭 了。但 他在 中法文 艺 交流 史 上写 下 了  重重 的一 页 , 们是 不应 该 忘 记 的 , 鲁 迅争 得 了  人 为 新 的荣誉 , 在鲁 迅 研究 史 上也应 记 上一 笔 。 管敬  不

现在 鲁迅 先 生 又将 《 喊》 呐 以后 的小 说— — 已  

发 表和 未 发表 的 , 成这 一集 《 徨 》 合 彷 。有人 说 《 彷  徨》 收 各篇 依然 充 满讽 刺 的色 彩 , 所 但作 风 有些 儿 
改变 了 。 竟 是不 是 呢 ? 读者 自己去 评判 吧 。 究 请 全 

隐渔 结 局如 何悲 惨 ,但 他 为 中法 文化 交 流所 作 的 
贡献 , 曼 ? 兰都 没有 忘 记他 。阎宗 临 先生 留学  罗 罗 法 国的一 九二 九 年 十一 月 的一 天 , 程到 “ 劳故  专 西
宫 ” 谒 了罗曼 ? 拜 罗兰 。罗 曼 ? 罗兰 对他 说 :  

价 八角 , 阅六角 。” 见鲁 迅对 敬 隐渔 的翻译 活  订 可 动是很 支持 的 , 很快 又 给他 寄去一 批 书籍 。日记 写 

道 :7月 1 “ 6日, 小 峰 , 访 在其 寓 所 午 饭 , 买 小 说  并
三十 三种 , 共计 十 五元 , 托其 交敬 隐渔 。 这 三 十三  ” 种小说 集 , 可能 就 是敬 隐渔 所 出版 的《 国当代  很 中

我也 有托 尔斯泰 晚年 的 心情 。 几年 , 前 敬  隐渔 先 生将 鲁 迅 先 生 的《 Q 正 传》 为 法  阿 译
文 ,我 才 开始 接 触到 现代 的 中 国。鲁迅 的 阿 
Q, 是很 生动感人 的形 象。 阿 Q 的苦 痛 的脸 ,   深 深地 留在 我 心上 。 可 惜许 多欧 洲人 是 不会 

短篇小 说 作家 作 品集 》 的蓝本 。 以后 , 迅 日记 还  鲁 有 敬 隐渔 给他来 信 和寄 物 的记载 :  
2 日, 敬 隐渔信 。 7 寄  

理 解 阿 Q 的 ,更 不 会 理 解 鲁迅 创 造 阿 Q 的  

1 2月 8 日, 淑 卿 ( 得 即孙 伏 园之 妹 ) 、 信  
上 月 2 日发 , 附 敬 隐 渔 来 函及 画 信 片 四 枚 , 9  
从 巴黎 发 。  

心 。我很 想念 中国 ,但 恐怕 我也 不会 到呻 国   了。( 宗临 : 回 忆 罗 曼 ? 阎 《 罗兰谈 鲁 迅》 晋 阳 《   学刊 > 9 1 5月 , 第 8期 ) > 8年 1 总  
( 责任 编辑 : 彭邦本 )  
35  

2 7年 2月 1 1日。 午 , 敬 隐渔信 , 年  上 得 去


相关文档

论郭沫若对鲁迅的态度和变化的原因
“两个口号”论争中的鲁迅与郭沫若
每况愈下的唱和——郭沫若三用鲁迅韵
郭沫若步鲁迅诗原韵抒怀三首简说
鲁迅和郭沫若对雪莱不同接受视点的比较
鲁迅、郭沫若对悲剧理论的贡献
田军和郭沫若——关于鲁迅死因的一次争论
郭沫若步鲁迅诗原韵抒怀三首
郭沫若《〈鲁迅诗稿〉序》的手稿与发表稿简论
电脑版